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宇智波义勇,没有被讨厌! 第一百六十八章 关于义勇遇到神经病这件事


    第170章 关于义勇遇到神经病这件事

    【1月23日】

    在火山和丛林地带找了三天,没有再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珍奇生物。是时候离开泷之国了。

    这几天以来,跟在我身后和地下的泷忍越来越多,甚至我今天中午吃饭时的服务员,也都是泷忍假扮的。

    可我当场拆穿他们的身份以后,在他们脸上看的不是惊惶而是解脱,便明白他们是有意为之。询问后才了解到,他们并不是想要埋伏我或者给我下毒。

    这些忍者之所以紧追不舍,是因为泷之国有几个贵族曾请大蛇丸上门做客,彼此还赠送过礼物,关系十分暧昧。

    泷忍村以为我处理完大蛇丸后一直赖着不走,是想把那几个贵族当成他的党羽一起处理掉,所以奉了大名命令,不得不硬着头皮监视我的行踪。

    实际上,他们要是不说,我压根不知道有这件事。毕竟大蛇丸留下的唯一记录,就只有那些冷冰冰的实验报告而已。

    不过,既然他们主动提出来了,为保险起见,我还是打算排除一下隐患再离开,见一见这几个人也好。

    当然,我不用问也猜得到,这几个人多半就像火之国那个大藏卿一样,已经躲进大名的宫殿里去了。

    这让我想起了两年前的一件事。

    那是我强闯火之国宫殿后不久,父亲托杏寿郎留在木叶的影分身带信给我。

    他在信里大骂了我一顿,说为了惩罚我的行为,火之国贵族在木叶发布委托的数量急剧下降,村子的收入比前一个月少了整整一半,宇智波刚刚有所好转的名声,因此急转而下。

    他反复强调,只要我还是宇智波,就永远有人会认为我的一举一动都是由他操控的。

    所以,为了获取大名的信任,他不得不把辞职后在木叶图书馆里工作的鼬,派去火之都做家族与贵族之间的传声筒。

    最后,为了宇智波有一天能成为火影的集体愿望,他要求我不要再对付犯事的贵族。

    因为我深信蝴蝶那个“消灭忍者制度”的目标迟早会实现,所以我很清楚,族人的愿望终究只是虚幻——

    既然连忍者制度都要消失,影又从何而来?

    一个虚幻的梦想和人们具体而又真实的生命相比,谁轻谁重,是不言自明的。

    所以,我当时没有理会信的内容,还像过去那样行动——为了根绝一个区域除大蛇丸因素外的人口失踪问题,我常常会连着那些实验狂人、绑架犯、地下竞技场经营者,以及他们高高在上的保护伞一起清理干净。

    这些人自然不会原地等死,也试图进行过反击。

    我离开火之国后,先后遭遇了数十次刺杀。每次我就算尽数将他们击杀,杀手们却依旧前赴后继,连绵不绝。

    我不理解是怎么回事,便用幻术控制了其中一人。那人告诉我,除了我的赏金每天都在暴涨以外,对忍者而言,不幸死在宇智波义勇这样的“忍界公害”手中,似乎也能带来死后的英雄之名。

    被这些人称为“公害”,让我好几天心情不好。

    最后一次,我被五十多个中忍上忍包围,除了木叶,各个国家和忍村的人应有尽有,实在让我有些烦不胜烦。所以那一次我改变策略。

    除了几个没有直接对我下死手的忍者以外,其余刺客终此一生,都不可能再自主提取查克拉,有三个人无法面对这个现实,竟当场自尽。

    被杀掉会让他们被自己人捧为英雄,但被废掉,他们就什么也不是了。

    自那之后,再没有刺客出现在我的必经之路上。

    暴力手段既然不能奏效,我的敌人们便把标靶转移到了我的家人身上。

    就这样两三个月后,鼬还有止水先后都给我来了信,大概意思是说:我的行为已经影响到了火之国的国际声誉。各国都希望火之国能对我采取措施,否则就连盟友关系都有可能会因此破裂。

