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宇智波义勇,没有被讨厌! 第一百六十七章 送经验的来了


    第169章 送经验的来了

    地下换金所几个字,听起来的确不像是什么很正规的地方,但它却意外地开在阳戟城的核心地带,被一大堆赌场、温泉馆之类的高消费场所拱卫其中。

    五光十色的广告牌像是上百支军队的旗帜,霓虹闪烁地招摇在街道两旁;除此之外,这条街上的行人也比其他几条街上更有气势,大不相同的打扮也反映着世界各国的独特风格。

    总之,走在这条街上的,有一个算一个,看起来都不太好惹。

    从未见过大城市的有一郎左顾右盼、目不暇接,口中不断发出惊讶的感叹,像是我妻善逸初进吉原花街般东窜西窜,引得不少行人侧目而视。

    然而,当这些人发现有一郎身后不远处缀着一口鲨鱼牙的鬼灯水月,便立刻偃旗息鼓移开视线,更有甚者,竟直接转身进入了昏暗的巷道中隐藏起身形。

    “这些人很怕你?”

    有一郎虽然看上去像是被这些灯红酒绿夺走了全部注意力,却意外的注意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化。

    “是赏金啦。”

    鬼灯水月脸上扯出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地下换金所的绝大多数主顾,既是赏金猎人,同时也是被悬赏的猎物。

    “这些赏金只有几十万的小虾米突然见到一条七位数赏金的大鲨鱼,自然吓得一哄而散了。”

    说着,他摊开双手叹了口气:“嗨,真怀念以前一文不名的日子啊,总有些不长眼的喽啰觉得我好欺负,自己送上门来让我教训一通,现在的生活相比之下,就有些太无聊了。”

    “还鲨鱼?”

    有一郎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河豚比较适合你吧,刚好无一郎也是这么形容你的。”

    “浑蛋!如果不是我在这里,你以为你区区一个分身还能这么嚣张、安然无恙地走在大街上吗?!”

    “那又怎么样,白也会保护我的,对吧,白?”

    “是是是。”

    白掩着嘴笑了笑,忽然询问道:“我记得忍小姐说过,无一郎很喜欢动物,所以很擅长用动物来概括一个人的性格,对吧?”

    “他从小就这样。”

    有一郎露出回忆的神色,“无一郎很喜欢发呆,经常坐在空旷的地方看云彩,一坐就是一整天,甚至连回家吃饭都能忘了。

    “每次爸爸找到他的时候,他身上身边都爬满了各种不常见到的小动物,估计那些动物,只是把他当成不会动的树干之类的东西了吧。

    “总之时间一久,他对这些动物熟悉了起来。再加上我家住在大山深处的缘故,人类他反而见得很少。

    “所以,每次家里有人过来,无一郎都会用这些动物来形容他见过的人。虽然爸爸妈妈觉得有些无礼,但他们也不得不承认,无一郎的形容总是十分贴切的,好像能看穿一个人的本质。”

    说到这儿,有一郎与有荣焉地抬了抬下巴。

    “怎么样?这孩子很厉害吧?”

    “是很厉害。”白顿时了然,“现在我明白了。”

    人类都是用熟悉的东西去理解陌生事物的,只是无一郎熟悉和陌生的东西,和常人正好相反罢了。

    “那河豚算什么?是说我喜欢虚张声势吗?”

    鬼灯水月对被称为一种常常出现在菜单上的动物而耿耿于怀。

    有一郎:“明明是说你稍微有点优势就洋洋得意,膨胀的跟河豚似的。”

    “可笑。”水月不服气地指向一旁:“那他是怎么形容白的?”

    “白的话,是雪貂吧。”

    其实无一郎说的是雪兔。

    但有一郎觉得那样说显得白有点太无害了,对方搞不好会生气,所以换了一种稍有些攻击性的动物。

    白倒是很受用地微笑道:“雪貂很可爱,很受水之国的孩子们喜欢呢。”

    “可爱,明明听着就弱爆了好不好?”鬼灯水月不置可否,“那老巫……蝴蝶忍呢?她在那个小鬼眼中,又是什么样的动物?”

