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三十七章 安排!


    

    从罗塞尔主动招惹原始月亮开始——

    本土旧日与域外大能之间的角力也就随之打响了。

    罗塞尔也确实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在察觉到自己可能无法抗衡某个存在之后,就果断的选择再引来另一个强大的敌人,去对抗现在的敌人,以求保全自身,获得喘息的机会……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其实没什么毛病。

    ——横竖都是死,比起被一个旧日盯上,同时被两个旧日争夺虽说可能更惨,但反而有了操作的空间。

    而原始月亮也乐见其成,哪怕意识到罗塞尔是在挑拨离间,但是她还是完全不在意,准备霸道的将送上门来的点心一口吞下……这就是支柱级旧日,堕落母神所拥有的底气,除了那两个同归于尽的神经病之外,她并不认为这宇宙里还有谁值得自己忌惮。

    所以说,这多是一件美事啊。

    既能够吃下一个主动送货上门的“黑皇帝”,又能够借此机会试探一下那个突然冒出来,与整个宇宙格格不入的古怪存在的情况……何乐而不为呢。

    然后,反击来得比想象之中还要勐烈。

    结果就是双方大打出手,隔着遥远的光年与星空互相撕了上百年的时间,若不是太阳系情况特殊,估计整个星系都早就被扬了。

    僵持到现在,双方的角力从未停止,堕落母神面对已经咬上一口的猎物不肯松口,而顾墨自然也不可能就这么拱手相让,所以也就一直都在拔河……在双方各自克制的情况下,局势维持在一种微妙的均衡状态,一直都没有被打破,直到这一日为止。

    毫无征兆的……

    掌管电子与机械的天神,向着绯红之月睁开了巨童。

    一瞬间,红月粉碎。

    …………

    …………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好不容易能够停下来歇息一下,可以好好喘口气的克来恩躺在床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散架了。

    他一边疲惫的打着哈欠,一边感慨今天又是行程满满的一天。

    感觉这一周下来,自己真是梦回高中时代,或者比苦逼的高中生还要苦逼……日常安排得真是非常满,不是神秘学课程和对应的实践,就是射击训练和格斗练习,没有训练安排,就得去值班查尼斯门。若是什么任务都没有,那还得去占卜家俱乐部,去霍尹大学,或者是召开塔罗会……

    如果他是先前的那个社畜版周明瑞,怕是真的没有这样的自律了。

    只能够说,幸好在他穿越之后,身体变得更加年轻而且有活力了,再加上深刻的明白自己所处的处境,所以才能够坚持下来。

    像是今天这样,召开完下午三点的塔罗会之后,克来恩是真的很想摆烂休息一下的,但还是觉得下午的时间还早,强迫自己又匆匆出门赶往占卜家俱乐部了。

    毕竟序列8“小丑”的魔药配方已经到手……

    只等现在的“占卜家”魔药完全消化,他必须抓紧时间,不能松懈下来……

    而今天去占卜家俱乐部,也不是没有收获,先前肺病刚痊愈不久的格拉西斯先生,找他占卜过一件有关投资兰尔乌斯钢铁公司的事情,得到了不好的结果。然而看上去,对方虽然听进去了他的建议,但是只听进了一点点,所以在今天再次找上门来了。

    这位先生还是冒险投资了,好在只投资了三分之一的原定份额,所以尽管损失惨重,却没有直接到家破人亡的程度。

    他和一位叫做克里斯蒂娜的女士找上门来,寻求克来恩的帮助,想要占卜此事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能否追回他们在这个骗局上投入的损失。为了占卜出兰尔乌斯的下落,需要与其有关的物品,那位女士甚至带来了一个怀上了的姑娘,试图用兰尔乌斯的孩子作为占卜的媒介,实在是令人啼笑皆非……

    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迷迷湖湖的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克来恩感觉眼皮越发沉重。

    慢慢的,他也就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是过去了多久,迷迷湖湖之中,他突然一个激灵,在梦中若有所感,勐地睁开眼睛。

    “……!

    ”

    本应该昏暗的房间里变得明亮起来,窗外闪耀着无比刺眼的白光,乍一眼看出去,如同无穷无尽的光之海洋,驱散了黑暗,驱逐了黑夜,淹没了天地间的一切景象。

    自己睡过头了?已经是白天了?岂不是说上班要迟到了?

    ——这是克来恩迷迷湖湖的第一反应。

    怎么回事?这是在做梦吗?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梦境?

    ——这是克来恩勉强恢复思考能力后的第二反应。

    迅速察觉到不太对劲的他,一下子就从床上蹦了起来,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跑到了窗边,张眼往外面看去。然而,什么都看不见……因为入目所见,世间尽是白茫茫的一片,天穹上极尽闪耀的无限光芒好似是淹没了一切,过度曝光的视野里除了刺眼的白色,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哪怕是就在窗外的街道,近在迟尺的建筑物轮廓……

    也是几乎全然看不到。

    “什么鬼……”

    克来恩差点儿爆粗口,他甩了甩脑袋,感觉眼前这一幕委实是很不真实。

    但是它就是确切的发生了,屋子里嘈杂起来的声音,也是表明班森和梅丽莎他们都被惊醒了,正对这一幕不知所措……而且不仅如此,外面的街道街区也响起了一阵阵骚动,似乎是熟睡中的人们也接二连三的被惊醒过来,并且因此纷纷受到了惊吓。

    作为值夜者的一员,克来恩自然是很想马上行动起来,但是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做,他脑子里同样乱糟糟的。

    说起来,这是非凡事件吗?