    在和大名见了一面后,父亲打算亲自动身把我抓回木叶。母亲为此和他大吵一架后,干脆从木叶辞职,决定以后专门去给电影做动作指导和特效。接着,父亲被气到昏厥,住进了医院。

    那次收信后我心里很难受。让我在乎的人因我的行为而承担后果,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

    但如果我真的像父亲说的那样,只处理失踪案本身,不追究那些从人口交易和人体实验的中获利的贵族和忍者,予以类似群体最严厉的警告,那这样的案子只会无休无止。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神思恍惚,陷入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愧疚之中。

    可我又觉得我的这种愧疚,是对那些生命垂危的人的背叛。尽管蝴蝶对我反复强调,这不是我们的世界,所以我对那些人的生命不负有任何责任。可总有一个问题横亘在我的心头。

    凭什么我可以阖家团圆,而那些人却要罹受生离死别的痛苦呢?

    这里踌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有人因为我这点微不足道的纠结而与亲人阴阳两隔。

    可是我却没办法再像从前那样,只要阖上写轮眼,就能隔绝一切多余的想法,毫无挂碍地做我该做的事。

    至此,我明白了为何木叶要用两个带有贬义的字眼“羁绊”来描述人与人的关系。在我看来,软肋或许是更合适的表达方式。

    然而,这种软肋终究仍是一种幸福的烦恼,孑然一身的清爽反倒是一种痛苦的轻松。

    一想到那些已经没有了“软肋”的人,依然还有性命可以被夺走,我就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那几日,我的大脑像是被两种相反的力量拉扯着,双眼不自觉地胀痛,连写轮眼的颜色也无法控制。

    这是一种我过去从未体会过的全新感受,复杂程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就在我的烦恼即将到达临界点时,杏寿郎的餸鸦又为我带来了母亲的信。

    我以为仍是劝我停手的内容,所以十分烦恼地打开,但信的前两段是这么写的:

    “佐助最喜欢的漫画书上有这么一句话,我觉得很适合你:‘错的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

    “最近没有听到你的消息,所以猜到你在烦恼些什么,特此来信说明。你爸爸没事,他只是需要一个不去找你的理由,所以我对他体内的铁元素做了些手脚,让他能对大名交差就够了。”

    接着,母亲在信上为我分析了地下竞技场等黑色产业对于那些小国经济的重要性,认为这才是各个国家宁可包庇这些脑满肠肥的贵族,也不惜与我为敌的真正原因。所以,为了不让我纠结,她决定和火之国合作,开发稀有金属在民用工业上的应用。

    如此一来,火之国的金属需求剧增,各小国就可以通过采矿业的收益,弥补黑产消失带来的经济窟窿。

    由于这件事是由火之国牵头,大名成为最大的得利者,盟友关系也得以维持,便不会再对我有什么意见。

    除此之外,她还用家里的钱入股了拍摄《风云公主》的电影公司。

    她认为,如果在新上映的电影中加入和我风格相似但性格上更讨喜(我不懂什么意思)的角色,然后让主创人员在访谈中说明该角色是以我为原型的话,应该可以有效扭转我在民间传闻中的口碑。