    说起蝴蝶忍,有一郎显得有些疑惑:“以前是雨燕。但熟悉了以后,无一郎说她更像是雨之国弓背蚁。不过我不了解这种动物,所以不知他为什么这么说……”

    显然,无一郎害怕残酷的现实刺激到有一郎的精神,并没有把蝴蝶忍是怎样死掉的事告诉他。

    “都什么鬼东西啊?听都没听过。”

    水月嗤笑道:“再说,虽然那个女人总是谦虚地自比飞虫,但我们这些人在她眼里才像是真正的飞虫一样,一个不小心就踩死了。把她比作虫子,你弟弟……你那个主人格,脑子真是不太好使,这种当居然也上。”

    “让我想想……雨燕的话,是小型鸟类中飞行速度最快的,一生都在飞行,几乎足不沾地。很小只却很敏捷这点,倒是很符合忍小姐的外形和能力……”

    白不知不觉模仿起了蝴蝶忍思考时,用食指顶住下巴的动作,“可雨之国弓背蚁的话,就难以理解了……”

    鬼灯水月眉毛一挑:“怎么,你知道那是什么玩意?”

    “嗯,之前我们按照忍小姐的要求,估计过雨之国各种动植物的总数量,所以有所了解。

    “雨之国弓背蚁本身并不擅长战斗,只是这种蚂蚁在临死前,会引爆自己的腹部,利用有强烈腐蚀性的体液,融化捕食者的躯干,所以很少有虫子愿意冒险以之为食……”

    白顿了顿,脸色微微发青,不知是联想到了什么画面。

    “无一郎的意思是,如果遇到了强敌,忍小姐会选择与敌人同归于尽吗?”

    有一郎真诚地摇了摇头:“希望不会有这样的时候吧。”

    “说起来,初代火影‘杀’了宇智波斑时不久后就死了,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同归于尽了吧。”

    鬼灯水月天马行空地展开了联想。

    “据说两年前她和老师在水库附近打了一架,不分胜负。难道那小鬼的意思是,他们两个迟早会决一死战,然后重现宇智波斑和初代火影的历史?

    “哎呀,只是稍微联想一下,居然兴奋起来了。当然,我还是希望赢的是老师呢。”

    有一郎和白:“不准希望这种乱七八糟的事!”

    水月:“好吧,既然那个女人是蚂蚁,那他怎么形容老师呢?”

    “嗯,”有一郎:“是仙人掌。”

    水月:“怎么是植物啊?连动物都不算吗?”

    白解释道:“性格上来说是有些接近。而且仙人掌自身贮存水分,浑身倒刺,对加害者而言十分危险。

    “但对于那些在沙漠中饥渴难耐之人而言,仙人掌可以成为救命的水源……相信对于那些处在水深火热的人眼里,义勇先生就是这种难以接近却又能在关键时刻救他们一命的角色吧。”

    “说的老师跟个菩萨是的,城门守卫口中的老师不是很凶残吗?”水月顿了顿,“那炼狱杏寿郎呢?”

    有一郎:“猫头鹰。”

    “噗。”x2。

    白忍着笑意解释道:“除了形象接近外,猫头鹰在绝对的黑暗之中也能够寻找到自己的目标,的确很像杏寿郎先生常常对孩子们说的话呢。”

    水月:“勉强算有道理。那不死川玄弥?”

    有一郎:“犀牛。”

    “横冲直撞吗?确实像……天使阿姨怎么样?”

    “是小南姐姐。好像是信天翁吧。”

    “好弱啊。让我想想还有谁?”

    就这样,三人一问一答一解释,大约五六分钟后,便来到了繁华街区的尽头的一幢独栋二层楼前。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和楼一样高的巨大招牌,白底黑字写着“地下换金所”五个圆体大字,至少看上去完全联想不到任何暴力、血腥的内容,反而有点幼稚感。

    除此之外,有一郎还看到招牌角落里还写着一行小字。

    “上面写什么?”

    他只能读平假名,这些则大都是汉字。

    白缓声念道:“童叟无欺、价格最优、环境最雅、服务周到,连续十年被评为火之国最受欢迎的分店。”

    “……”鬼灯水月无语极了,“怎么搞的跟连锁火锅一样?”

