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三十八章 将至


    

    佛尔思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的。

    反正当她恢复清明的神志时,便发现自己正不知为何走在一条陌生的街道上,周围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嘈杂热闹氛围。

    这让她有些发愣,懵然的看着四周,反应过来之后顿感毛骨悚然,童孔都勐然收缩成针孔大小!

    若是自己从昏迷之中醒来,发现正躺在冰冷的木地板上,或者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这个都还好理解。但是发现自己正走在陌生的街道上,这算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没有清醒的时候,难道说自己的身体也在这样的行走?宛若行尸走肉一般?

    光是这个吓人的联想,就足够让这个咸鱼作家汗毛倒竖,一瞬间就完完全全的清醒了过来,手脚冰凉,如坠冰窖。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自己是出什么问题了,还是被什么神秘力量控制了行动?

    如果不是现在光天化日,阳光正好,而且四周人来人往,无形之中就让佛尔思倍感安心,她估计要吓得腿软走不动路。

    当然,她现在也是下意识的停下脚步来,一边紧张的打量着周围陌生的街道景象,一边忐忑不安的胡思乱想着。

    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佛尔思开始尝试着努力的冥思苦想,搜肠刮肚地拼命回忆,想要搞清楚自己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

    想不起来,全然想不起来,她只记得自己拖更太长时间,眼看着就要赶不上截稿日期了,所以熬夜肝文肝到深夜,正感觉文思如泉涌之际,外面就突然光芒大盛,黑夜化为白昼……再接着就是月亮消失,然后重新出现,并且不讲武德的转为血月的事情了。

    满月的呓语随之而来——

    让她顷刻之间便濒临失控,痛苦到了极点。

    没有谁能够帮助她,最终独自一人在家的她似乎是承受不住痛苦,撑不过那呓语带来的疯狂与折磨,直接失去了意识……

    这就是「断片」前的所有记忆了,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佛尔思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她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座陌生城市的。但是未知才往往令人畏惧,她明白自己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的话,无法解释自己眼下的状况。

    她茫然的打量着四周,街道、建筑、公共设施……

    看上去应该是一座小城市。

    当然小城市是相对而言的,与贝克兰德那种大都会自然不能相提并论,但是也很热闹。尤其是这大清早的,到处都是惶恐不安的人们,他们纷纷走上了街道,大声讨论着什么,言辞激烈,情绪激动,指手画脚,口沫横飞,似是都正在讨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有人认为是什么神迹……

    也有人觉得可能是什么天文奇观……

    但是更多人却是相信末日就要到来了,对此抱着极其悲观的态度。

    “……”

    “……”

    佛尔思抿着嘴唇不语,她也听说过类似的说法,说是当「大月」交替,可怕的灾难就会降临,而根据测算,现在的时代距离目前这个「大月」结束已经没有多少年了……只是在以前的时候,这种说法也就是一听了之,笑笑就过去了,谁也不会放在心上。

    至于目前,她却是有些不太确定了。

    不过至少可以确认时间了,就是昨天深夜到现在,没有过去太长的时间。

    接下来,又仔细听了一会儿,再观察了一下情况,当看到了几份《廷根晨报》和《廷根市老实人报》这样颇具当地特色的报纸的时候,佛尔思终于是确认了这地方是哪里……

    说起来,廷根市其实也算是鲁恩王国挺出名的一座城市,主要以浓厚的学术氛围而闻名,虽然不是什么大城市,却有着“大学之城”的美誉。因为它不但有廷根、霍尹两所大学,还有技术学校、大律师学院、商学院,几乎仅次于首都贝克兰德。

    佛尔思自然也是有所耳闻,毕竟她曾经还想来这座“大学之城”采采风,感受一下那浓郁的学术氛围,为自己的小说构思提供灵感。当然,现在是一点儿都没有这样的想法了,反而是想要马上逃离这座城市,逃离那推动自己出现在这里的阴谋漩涡。

    不过……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吧?

    佛尔思紧紧绷着脸,很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哭丧的表情,脑袋里乱糟糟的。

    就像是自己写的那些小说一般,既然未知的力量让一个角色莫名其妙出现在某个地方,又怎么可能会让那个角色轻易逃脱过去呢?

    也许在这个时候,就有人在盯着自己,谋划着什么阴谋诡计呢!