    这样一来,只要对电影中受害者们感同身受的平民们,更愿意雇佣木叶忍者,平衡掉因为贵族取消委托而损失的收入,父亲那边也就没什么压力了。

    “尽管去做你该做的事,佐助每每听到你的消息,总是高兴地睡不着觉。”这句话成了给我的定心丸。

    那一天晚上,我也为第一次获得家里人的支持而彻夜难眠。甚至觉得,我对家人那十分有限的关照,远远配不上他们对我的信任。

    然而,即便一夜未能入睡,第二天我眼睛的症状还是无药自愈,不再胀痛。想必是那封信极大缓解了我的心理压力,让我能少些后顾之忧,继续进行这项任性的活动。

    信的最后,母亲建议我,如果要处理的贵族属于火之国的盟友,那么我大可以把证据提供给该国大名,让他们能有所准备,并以本国的法律手段来处死或拘禁这些贵族。

    这样一来,各国的大名尊严不会因为我的私刑而受损,而且还能以国家的身份表达对黑产的态度,最后他们还能找到借口,光明正大地剥夺这些贵族的违法财产。

    当然,如果证据充足,他们却不拒不执行,火之国大名就会在金属贸易上卡他们的脖子,实行经济制裁,加强对这些小国的控制。

    如此,火之国、盟国还有我,就都实现了自己的目的。

    虽然其中有不少不足为道的政治龌龊,但不得不说,母亲的方法很奏效。

    自那之后,我的行动几乎没有在火之国的盟国内受到太多阻力。比如这次泷忍村从来没想过对我动手就是证明之一。

    我跟随这批泷忍去见了泷之国的大名,告诉他,希望能检查这几个贵族、家人和仆役的身上是否留有咒印,以及想知道他们和大蛇丸的具体交流的内容。

    半个小时后,泷忍的首领给我展示了大蛇丸为不同体质的中年男性开发的40多种壮阳药,我也没有在这些人身上发现任何咒印踪迹。最后,泷之国的大名信誓旦旦地跟我保证,他手下的大臣们绝不会再和大蛇丸有任何形式的来往。

    至此,我再也没有留在泷之国的理由了。

    本来这篇游记该昨天晚上休息时写的,但之后还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让我直到现在才有时间动笔。

    下午六点左右,我刚来到土之国和泷之国的国界处,就遇到了一个高马尾金发小孩拦路。

    我本以为是刺客,但他却自称为我的受害者,说是因为我在忍界乱搞一气,所以害得他每天要被土影拿来和我比较。

    据他所说,土影以让他赶上我为借口,逼迫他每天学习十四个小时的尘遁,致使他根本没有时间进行艺术创作。所以他认为,只要杀了我,自己的空闲时间就回来了。

    总之,为了他口中的艺术,他必须杀了我。

    当我发现自己能听懂大蛇丸的疯话却听不懂他的时,我就知道这个少年应该有些精神方面的疾病。

    因为对方年纪很小,只比佐助大两三岁的样子,再加上我不想和精神病计较,就立刻用炎之呼吸飞速离开了。

    但我没有想到,他竟利用土遁制作出了能够飞行的忍具,在我攻击不到的几百米高空上,不断抛下威力惊人的黏土炸弹。

    除了尾兽玉,我临时想不到攻击他的办法,于是一边利用爆炸产生的冲击波练习风之呼吸的第一型,同时把他引向人迹稀少的石之国。

    上次来石之国时,我注意到有一个村子的人,似乎在效仿愚公移山的故事,企图凿穿大山,开辟通往外界的道路。但昨晚之后,那座山已经被炸平了一半,他们只要把那些碎石清理掉便可以通行了。

    就这样跑了一整夜后,我对于在运动中使用风之呼吸已经相当熟悉了,便趁他飞到略低点的时候,借助爆炸余波跳上了他飞行忍具,用写轮眼操控他带着我飞到了岩忍村。最后,我把他挂在了岩忍医院大门口的栏杆上,还留给他一笔治病的费用,随后趁岩忍反应过来以前离开了。

    虽然这个小孩浪费了我不少的时间,但他口中的“艺术”二字,确实给了我不少灵感。

    杏寿郎说能剧演员的表演艺术能让他完全忘记自己,也许我也能找到一种适合我的“艺术”,来达到风呼·常中所需要的松弛状态也不一定。

    所以下一步,我决定前往整个忍界艺术家最多的地方,也就是三日月岛。希望能有所收获。

    今日评分:8-2=6分。扣的那两分,是因为被那个金发小孩耽误了至少半天时间。】

    “义勇前辈好能写啊。果然,他自己的说法,和城门口那个木叶忍者告诉我们的有些出入,看来民间已经有了不少演绎的版本啊……”

    旅店房间里,玄弥给无一郎逐字读完这游记总的第二篇内容后,吨吨吨仰起头给自己灌了一大杯水,然后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样,不会读的字都标注好了吗?”

