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唐锦绣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 凶险重重


    .

    听闻李神符的命令,李道立面露迟疑。

    李神符花白的眉毛蹙起,问道:“怎地,暗中联络这么长时间,钱财流水一般花出去,难道还未有进展?”  李道立一脸难色:“进展自然是有的,很多人都给出了肯定的答复,虽然不会主动做什么,但承诺只要咱们这边掀起风浪,就会马上跟进……可叔王你也知道

    ,这等承诺跟放屁其实没什么两样,事到临头,谁知哪一个跟进、哪一个旁观、哪一个背刺咱们一刀?”  他本就反对暗地里串联那些宗室子弟、军中大将,毕竟这等攸关身家性命的大事,给再多的钱、承诺再高的爵位和官位也不管用,事到临头,进退之间连他

    们自己都不知怎么选。  李神符忍不住了,怒骂道:“蠢货!这种事本就只能意会、不可决断,到时候只需局势对咱们有利,他们自然知道怎么选,若局势不利,就算他们站在我们这

    边就能绝处逢生了?要的只是他们袖手旁观、隔岸观火,而不是毫无准备之下站到咱们的对面!”

    事先有些沟通、打好招呼,等到事发之时那些人就知道不能急于站队,这就是最大的利好。

    而不是骤然生变使得人人自危,慌乱之下向自己这边开战……

    你就算给一座金山银山,谁会赌上身家性命毫不犹豫的支持你?

    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能办成什么大事?

    李道立讪讪,不敢多言。  李孝协斜睨了李道立一眼,对李神符道:“叔王放心,我这边都已准备妥当,几个孩子已经散落各处,就近接触那些宗室子弟、军中将领,只待事变,马上予

    以规劝、拉拢!”  李神符这才面色缓和,夸赞道:“就是要这样办事,将所有事情都想在前头,尽最大的努力、做最坏的打算,而后全力而为、一往无前,是生是死、事成事败

    就交给上天决断!古往今来,哪一次窃夺国器不是凶险重重、九死一生?若无不成功即成仁之决心,趁早回家搂着婆娘抱着孩子,否则必然拖累大家!”

    李道立汗如雨下,忙道:“叔王息怒,小侄知错,定谨慎行事。”  他现在心中慌乱,虽然觊觎“从龙之功”,憧憬着他日如李孝恭那样大权在握被誉为“宗室第一郡王”,且封妻荫子、子孙昌盛,可事到临头,“谋逆”失败的严

    重后果依旧让他仓惶恐惧。

    可事已至此,这条船行入江心,要么横渡长河抵达彼岸,要么舟覆人亡一败涂地,哪里是他想下就能下?

    *****

    玄武门外,“百骑司”军营。

    入夜。

    营房之内,李君羡听着窗外的雨声以及远处传来隐隐的吵杂之声,只觉得心烦意乱,将手中文牍摔在桌案上。

    当年太宗皇帝设立左右屯卫拱卫玄武门,其后又从这两支军队当中择优抽调将校兵卒组建“百骑司”,所以军营也就放在距离左右屯卫不远的地方。  现如今左右屯卫已经裁撤,原班旧部以及各处抽调而来的精兵强将整编成为左右金吾卫,职权较之以往的左右屯卫大大增强,成为拱卫京畿最为重要的军事

    力量。

    新军初成,自然要大加训练,没日没夜的人喊马嘶之声吵得一墙之隔的“百骑司”不堪其扰……

    再加上如今宫内宫外、朝野上下暗流涌动,“百骑司”上上下下烦躁不堪。

    更别说今日白天的时候陛下居然掌掴皇后,宫阙震动……

    门外脚步声响,李君羡回头看去,便见到自己的副手李崇真迈步进来,施礼之后道:“末将见过将军,不知将军相召,有何吩咐?”

    李君羡回转书案之后坐下,目光幽深的看了李崇真一眼,问道:“郡王如何答复?”

    李崇真恭声道:“末将前去报讯,家父正与越国公谈话,末将报讯之后便即回来,家父未有答复,只是与越国公随即入宫。”

    李君羡无奈揉了揉额头,叹了口气:“一个两个都是老狐狸,不肯沾染半分,可宫阙之内暗流涌动,他们不出手的话,我又能为之奈何?”

    陛下掌掴皇后,不到半个时辰之内无数消息从禁宫送出,朝野咸闻,他设在暗处的岗哨却只察觉不到半数,另外一半的消息根本不知何人送出。

    原因很简单,必然是自己设立的岗哨泄露出去……

    堂堂“百骑司”统领,负责皇宫大内的禁卫,尤其是肃清内应、细作,如今却面对这个处处漏风的宫城束手无策。

    不是不能将那些人全部抓起来,而是那些人不过是一个眼线、一个喉舌而已,除去将有价值的消息向外传递,其余一概不知。

    不知自己的上线是谁,更不知主使是谁,这种眼线、喉舌就算拔掉,于事无补。

    况且其中牵连到陛下身边多人,自己贸然抓捕,一旦拿不到确凿证据,如何向陛下交代?