    “这位客人,这样说也没什么问题哦。”

    正说着,换金所紧闭的大门忽然向内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步态优雅地走了出来。

    “虽然本店工作人员已经尽可能快的处理交易了,但由于客人太多,部分客人仍然需要排队等待,所以本店内提供免费餐饮,火锅也是可选项之一。”

    “还要等啊?”

    有一郎抱怨道:“可这样一来,回去的时间就更晚了。”

    “说的也是。”

    鬼灯水月只能吃果冻,对食物根本没什么兴趣,于是不耐烦地用小指掏了掏耳朵。

    “要不把排在我们前面的都打晕算了,直接插队算了。”

    “您完全不必这么做。”

    这位招待员显然是什么人都见过了,完全不以为忤。

    “凡是赏金在八位数以上的贵客,本店都有专门的VIP专员为您服务。鄙人名叫矢野,正是为阁下而来。”

    看样子,从鬼灯水月走进这条街开始,就已经被换金所的人给盯上了。

    “我涨价了?!”

    鬼灯水月兴奋地拍了拍手,高兴极了,“快,带我去看看通缉令的排行榜。”

    “三位,请跟我来。”

    矢野带着三人走进建筑内部,大门闭合的同时,一楼大厅的地板慢慢打开,露出了向下的楼梯。

    到了地下一层后,场景豁然开朗,宛如广场般的空间内,少说有上百个人分别在十个柜台前排队。

    虽说他们彼此之间已经吵得沸反盈天,但这里最明显的声音,还是柜员们敲击键盘或者拨打算盘的动静。

    而柜台对面,则是摆着上百张桌子的饮食区。不过现在还没有到晚上,所以吃饭的人很少,只坐了十分之一不到。

    最令有一郎意外的是,这里除了明显有些不好惹的赏金猎人们以外,竟有一个满头大汗的胖子领着个戴眼镜的小孩,在一群明显是普通人的护卫簇拥下,从VIP通道里走出来,身边则跟着一个和矢野打扮差不多的接待员。

    “那些人也是赏金猎人吗?”有一郎好奇地问道。

    “不,那位是月之国的王子。”

    矢野解释道:“他来换金所,是为了发布保护他完成环游世界旅行的护卫任务。怎么,三位有兴趣吗?”

    “我们还有自己的事。”

    有一郎摇了摇头,不解地问:“不过,那样地位的人发布任务,干嘛要找你们换金所,而不是直接去大国的忍村呢?找这些没有固定归属的赏金猎人,对雇主而言风险很大吧?一旦他们反水背叛怎么办?”

    “的确如此。实际上,王子大人这次来,就是希望通过我们来联系大国忍村。

    “他身为一国储君,进出其他国家的忍村是一件很敏感的事,要先得到大名的允许才可以。可一旦这样去做,所要耗费的金钱和时间,是难以估计的。

    “所以,就算是要雇佣五大国的忍者,直接交给我们作为中间人来处理反而更加方便。”

    矢野看着鬼灯水月说道:“就比如,我们过去一年,已经将一百多项原本应由木叶处理的委托转给了雾隐村。可尽管如此,令兄水影大人还是克扣了我们大量的中介费用……”

    “咳咳……”鬼灯水月有些尴尬地四处环视。

    【鬼灯满月这混球怎么到处给我丢人!】

    “当然,一码是一码,和令兄的纠纷,是水之国的分店需要处理的事,不会影响到您和我们之间的交易。”

    说话间,几人来到了一处更加豪华的空间,坐进了一个由不明生物毛皮铺成的卡座。

    屁股坐上去后,即便有一郎只是个分身,也有一种身体陷入棉花糖般的奇异舒适感,仿佛再也不想起来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请问几位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矢野站在卡座外面,还不忘了提醒,“另外,因为是今天是本店营业的四十五周年纪念日,所有情报购买项目全部五折,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相关需要?”

    他一边说着,一边招呼服务员送上饮料点心,还特地加了果冻和水之国特色小吃,并吩咐其他人把赏金排行榜拿过来。

    “我们这次来,是打算卖起爆符换点钱。”

    鬼灯水月拿起饮料吸了一口,“不知道你们这里有没有足够的现金。”

    “您放心,本店是火之国境内现金流最充足的分店。”矢野自信满满,“请问你要销售的数量?”