    “嗯。”无一郎在义勇原文的上方标满了对应的发音,“只是有些词我不知道意思。比如这个‘脑满肠肥’,听起来怪恶心的…”

    【没想到我居然也有指导别人学习的一天……】

    虽然心里默默吐槽,但不死川玄弥实际上很喜欢这种感觉,于是立刻解释道:“就是说一个人的脑子和肠子里都被脂肪塞满了,大概就是指那些什么也不干、好吃懒做所以又蠢又笨的人吧!”

    “那还挺形象的。”

    无一郎认真地点了点头,把这个成语的意思标注在纸页的边角的空白处,然后大功告成般地合上钢笔帽,脸上浮出甜甜的笑容,“谢谢你了,玄弥。不然的话,只靠我自己慢慢查字典,估计光这一篇就得花一个星期的时间。”

    “呃,”他这么有礼貌倒是让玄弥有些不知所措了,“倒也不必这么客气……”

    “怎么了吗?”无一郎稍微一想就明白了,“你很不习惯我现在的样子吗?”

    “是有有一点吧。”

    不死川玄弥有点纠结地挠了挠头,“虽然这样的无一郎很讨人喜欢,有一种乖小孩的感觉,但总觉得少了一种……嗯,少了往常那种‘诡异’的安全感。”

    无一郎把头一歪:“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如果让以前的无一郎一个人待着,比起担心他的安全,我可能更加担心他把别人怎么样了……”

    玄弥尽可能组织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受,“可如果是现在的你,如果我真把你一个人留在什么地方,总觉得你会因为太单纯而出什么意外。”

    将哥哥从身体里分裂出来的无一郎,仿佛完全变成了有一郎死前的样子。

    如果不是他身体因为霞之呼吸·产生的凉意,不死川甚至有些怀疑这个无一郎还有没有战斗能力。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自己却很喜欢现在的感觉。”

    无一郎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当有一郎‘真正’出现在我所在的世界中时,我才能毫无顾忌地展现出自己的样子,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下意识地伪装,就好像他活在我身上一样。”

    为了解释,无一郎又补充了一句:“你知道的吧,就像蝴蝶前辈一样,其实她并不喜欢笑。

    “她之所以总是挂着她姐姐的笑容,就是为了让自己有一种‘姐姐还陪着我’的错觉……我猜,如果花柱能够像有一郎那样直接出现在她的身旁,在现实世界中陪着她,蝴蝶前辈的笑容也会因此完全不同吧。”

    “这样吗?”

    玄弥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懂,“既然如此,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反正除了各个村子的影,应该也没人能威胁到你的安全了。”

    “那玄弥你呢,”无一郎忽然好奇地问道:“你不想念你的哥哥吗?”

    “他可是只跟我简短告别了一下,就和花柱前辈一起去转生了啊,那浑蛋……”

    说起不死川实弥,玄弥拳头紧握,随后恍然大悟,“我说我为什么看有一郎那小子不太顺眼,应该是既视感的缘故吧!不过话说回来,知道那家伙现在也许忘记了一切糟糕的往事,过得很幸福,我好像就没有一开始那么想念他了。”

    无一郎追问道:“哪怕他转生后不记得有你这个人也没关系吗?”

    “嗯。”玄弥无比确定地点了点头,“哪怕他压根不记得我。毕竟某种意义上,他已经是另一个人了嘛。”

    “我就做不到。”无一郎抬眸看向房顶,仿佛实现能穿透木板和横梁,直接看到夜空中闪烁的星星,“有一郎也做不到,所以当他向我提议,要我带他‘偷渡’到这里时,我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就好像本能那样照做了。”

    “可能是因为你们两个是双胞胎的关系?”玄弥猜测到,“毕竟我和我大哥差好几岁呢……”

    “说起双胞胎的事,我有一点不太懂。”无一郎伸出右手食指,“你哥哥喜欢花柱的方式,并不是我对有一郎的那种喜欢,对吧?”