    最好的方法自然是由陛下自查,只需值得怀疑便可拿下,但这种事绝非他一个“百骑司”的统领可以参与,如果有人能够向陛下谏言那么做,最是合适不过。

    可自己故意将消息传递给李孝恭、房俊,这两人却视如不见、故作不知……

    一个两个的,太油滑了,不当人子!  按下心中郁闷,李君羡吩咐道:“对陛下身边那几个人盯紧了,他们吃饭、上茅房的时候都要确保在咱们的视线之内,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我都要清清

    楚楚的知道,不能有丝毫懈怠。”

    李崇真应下,略有犹豫,迟疑道:“皇后那边是否需要盯着?虽然帝后不和,可毕竟夫妻一体,若是皇后身边的人前往接触陛下……”

    李君羡一个头两个大。  皇宫不比外头,就这么大的地方,围绕着皇帝、皇后的人数都是固定的,盯紧一个人需要三、四个人,皇帝、皇后身边那么多人都要盯着,那得安排多少人

    ?这么多人陡然出现,岂不是打草惊蛇?  想了想,无奈道:“那也得盯着,相比于揪出那些虫子,陛下的安全更为重要,若是能够打草惊蛇让他们投鼠忌器,从此打消那些大逆不道的念头,倒也不错

    。”

    只是如此一来,逆贼不敢动手,“百骑司”自然无功劳可言。

    谁都认为“百骑司”大张旗鼓、杯弓蛇影,又有谁会知道他们为此付出了多少辛苦、牺牲了多少人手?

    李崇真颔首道:“末将遵命!”  李君羡看着这个跟随他多年的副手,想了想,叮嘱道:“你坐镇此间即可,派遣心腹之人去办事,你不要露面。现在风波凝聚、爆发在即,此事之后无论局势

    如何,我都很难继续担任统领一职。卸任之前,我会向陛下推荐你继任,想必到时候河间郡王也该致仕了,没人能挡住你的前程。”  父子同朝不是不行,但一个“宗室第一名帅”、威望绝伦,一个掌控皇家密探“百骑司”,忌讳就太大了,李孝恭一日不曾致仕,李崇真一日无法执掌“百骑司”

    。

    但李君羡对现在的局势有着清晰的认知,无论局势如何发展,他也好,李孝恭也罢,都必然要从现在的位置上退下去。

    只是不知自己是活着退下去,还是死后退下去……  言语之中拳拳维护之意,令李崇真非常感动,忍不住道:“将军何出此言?陛下宽厚,定不负将军往日之功绩,只需辅佐陛下挫败逆贼阴谋,自然危机尽除。

    末将年少不更事,难以担当大任,还需托庇于将军羽翼之下。”  李君羡起身来到窗前,看着窗外玄武门在雨夜之中的恢弘轮廓,轻叹一声,道:“雏鹰总要有翱翔天际之时,岂能久久于巢穴之中依赖老鸟之哺育?此时风云

    际会,正该是你等少年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扬名立万正在此时。”

    李崇真胸中激荡,知道李君羡此番言辞情真意切,遂不再推辞,单膝跪地、施行军礼,大声道:“多谢将军栽培,末将定不负将军之期望!”

    大丈夫堂堂七尺躯,谁不是傲骨嶙峋、豪气冲霄?

    有房俊那等标杆立着,满天下自诩才能不凡之辈自然憧憬、向往,都想提三尺剑、立不世功!

    当机会降临面前,岂能犹犹豫豫、优柔寡断?

    自当迎难而上、建功立业!

    李君羡来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膀,温言道:“起来吧。从现在开始,你坐镇军中、不准离开,更不能回去家中,要与郡王断开所有联系,你可能明白?”

    李崇真起身,颔首道:“末将明白!”

    他要监视陛下身边的人,但这些人背后的身份极其复杂,谁也不知道牵涉到哪一个,一旦出现意外,极有可能被攀扯到他身后的河间郡王府。

    必须与父亲、与家中划清界限。

    否则非但河间郡王府被彻底卷入旋涡之中,他的父亲李孝恭也难以撇清……

    李君羡转身回去书案之后入坐,拿起文牍翻阅,面色淡然:“去办事吧。”

    “喏!”

    李崇真大步走出营房。

    迎面雨水打来,丝丝沁凉,心中却火热。  立不世功,正当时!



重要声明:小说“天唐锦绣”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