    “大概四百万张。”

    这是一张卡塞满的数量,也就是整整一立方米能够容纳的最大数额。

    “……”矢野招待愣了三秒,然后弯下身子靠近了一些,生怕自己听错:“您刚才说多少?”

    “四百万。”鬼灯水月怕对方听错,伸出四根手指晃了晃。

    矢野一个后仰直起上半身,额头渗出一丝冷汗来,“不好意思,请让我计算一下。”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计算器,飞快地敲打起来,边敲打边说道:“目前我们收购起爆符的价格是1950円,但考虑到数量太大,一个忍村一年也用不了这么多,所以每多收购50万张,价格就要减少100円,这样的话……”

    他那边刚说完,有一郎瞬间就给出了答案:“64万个万。”

    三秒后,计算器响起:“64亿。”

    “你好厉害啊。”

    连鬼灯水月也没忍住,转头夸了有一郎一句:“怎么算的?”

    “没法说,他报完数字我脑子里就有了答案了。就像好多图形自动拼凑在一起似的。”

    有一郎的表情不像是在撒谎,好像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的重点不在这里。

    矢野招待拿出西装上衣口袋里的手帕擦了擦额头:“不好意思,这么大数字的现金,短时间内我们还真拿不出来。从银行里取出这些钱,起码也要两天时间……”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鬼灯水月吸干了饮料,吸管发出抽空气的噪音。

    【我也没想到你们能拿出这么多啊。】

    “如果你们可以等的话……”

    “总之,我们今天就要拿到钱的话,你们最多能收多少张?”

    “嗯,我能保证提出的现金,45亿就是极限了。”

    “所以是多少……”鬼灯水月看向有一郎。

    依然是瞬间给出答案:“258万6206张。”

    “……”水月回头望着矢野:“对不对?”

    “不好意思,请稍等一下,这次的计算可能要略微复杂一些。”

    大约十五秒后,计算器给出了一样答案,连白也忍不住给了有一郎一个大拇指。

    “那就换这么多吧……”

    鬼灯数月皱着眉头,似乎不太满意。

    “等一下。”有一郎忽然出声建议道:“换258万张,45亿里剩下的900万円就换成情报好了,你们不是打五折吗?”

    “换什么情报?我们好像也不需要什么吧?”水月和白对视了一眼,挠了挠头。

    “我要你们收集的,关于与宇智波义勇的全部情报。”

    有一郎一句话就让水月来了兴趣,但他还没有说完。

    “还有这个城市里,一年以来医院收了哪些病人,都得了什么样的病;有钱人家都发生了什么事;市场上食物买卖的种类和数量,以及来源,这些东西当地政府医院和政府应该都有记录,你们应该都能找的到吧?这些数据够900万吗?”

    “够,够!”

    实际上,稍微有点超出了。

    但能节省出900万的现金,矢野招待觉得损失一些也无所谓,“这些数据我们每天都有人在收集,原本有现成的。”

    言外之意,就是政府和医院内部都有他们买通的人。

    “就按他说的办!”鬼灯水月拿出一张卡片甩了两下,半立方米多的起爆符瞬间出现在地面上。

    矢野的汗水几乎打湿了衣领。

    这么多起爆符,如果同时爆炸,周围两三个街区恐怕都要被化为灰烬。

    “来人,赶紧清点数目!你们两个,把几位客人要的情报都拿过来。”

    之前还很悠闲的VIP会客厅里顿时忙碌起来,数量清点工作完成后,矢野把赏金排行和两大箱子情报搬来放在卡座中间的桌子上。

    “提取现金大概需要两个小时,请各位稍待,我们会尽快完成清点工作的。”

    “你们也去吧,有事我们会叫你们的。”

    看了眼等在桌子两旁眼观鼻鼻观心的工作人员,有一郎模仿水月之前的样子,随意地挥了挥手,对方果然什么也没问就离开了。

    见周围只剩自己人,白面色疑惑地小声问道:“有一郎,你买义勇先生的情报我倒是能理解,但你买这个城市里一年以来的各类数据是要做什么?”