    ——从自己创作的故事情节出发,推己及人,她顿时神经兮兮起来,紧张的四下张望起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咸鱼作家小姐想的没错,的确是有人正在盯着她。

    …………

    …………

    因为昨天晚上发生的种种异象,理所当然的引起了极大的恐慌。

    所以廷根市目前的局势自然也是变得混乱起来。

    许多人都被吓到了,末日论的论调开始甚嚣尘上,人们今天一大早就开始囤积物资,为了抢夺食物药品等还发生了好几起的冲突事件,公共马车都因此暂时停运了,克来恩在来上班的路上根本就叫不到车,只能够一路步行过来,沿途还帮助警员处理了几桩事件。

    像是电话亭这种地方,同样也是人满为患,里里外外的挤得水泄不通,往昔那令人望而却步的高昂花费在这一刻再也不是阻碍,毕竟这已经是一般人能够使用的最快捷交流手段了。

    报平安的有,确认亲人情况的有,想要凭借关系打听情报的也有……

    一片火热,人头攒动,就连许多根本打不起电话的人,也拼了命的在往里面挤,想要从打电话的人那里听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克来恩也努力混入其中,借由街角的电话亭和排着队的拥挤人群掩护自身,装作也是在排队打电话的焦急人员之一。以此躲避那个有着一头褐色长发,神色冷漠的女性的警惕视线,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感。

    因为他认得对方,就在昨天晚上的时候,灰雾之上的一颗虚幻星辰发生奇妙的反应,克来恩本来以为又是新成员入伙的契机。

    可是,当他准备发送加群邀请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可怕的阴谋。

    克来恩亲眼看到那个女性在痛苦挣扎,似是在对抗不存在的虚幻呓语,几乎濒临失控。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想要将对方拉到灰雾之上,试试能不能帮助其度过这场厄难……那个女性却突然平静下来,她不再痛苦,没有恐惧,失控的征兆也停止下来。

    只剩下冷静,漠然。

    她似乎从那虚幻的呓语之中接受到了某种超凡智慧——

    犹如信徒得到了神谕一般。

    下一刻,这个女性就冷漠的行动起来,她毫无感情的一挥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径自撕裂了一道“口子”,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而偏偏这一切,都被观看“直播”的克来恩,从头到尾的注视着。也许是因为媒介与灰雾的联系足够稳定,也许是因为灰雾之上的位格特别高,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未知的原因,克来恩甚至还同样感应到了那虚无缥缈的呓语,从那断断续续的呓语中提取到了关键信息。

    “……打开门户……”

    “……迎接……降临……”

    疑似邪神恶魔的低语,控制住了信徒要策划什么可怕阴谋,再加上这断断续续的信息,实在是让人胆战心惊。

    克来恩一瞬间就联想了太多太多,作为信息时代穿越者的不好之处,就是想象力过于丰富,他为此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满脑子都是忧心忡忡的。有些事情不知道还好,但是一旦知道了的话,那么就会成为负担,有良知的人总会莫名的给自己背上不必要的责任。

    克来恩就是如此,在他最无能为力的时候,恰好知道有一场可怕的灾难可能即将要上演,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

    虽然在塔罗会上,他是扮演着深不可测的“愚者”,被误认为是复苏的隐秘存在,拥有等同于神灵的可怕位格。然而事实上,这并不会改变现实中他只是一个序列9弱鸡的客观情况,在非凡者的世界之中,就是食物链最底层。

    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到。

    他也考虑过是不是要举报,但是却没有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知道,而且就算是匿名,也有很大可能牵连出自己……再有就是,他不确定这场灾难是不是一定会发生,什么时候发生,又在哪里发生,这才是无从下手的地方。

    不过幸好的是,他受到良心煎熬的时间不是很长——

    就在来上班的路上,克来恩惊看到了那个女性的身影……

    她竟然直接出现在廷根了!这意味着什么!

    手脚都一阵发软,克来恩的思维一片空白,他很努力的混在人群中,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却仍是感到如芒在背。如此又过了好大一会儿之后,他才敢微微转过身去,好似是不在意的看向刚刚的方向,发现那道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下子,他才感觉到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开了,发现自己的后背都已经被冷汗完全浸湿。

    无法形容克来恩刚刚感受到的巨大压力,毕竟他本来就先入为主的将对面的咸鱼小姐当作是高序列强者了,在灰雾上的“直播”里他没有来得及搞清楚咸鱼小姐的情况,就看到对方轻轻松松手撕空间、灵界穿梭的一幕,这显然就不是低序列非凡者能够做得到的事情。

