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唐锦绣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右金吾卫


    .

    天色蒙蒙亮,张亮便顶盔掼甲装束一新,在数十亲兵簇拥之下出了坊门,沿着长街由景耀门出城,跨越永安渠,向东直奔玄武门。

    清晨露重,路边草木沾染露水晶莹剔透,山林之间仍残存着几缕薄雾,鸟雀啾啾、山泉潺潺。

    张亮策马疾行,大红的披风在身后飘扬,意气风发。

    他出身贫寒、世代务农,若是太平盛世之下,怕是祖祖辈辈沉沦如此,然而隋末天下大乱,却给了他冲破桎梏、飞黄腾达的机会。  先是投奔李密帐下效力,不久之后得到重要被任命为“骠骑将军”,隶属于李勣麾下。武德元年,追随李勣投降大唐,几经辗转沉浮,幸得房玄龄之举荐被秦

    王召入“天策府”,任“车骑将军”,逐渐得到秦王赏识,视为心腹。

    武德九年,齐王李元吉至高祖皇帝面前告发他图谋不轨,高祖命有司将他缉拿审讯,他咬死不曾吐露半分,只得将他释放,由此更被秦王高看一层。

    待到秦王定鼎天下,因功封爵。

    但是自房俊崛起之后,仿佛天生克星一般,张亮屡屡受挫,堂堂贞观勋臣却沦落至房俊小儿辈的鹰犬爪牙,心中怎不郁闷?  按理说,房玄龄于他有知遇之恩,他对房玄龄也素来恭敬尊崇,彼此渊源颇深,怎么也得算是一条路上的伙伴。可房俊小儿却六亲不认,随他恣意打压、极

    其过分,尤其是李承乾登基之后,自己被任命看似六部之一的刑部尚书、实则专门干一些得罪人的事儿……

    若非主动投靠刘洎,哪里有今日上任“右金吾卫大将军”的美差?  左右金吾卫皆房俊昔日之班底,自己此番担任右金吾卫大将军可谓从房俊口中抢出一块骨头,定然使其恶心之至。可即便如此张亮犹不解恨,一边策马疾驰

    ,一边琢磨着如何将左金吾卫彻底收入囊中,断去房俊一臂。

    永安渠自长安城南安华门入城,北流出景曜门,流经禁苑,北注于渭水。  原左右屯卫、现左右金吾卫的军营自永安渠起向东,经由玄武门下绵延开去,作为拱卫京畿最重要的军事力量,两支军队各式兵种总计超过八万人,营房一

    座连着一座、一望无尽。  虽然天色尚未全亮,但两座军营已经热闹非常,一队队兵卒从军营之中开出直奔校场,行进之间小步奔跑、齐声呼喝、士气昂扬,炊烟一道道升起,人喊马

    嘶热火朝天。

    这样一支屡立战功、大唐军队序列之中最为精锐的部队即将收归自己麾下,让张亮热血奔流、豪气干云。

    房俊能够凭借这支军队横行天下、创下不世奇功,我也行!

    一队骑兵气势汹汹疾驰而来,早已引起军营注意,待到抵达营门处,早有卫兵提刀上前进行拦阻:“军营重地,来者止步,报上名来!”  张亮勒马止步,但他身边一个亲兵却策马继续上前几步,靠近卫兵,挥舞着手中马鞭劈头盖脸抽下去,口中呵斥:“放肆!此乃新任右金吾卫大将军,汝等瞎

    了眼吃了豹子胆,也敢拦?”

    卫兵猝不及防,被这一鞭子抽在脸上,顿时皮开肉绽惨叫一声,退了两步,被左右同伴扶住,十余个卫兵纷纷对张亮一行人怒目而视。

    有人愤然道:“军营重地,自有规定,无论何人必须亮明身份、取出印信,方可入内,吾等依照军令行事,何故出手伤人?”  那亲兵骑在马上傲然道:“废话,我家大帅乃是右金吾卫大将军,汝等顶头上司,军中之主,何须向你区区一个看大门的小卒亮明身份?速速闪开让出门路,

    莫要耽搁大帅履任!”

    十几个卫兵却站立不动,虽然知道来者正是新任主帅张亮,但平素的军规、军纪使得他们不敢渎职,依旧坚持:“请亮明身份、取出印信!”

    “娘咧!你个混账东西,不怕死是吧?老子今日便成全你!”

    那亲兵干脆丢掉马鞭,将腰间佩刀抽出……

    “常德,不得胡闹!将文书印信递给几位兄弟,验明无误之后再行入营。”

    张亮等到雪亮的刀子几乎落在卫兵头上,这才出声何止自己的亲兵。

    “喏。”

    常德收刀,驱马退后两步,翻身跳下马背,自怀中取出兵部签发的任命文书、主帅印信,交给卫兵验看。

    几个卫兵凑一处仔仔细细看了,确认无误,赶紧双手归还,而后单膝跪地,齐声道:“军规森严,吾等不敢触犯,若有冒犯大帅之处,还望海涵!”