    “因为在蝴蝶姐姐那里见过类似的图表,所以觉得他们应该也有,果然没猜错。”

    有一郎打开箱子盖,把数据表格拿出来码放在桌子上。

    “鲨鱼牙之前说过,水之国的奇怪章鱼是从半年前开始泛滥的,而那种章鱼又是从波之国迁徙过去的。假设这些感染生物是在半年前开始扩散,且影响了沿海地方的海鲜,那就一定会通过买卖流入这边。

    “再者,昨天玄弥吃掉章鱼之后身体产生的异变,你们也都看到了。如果有人经常吃这些被感染的生物,身体和心智一定会发生明显的变化,尤其是那些喜欢生吃海鱼的富人。毕竟,这里是内陆,穷人吃不起海鲜,更请不起片鱼师傅,不过我们还是不能太绝对了。

    “所以,我们只要找出半年以来,当地医院和有钱人情报中那些在同时发生的异常状况,然后再比对同一时间前后,销量出现明显变化的食品销售者,自然能找到感染者和食品来源。

    “至于为什么要了一整年的,无非是担心换金所的人看出我们在找什么罢了。”

    “……”白长大了嘴巴看着有一郎,“仅仅是在忍小姐身边呆了几天,你就学会了这么多的东西吗?”

    “我只是天生喜欢数字表格还有规则的图形,就像无一郎喜欢看白云一样。”

    有一郎笑眯眯地享受着夸奖,随后一把夺过鬼灯水月手里的义勇情报和排行榜。

    “喂,你也别偷懒!你和白一起查,等到回去了,就可以直接跟无一郎他们收集的情报进行汇合总结了。无一郎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是因为查资料耽误了那孩子睡觉,我每隔一个小时骂你一次!”

    “……”手里的东西被直接夺走,水月本想发作,然而一想到在运输鸟身上斗嘴的完败经历,还是颇有眼力见的忍了下来,“查什么?”

    “你负责查看医院的病历。”

    有一郎掰着指头说道:“把半年来那些性格大变、攻击自己或他人,还有那些疑似有狂犬病病症的记录都记在一张单另的纸上,用平假名写,不然无一郎看不懂。”

    接着他转头看向白:“白,麻烦你负责整理那些有钱人的情报,半年以来如果他们的身边如果有成员、生意伙甚至仆人死亡、失踪或者因为攻击行为被拘禁,也都按照相同的方式记录起来。”

    “好的。”

    白打心底里赞同有一郎的主意,立刻分出一个分身开始忙碌起来。

    鬼灯水月有些不妙地看着有一郎:“那你想干什么?”

    “我又不认字。”有一郎嘿嘿一笑,拿出游戏机接着又插上耳机,“只好做小孩子该做的事,打几个boss了。”

    “……”

    两个小时后,矢野招待拿着一根装满财富的储物卷轴走了过来,而白和水月的数据收集工作也基本完成,只是还没来得及比对。

    收好钱后,三人在矢野的陪同下离开,但三人刚走到在VIP通道的门口时,白和水月同时皱了一下眉头,停下了脚步,顺便拽住了什么都没察觉到的有一郎。

    下一秒,通道的大门被两名服务人员一齐推开,三个腰圆膀厚的男人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步伐很快却整齐划一,就连长相也隐隐有些相似,突出一个忠厚老实。

    除了特别的礼遇之外,有一郎还注意到,对方身边陪同的招待年纪很大,服装虽然还是西装,但明显要随意许多。

    果然,矢野看到那名老者立刻鞠躬道:“欢迎几位客人光临本店。店长晚上好。”

    店长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作为回礼,便立刻陪着客人往内部去了,只是三个男子中的最矮的一个,视线始终在有一郎身上打转。

    矢野领着人离开后,这三个壮汉和店长一起坐下,最矮的那人忽然开口说道:“黑岩,刚才看到了吗?”

    “看到了,应该是鬼灯满月的弟弟。”

    为首的黑岩有一道贯穿脸部的邪疤,“怎么了?我们和雾忍很少有交集吧?”

    “不,我是说他身边那个发尾发青的小鬼。”

    矮男人指了指自己胸口,“那小鬼黑袍上的扣子,和晓组织的那批人是同样的形状。”

    “你说什么?”黑岩满头的头发钢针一般的竖了起来,同时竖起的还有他的眉毛,“你没有看错吧?”