    “应该是吧。”

    说起恋爱话题,不死川玄弥像是完全继承了岩柱的八卦属性,原本端坐如钟的身体都忍不住往前倾倒,“反正悲鸣屿师父是这样说的,不然无法解释这两个人为什么要一起去投胎吧?”

    “可是这样的话就不合理啊。”

    玄弥困惑地问道:“什么不合理?”

    “按照阴间的规则,如果两个人同时转生,那他们出生后的关系应该是我和有一郎这样的。”

    无一郎将两个茶杯并在一起,“要么是双胞胎兄弟、要么是双胞胎姐妹、兄妹、姐弟这样的关系,总之,和他们想要的那种关系,是完全不同的事吧?”

    “……还有这样的规则啊。”

    不死川玄弥首先陷入了呆滞,但呆滞的眉眼和嘴唇很快就开始颤抖。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一边锤着桌子,一边在无一郎困惑地眼神中爆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吗?!要是真得从恋人变成好兄弟的话,哈哈哈哈哈哈哈……”

    “搞什么啊?刚走到院子里就感觉到地在颤!”

    五秒后,房间的滑门被拉开,有一郎、白、鬼灯水月依次进来,“难道无一郎讲了什么关于我的笑话吗?嗯?”

    有一郎威胁的眼神随着拖长的尾音一起朝无辜的弟弟递了过去。

    餸鸦·银子原本站在白的肩上,进入房间后立刻飞扑到无一郎身边接受投喂,一边吃一边讽刺有一郎:“你少自恋了。”

    “对了,不是说好了在那里等的吗?怎么我们过去就只看见这只臭屁乌鸦啊?还有,你们两个没有钱,是怎么开的房啊?”

    “无一郎在鱼市周围的小巷子里等我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小流氓,我就把他们的钱给抢了。”

    玄弥好不容易才收敛了笑声坐直身子,“往回走的路上,我和无一郎发现好多旅店都挂上了满客的招牌,生怕再晚就没地方睡,所以才赶紧找了一家店住下来,没想到这家店果然也只剩最后一间房了。反正大家挤一挤,晚上应该能睡下了。”

    “啊?”扫了一眼一旁点头表示理解的白,有一郎腼腆地说道:“这不好吧?”

    没等鬼灯水月问出“有什么不好”,生怕有一郎看出真相的玄弥赶紧打岔说道:“先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们三个人的调查有什么结果吗?”

    接着,时透兄弟对视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说道:“卡多航运公司!”

    “果然!”有一郎哈哈一笑,一屁股坐在无一郎的对面,“说说吧,你们是怎么查出来的呢?”

    “码头的工作人员里,只有这家公司的船员身体异常强壮。”

    无一郎先分享了自己的发现,“这些人虽然没有经过明显训练的痕迹,但细胞里的那个……”

    “线粒体。”接受过蝴蝶忍强制教育的玄弥提醒道。

    “对,线粒体在为他们的身体收集和转化自然能量,效率几乎可以和雨之国森林里的大型野生动物相比。”

    无一郎说道:“换句话说,这几个船员的身体素质,快赶上雨隐村里修炼一个月虫之呼吸的学员了。”

    “而且我们打听了一下,”玄弥补充道:“这家公司之前的几个员工因为狂犬病被关进了医院,这几个船员是两个月前才开始上班的新人。”

    “看来结果很明显了。”

    白从卡片里取出之前抄写的数据递给无一郎:“这家来自波之国的航运公司,就是被污染海鲜的来源。虽然他们只卖冻过的海鲜,但因为产品独特的口感以及食用后给身体带来的重重‘好处’,最便宜的海虾售价也高达8000円一斤,唯有高收入人群——贵族、商人和忍者能够经常购买并食用。那些船员应该只是占了职位之便。

    “比对过交易信息和医院的病例后,我们发现,这座城市中第一个因为食用该公司产品而产生严重异变的,是这个叫轻仓的单身富商。”

    白指着名单的第一行,“三个月前,他半夜突袭家里的佣人,咬下了对方的一只耳朵。最后还是他雇佣的七名保镖合力才将他制服,最后此人和卡多公司的前员工一样,以狂犬病的名义被收治,七天后不吃不喝后脱水死亡。”

    “耳朵呢?只是咬下来吗?”玄弥皱着眉头问了一句,“还是被他吃掉了?”