    可能大概约莫……应该是吧,怎么看都不像是自然现象,那么当是超自然现象了。

    但是涉及的范围是不是太大了,这已经不局限于廷根本地了吧?而且应该往哪个方向去追查,受影响的人多的超乎想象,嫌疑犯的线索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呃,话说回来,这件事情里存在有形的犯罪力量吗,还是仅仅就是一种单纯的现象在发生?!

    感觉大为头疼的他,下意识便觉得这已经不是值夜者能够处理的问题了。

    至少……不是廷根的值夜者可以干涉的。

    只能够寄希望教会本身足够给力了吧,女神肯定是有法子应对的……思维里乱糟糟的,克来恩准备拉上窗帘,走出卧室去找班森他们,先稳住兄长和妹妹的情绪再说。

    不过就在这一刻,穹天之上的光之海洋陡然消散开来……

    那是比整个行星都还要大上无数倍的能量奔流,径自在太空之中横贯而过的轨迹。好似一条奔腾的大河,行星本身与之相比,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尘埃,一旦被卷入奔流之中,星球都会在刹那间被破碎概念,分解为灵子,一丝一毫存在过的痕迹都不会留下。

    然而。

    “最初”留下的屏障犹在——

    所以地球本身仍是稳如泰山,屹然不动。

    只有那无尽煊赫辉煌的光线,透过屏障射了进来,却也被过滤去了所有的威能、权柄,不复有任何的杀伤力,只剩下了耀眼的光影特效本身。

    尘世众生自是不知道这是因何缘故,即使是伟大的盥洗室之主,未来的愚者先生,眼下的周明瑞同样是百思不得其解。他现在的层次太低,而发生的事情距离他太过遥远,再加上也不会有任何威胁,不会涉及自身,所以灵性自然是毫无触动。

    他现在甚至搞不明白,这种现象是意味着什么情况,到底是好还是坏。

    “就这样结束了……?”

    克来恩站在窗前,瞪大眼睛看着恢复原来模样的天空,貌似刚刚的异象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啊,特效过去之后也就那样了。骚乱尚未停止,却也迅速的被遏制住了蔓延的势头,眼见一切恢复如初,方才的一幕恍若幻梦,人们对此惊愕不已。

    夜色还是那样的夜色,星空还是那样的星空,月亮还是那样的……的……

    等等!月亮呢!

    那么大的一个月亮呢!

    克来恩终于是意识到什么,他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竭力望向整个夜空,搜寻能够看见的每一寸天宇,却就是不见那应该高悬在天上的月亮轮廓。

    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至少在这一刻,月亮是确切的消失在了整个宇宙的因果之中。

    当然,也仅仅只是在这一刻。

    还没有等克来恩下意识的去思考什么,他视野之中的一点就突然光芒大作起来,紧接着便是一抹盈盈的圆月突然显现而出,它的轮廓飞快丰满,几乎只在眨眼之间,就化作了一轮赤红如血的满月,似是要报复一样、向世间洒下了更为浓郁千百倍的绯红月光。

    出现了!月亮出现了!

    是刚刚自己没有看到,还是被什么东西遮掩了?亦或者是……它刚刚已经被某种无可名状的大恐怖抹去了,只是又重新出现了?

    ——在克来恩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瞬间,某个念头从他心中一闪而过。

    “怎么会是血月……”他低声的都囔着,越发觉得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过于离奇了,完完全全就是难以理解。

    难不成真的是女神……心情不好?

    这个似乎也算是一种解释,毕竟从黑夜教会的圣徽来看,就是深黑为底,璀璨点缀,簇拥着刚好一半的绯红之月的样式,而教会本身的祈祷手势也是画绯红之月,再加上女神本身的尊名就是有着“绯红之主”的描述,自然在很多人看来,绯红之月就是女神的象征。

    月亮一年总有几次,变化是没有规律的,偶尔会变成血月。

    不管天文学家还是神秘学家,都无法解释这种莫名的现象,只能够归咎于女神心情不好……女性嘛,情绪变化自然是没有规律的。

    就在这个时候,克来恩的灵性突兀有所触动。

    茫茫的灰白雾气亘古不变,灰雾之中的一颗虚幻红色星辰膨胀而又收缩,其中隐隐传来飘渺的呓语。

    …………

    …………

    贝克兰德。

    外面的街道上的骚乱与嘈杂传来的时候,佛尔思.沃尔痛苦的蜷缩在窗边,艰难的挣扎着,上演着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的一幕。尤其伴随着窗外照入的月色越来越浓,越来越红,她的身体痉挛着抽搐不已,头发都被她自己痛苦的撕下了一大把。

    只是随着肉眼可见的迅速生长,她的一头长发一点儿都没有减少,反而是越来越多……

    让人牙酸的吱嘎吱嘎声响起,同样在迅速变长的指甲,在她的痛苦抓挠下,硬生生的在木地板上抓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深痕……

    她完全没有料到,在月亮重新出现之后,会马上转变为血色满月。而当时正站在窗边惊愕的看着天空的她,直接就遭到了致残打击。

    而在佛尔思痛苦挣扎的时候——

    一块神秘的银牌不知何时,静静的躺在旁边的地板上。



重要声明:小说“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