    “当年那个叫阿飞的晓组织成员,向大野木大人传递宇智波止水的情报时,我就在一旁。”

    矮子眼神发狠,脸色的像烧红的铁,十分笃定地说道:“我看的一清二楚。那个家伙身上的火云纹,和刚才那小鬼的纽扣样式,连弧线的弯曲程度都一模一样!绝不是仿造那么简单!”

    他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因为,当初就是因为他们信了晓组织的阿飞“宇智波止水的目标是人柱力”的鬼话,设下了那个导致岩忍自己死伤惨重的天罗地网。

    后来根据从木叶回来的灰土的情报,此事应该是志村团藏用来栽赃宇智波的陷阱。

    考虑到志村团藏被一个和阿飞拥有相似潜伏能力的“黑影”灭口,那么很可能,晓组织就是当年的幕后黑手之一。

    这几年来,岩忍一直想找晓组织复仇,可那些家伙却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无踪,只有那个名为“角都”的赏金猎人还在土之国以外的地方活跃。

    他们此次来这里,就是为了和地下换金所商议,设计埋伏抓捕角都的事。

    “店长,”黑岩看向老者,“能帮我问一问你的手下,刚才几个小鬼是来做什么的吗?”

    “你我是多年老友,你又是我的救命恩人,一份鬼灯水月的情报而已,大可不必客气。”

    店长甚至没有收钱,就干脆地出卖了前一批客人的消息,这种事情在换金所再正常不过了。

    然而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又发现了许多端倪。

    “你说,他们用的储物忍具,是一张卡片?”

    “是。”店员点了点头,“据鬼灯水月所说,他们原本打算换400万张起爆符。所以预计那张卡片里,至少有一立方米的空间。”

    三人中的最后一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怎么觉得有点儿熟悉……”

    “你没有记错。当年涡之国灭国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开发取代储物卷轴的新工具了。要用一张卡片大小的符文,封印那么大的空间,”黑岩舔了舔嘴唇,“恐怕,这种程度的封印术,也只有旋涡族人才能做到了。也就是说……”

    黑岩眼中吐露着“村子有救了”一般的精光。

    “这世上除了炼狱杏寿郎和那个九尾人柱力以外,还有活着的旋涡族人!如果我们能从这几个小鬼身上找到他的下落,那么四尾复活时,就能万无一失了!”

    三个人交换眼神,却不出意外地,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狂热。

    晓组织的线索。

    旋涡族人的线索。

    45亿的巨款以及150万张起爆符。

    别说三条合起来,就算只有其中一条,也足够让一村之影心动了。

    “行动之前,我先想想该怎么规避木叶的忍者的干涉。”

    既然没有人提出异议,黑岩便立刻下达了指令。

    “红垩,你跟着服务员,去那几个小鬼坐过的地方,看下能不能从地上脚印里的土壤分析出他们从哪里来。

    “黄碣,你立刻去把消息交给情报人员,让他们通知三代土影大人。”

    “是!”两人领命后匆匆离开。

    最后,黑岩看向了店长:“老兄,这次的事,以我们的身份在这里出手,恐怕不太方便,所以……”

    “我明白的。”

    老店长站了起来,“我会想办法摸清他们的落脚之处,然后发布任务聚集人手,等待你的调遣,不过,他们的酬劳……”

    “自然是由我们来担负。”

    “那我这就去安排。”老店长满口答应后便离开了。

    最后,只有黑岩一人坐在原地,即便是多年修行,也没法阻止他身体激动的颤抖。

    “这一次,我们岩忍,一定要扳回一局!”

    但他不知道的是,老店长几个转弯之后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后,身像电打了似的突然僵直不动,随后一根纤如毛发的钢针像线虫似的,从他的头顶慢慢钻出,飞向漆黑一片的办公桌处。

    办公桌后,有两个比黑色更阴暗的身影在那里静默着。

    下一秒,店长目光瞬间清明,随后脸色难看地半跪下来,恭敬说道:“打探清楚了,蝎大人,他们这次,就是冲着晓组织来的!”

    补一下蝴蝶忍为啥针对换金所的坑

    数字算错了好丢人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我,宇智波义勇,没有被讨厌!”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