    白刚还觉得这问题有些邪门,鬼灯水月立刻补充道:“对,当初汤忍村那些邪神教徒,可是会直接把人的脏器给吃掉的!看着就很恶心!”

    “……没有。”白摇了摇头,“目前所有相似病历只提到了类似狂犬病的攻击现象,而非食人倾向。如果是后者的话,想必木叶忍者早就介入调查了。”

    “看来没有完全变异,本质而言,仍然是人类呢。”

    有一郎和无一郎一起飞快浏览着这份用注音写成的记录。

    “交易记录中,他们家购买海鲜的数量和频率都极其夸张,按他的体重计算,除非每天三餐都吃海鲜,否则无法消耗这么大的量。所以这是个比较极端的例子……”

    “也不尽然。”白举例道,“还有一个购买量和频率跟此人差不多的老婆婆,直到一个星期前才出现轻微的攻击倾向,目前还在医院里静养。”

    “由此看来,这些海鲜对人的影响,也和这些人的年龄、体质有关。只是粗略的额调查,也得不出什么结论来。”

    有一郎摸着下巴,“我看,不如我们把名单上还活着的这些人全部找出来,然后分别取提取他们的血液拿给忍姐姐看一看,不比我们瞎分析要来得准确吗?”

    “是个办法。”白表示赞同,“另外,根据港口货物进出的规律,明天凌晨一点,就是卡多航运公司下一批海鲜到达的时间。”

    “那我们就分头行动。”

    有一郎直接开始分配任务:“鲨鱼牙和玄弥,你们两个去把那艘船搞沉,把货物拖到岸上烧掉炸掉,但要想办法让水手们活着上岸。”

    “没问题。”鬼灯水月虽然不喜欢这小鬼发号施令,但这任务的确是他喜欢的类型。

    玄弥也点点头,拖东西这样的力气活,也是他比较擅长的。

    “白,你看起来很懂医院里的事,那些被关在医院里的患者的血样,就拜托你去采集吧。”

    白点了点头,“没问题。”

    “至于那些有经常购买海鲜但还没有异变的人,就由无一郎去抽取他们的血液,”有一郎挥舞着那份名单,“我嘛,就负责把他们贮存的海鲜全部毁掉。”

    “你确定……”无一郎眼含深意地看着哥哥,“这次不和白一起去吗?”

    “说好了要保护你的嘛!”有一郎摸了摸无一郎的头顶,“再说,我也想看看有钱人家是什么样的,雨隐村不管是忍姐姐那还是小南姐姐那,都没什么好玩好看的东西……”

    “啪。”无一郎一巴掌将哥哥的手扇掉。

    【我就知道你目的不单纯。】

    “总之,先吃饭吧!”

    有一郎也不恼,摸了摸肚皮,仿佛他作为一个分身真的能感受到饥饿似的,“等我们吃饱喝足休息够了,就快点行动吧?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无一郎熬夜呀!”

    正在此时,敲门声响起,是酒店的服务员:“客人,已经是晚饭时间了,需要点餐吗?”

    “来得正好!”有一郎把人请进来,叽里咕噜点了一大堆,反正有玄弥在,不怕吃不完。

    然而,当服务员将菜单交给大厨后,便趁没人注意的时,偷偷摸摸来到一间客房门前小声说道:“客人,我去的时候他们已经谈完了,只听到最后他们说了什么快点行动,不能熬夜之类的事……我猜测,他们晚上应该是要出去。”

    “出去吗?也好,嗯……”

    “空旷的地方,才是最适合艺术家展示实力的绝佳场所啊!”



重要声明:小说“我,宇智波义勇,没有被讨厌!”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