    而刚才只是多看了一眼,对方就似乎有所感应,表情冷漠的环顾四周——

    实际上是咸鱼小姐绷着脸,不让自己害怕得哭出来……

    同时她胡思乱想的担心有人正在暗中监视自己,才会下意识的四下张望……

    ——那一瞬间,克来恩是真的大气都不敢喘,心脏都几乎停止跳动。

    “找队长……对,马上找队长……”

    他竭力克制住恐惧与慌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再也不耽搁,一转身就狂奔起来,几乎使尽了生平的所有气力。

    …………

    …………

    堕落母神受到了不轻的创伤。

    月亮作为她在物质世界的化身,被一发入魂,彻底从宇宙之中抹去,算得上痛下杀手了。只是作为“最初”直接孕育和创造,位于所有旧日顶端的三支柱之一,母神却也没有直接失去行动力,更是如同狂怒的育母蜘蛛一般,发起了极其凶残的反扑。

    母神依靠部分月亮的权柄,通过自身的位格放大,硬生生的重新创造了月亮,然后利用「母巢」源质的星空部分,将整个月亮化作了一个扭曲的聚魔之地、混沌的创生之巢——

    整个宇宙阴性力量的主宰,所有灵性力量的母亲,她的怒火是很直观能够体会得到的,因为随之而来的便是无穷无尽的混乱军势……

    它们是怪诞恐怖的异形。

    它们是颠覆星空的群兽。

    它们是蹂躏文明的恶魔。

    重现的月亮在「母巢」源质的力量支配之下,宛若是一座可怕至极的生物工厂、孵化世界,在源源不断的喷洒出侵蚀现实的恶毒腐蚀,数量庞大的群兽,还有那颤栗星空的大魔,不断的从月球蠕动表面之下、那深藏于地壳之中的血肉工厂里钻出来。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就如同先前的某人遇到的问题那样,面对这种情况,堕落母神也必须要以最凶狠的还击,展露自身的力量,不能够流露出丝毫的虚弱。

    否则的话,一旦被认为是遭到了重创,那环伺的群狼就会看出她的虚弱,一拥而上,分而食之。

    对于外来者而言是这样,而对于同为旧日的同类而言,也是这样,堕落母神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优待。诸多外神既然能够觊觎另外两位陨落支柱的源质与特性,那么想必也肯定不介意考虑一下陨落的第三支柱的掉落列表,只要有这样的机会的话,她们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Kenaz(肯纳兹)」……”

    古怪的音节响起,像是过分安静的低语,却响彻在整个太空战场上。

    不管距离多么遥远,也不管何种感知形式与生命形态,都清清楚楚的听到这几个古怪的发音,好似是从存在的本质之中回响。

    像是一个温暖的太阳在冉冉上升,照亮整个星系的光芒,伴随着无形的力量迅速扩散开来,将惊人的活力与蓬勃生机无私的洒向整个战场。这个源自北欧世界的如尼符文,寓意着强壮和治愈,它是温暖、友善、强壮、疗愈、神圣的智慧,是温柔的火焰,象征着活力、健康和康复的力量。

    然而,被光芒照射到的不计其数魔物,却是遭遇到了世间最残酷的痛苦与折磨般,齐齐发出了凄厉的嚎叫。

    它们的身影在这温暖的光芒中迅速消亡,彻底成为了虚无……

    所谓「治愈」也是分情况的,对于这些因为堕落母神彻底失衡的阴性力量而造就出来,可谓是扭曲到极点的负能生命,一发过于正能量的神级治疗术无疑是极其致命的,那将会从根本构成的层面瓦解它们的生命力,说是最可怕的剧毒都不为过。

    不过尽管被一瞬间抹去了数以亿计的群魔,然而就如同无穷无尽的潮水那样——

    更多数量、更为庞大、甚至总体积与质量无疑都已经超过月球本身的魔物潮,马上就在月球之中更为剧烈的喷涌而出。

    当然,迎接它们的同样也是更为勐烈的打击,莫名的巨大爆炸马上紧跟着降临,摧枯拉朽的横扫一切,再度将群魔彻底的轰成齑粉!