    下马威已经使出来了,效果还不错,接下来就得他出面了,先示威、再示恩,软硬兼施才能尽快收拢人心。  当然,这些卫兵如此强硬,未必不是给他这个新任大将军下马威……这让张亮有所警惕,之前只想着从房俊手中抢夺了这支强悍军队,自此雄师在手、建功

    立业,却忽略了这可是房俊的班底,岂能老老实实雌伏于他人之下?

    或许从他抵达军营门口这一刻,一场争夺军队控制权的战斗已经开战。  张亮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目光幽深的看着这些卫兵,语气和蔼:“汝等亦是依照军规办事,何错之有?倒是哪位兄弟受委屈了,回头本帅让人给你送去赏钱一

    贯,去寻个郎中好好医治,再回家休息半月,伤好之后再入营中当值。”

    “喏!多谢大帅!”

    受伤的卫兵忍着痛,表达感激。

    卫兵们起身让开营门,等候张亮入营。

    张亮却不着急,把玩着马鞭,淡然道:“且先入内通禀吧,通知军中校尉以上将官前来此处,本帅先认一认人。”

    卫兵们一愣,心说你想认人也好、履任也罢,不应该前去中军帐么?

    不过却不敢多问,连忙应下,有两人飞奔入营内通禀,其余人则分散站在营门两侧。

    营门处一场小风波已经吸引了附近不少人注意,不禁窃窃私语,频频向这边张望……

    张亮端坐马背之上,脸色越来越难看。

    入营通禀的卫兵已经去了一盏茶时间,但军中将校却仍未前来迎接他这个新任主帅……

    是一时间未能将所有人集结?

    还是故意如此,落下他这个主帅的颜面?

    他还能忍,但他的亲兵却忍不住,常德凑到跟前,小声道:“这些混账怕是故意给大帅难堪,不如咱们直接闯进去,奴婢给您出出气!”

    张亮摇摇头:“稍安勿躁。”

    这是他的家奴,待在身边多年最是亲近,所以言语之中毫无避讳……

    但张亮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干,否则正中贼人的奸计,必然引起全军上下的反对与抵制,一旦闹大,搞不好他张亮就会成为整个长安的笑柄。

    常德无奈,只得退在一边。

    好在小半个时辰之后,营内终于有人出来。

    张亮眼睛微微眯起,怒火在胸膛之中升腾,因为除去通禀的卫兵之外,只有一个人前来迎接……  来人年纪很轻,二十岁左右,像貌俊朗英气勃勃,一身甲胄行走之间甲叶铿锵,来到张亮马前,单膝跪地施行军礼:“卑职右金吾卫长史王玄策,见过将军!

    ”

    张亮抿嘴不言。

    不仅只来一个人迎接,而且口称“将军”,而不是公认对于主帅的称呼“大帅”……  更为重要的是,这个王玄策乃是“东大唐商号”的总管,房俊的鹰犬爪牙,自己对于其担任右金吾卫长史一职事先毫不知情,由此可见把持了兵部的房俊的确

    在军中一手遮天,甚至可以在自己这个主帅履任之前随意将其亲信心腹安插进来。

    常德瞄了张亮一眼,马上大声喝叱:“放肆!大帅履任,军中将校居然不来迎接,如此不知规矩,你们是兵还是匪?”  王玄策诚惶诚恐:“大帅恕罪,非是吾等怠慢大帅,实在是事先不知大帅今日履任,这些天全军操练,所有将校全部下到各部军中,中军帐内唯有卑职一人,

    所以想要大家都来迎接,怕是要等一等……”

    理由合理,但张亮知道,自己哪天前来履任、全军操练就会在哪一天进行,这个操练根本就是给他准备的……

    他也算是乱世里冲杀出来的豪雄,沉得住气,淡然道:“我不急,那就等一等。”  王玄策却面色犹豫,迟疑一下,小心翼翼道:“好叫大帅知晓,按照军中规定,此番操练直至全部流程完毕,中途除非长安城发生大型变故,否则不得终止。

    而依照流程,最早傍晚、最晚午夜,操练才会全部完成……”

    “呵!”

    饶是张亮沉得住气,也被这番言论给气笑了,咬着后槽牙道:“是谁制定的这个规定?”

    这不摆明了针对他这个新任主帅吗?

    他还想着给别人一个下马威,结果自己却被人家反手来了一下狠的,打得脸啪啪响……  王玄策似乎知道张亮怎么想,忙解释道:“左右金吾卫整编成军之时,便定下多项规定,其中便有这么一条。还请将军莫要误会,绝非针对将军而来,毕竟事

    关两支军队将近十万兵马,任谁也不能凌驾于军规之上。”

    态度谦恭、诚惶诚恐,但话中之意却在告知张亮:别把自己当个人物……  张亮快要炸了。



重要声明:小说“天唐锦绣”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