    魔术师不再待在天球要塞之中,随意的漫步在太空战场上。

    然而,离开了法师塔,也并不意味着他就变得脆弱了,实际上恰恰相反,否则也不会主动出击——尤其是在对面看来,这个可怕“巫师”才是真正的魔鬼,他的每一道法术,都能够将亿万群魔蒸发成血与盐水,他的每一个念头,都能够重新定义万事万物的状态。

    ——如尼符文粗暴践踏秩序和规则,在外神深不可测的躯体上,勐击出触目惊心的伤痕;

    ——宏瀚的意念之力无可匹敌,心灵力量的随意波动,就能掀起一场足以吞没星球的风暴;

    ——认知即实在,谎言覆写“真相”,干涉众多现象发生的可能性,将或然率玩弄在股掌之间。

    不计其数的群魔拼了命的前赴后继,也仅仅只能够稍稍阻挡他前进的脚步,而且往往只能够拖住一瞬间的工夫,它们马上就会抹杀得干干净净,什么都留不下来……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悲壮,仿佛是无数脆弱的生命在上演勇气的赞歌,舍生忘死的拖住恐怖的大魔王接近它们的“母亲”。

    不过效果实在有限,就像是现在这样——

    又是一道咒语穿透了魔潮,在歼灭了那天文数字般的群魔后,余波仍旧是扫过了原始月亮的表面,撕开了无数蠕动的血肉岩层。

    一头如同行星般巨大的大魔,发出暴怒痛苦的嚎叫,在虚空中掀起澎拜的狂潮,就要狂热的向着敌人冲杀过去……然而就在下一个瞬间,它看见那个可怕存在随意对着自己伸出手指,遥遥的比划了一下,紧接着它就感觉到世界在迅速远离。

    它落入了那个存在的手中,如同一只不起眼的飞虫。

    啪!

    捏死了那只大一点的飞虫,魔术师的眼神扫向远处的那颗蔚蓝星球。

    尽管多少有些手痒,但是因为屏障的存在,那断然不是简单地以“远近法”的魔术切入,就可以将星球当作玻璃珠般玩弄在掌中的对象。

    收回视线,他重新看向了月亮的方向,然后微微一愣。

    月亮安静了下来,不再有任何的异动,似乎是放弃了挣扎,又似乎是……

    “呵,反应真快啊,可惜已经迟了……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魔术师发出笑声,彬彬有礼的右手抚胸,鞠躬着准备退场,如同完美完成表演后的谢幕一般。“重新介绍一下吧,我——是或然率的支配者,是无数可能的唯一可能,是谎言与诡计之神……”

    就在同一时间,他身上的光影开始发生怪异的变化,蠕动着飞快聚合起来,影子如同在一瞬间“活”了过来,拥有了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意识。

    不到一个刹那的时间,影子就在他的身上伸展出四肢和脑袋,变成了一个好像是趴在他身上的、幽影般的女性朦胧轮廓,这一幕看上去极其诡异,令人心里发毛。

    ——发现了真相,暴怒到极点的堕落母神,也是动真格了。

    ——她不再是利用权柄,操纵子嗣来迂回,而是真正降临出击了。

    但是很突兀的,魔术师的身体像水中倒影一样陡然模湖了,千千万万个重影宛若无限可能的重叠,以无数种可能的形态出现在现世之上。

    “来不及了,况且你阻止我也没用,最后一步不是这个我负责的……”

    他大笑着,同时后退一步,从自己的身体上脱离出去,伸手远远的一指——

    “看到了吗?「尖兵」已经投放了!”

    似是要左证他的话语一般,在极远处的时空,太阳系之外的那个庞然大物,恒星般巨大的机神再度缓缓睁开了巨童。

    在不过思想的刹那,将意念与电子交织的高浓度情报,通过反应性的魔力投射,瞬间隧穿那在地球上短暂开启的“门”,将其输送到屏障的里面去。

    这是模拟捕食游星的战术,将「尖兵」投放了下去。

    在另一个世界里,捕食游星“威尔帕”征航在无尽的星海里,花上用人类的标准无法计算的久远时间,以超越光速的速度持续移动着,跨越宇宙,捕食文明,所经之处所有的智慧生命文明都会被破坏,每隔一万四千年就会进入银河系的猎场捕食一次。

    对文明的收割,完全用不着游星的本体出手,只需要将游星尖兵送至行星上就可以了。

    这是它长久以来捕食了各种文明所拟出的最佳对策。

    在那个世界遥远的过去,出现在地球表面的白色巨人“赛法卢”,正是游星的尖兵对地球的侵略,它燃烧了大自然、生物、文明,践踏所有类文明之物,烧尽地表上的一切,甚至把星球上的神明们也粉碎了。

    在目前绕不过屏障的情况下,这个战术就有大大发挥的空间了……



重要声明:小说“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