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诛仙 正文 第七集 二 -- 五章


    .第七集 第二章往事

    更新时间:2008-2-27 16:04:43 本章字数:6451

    气氛不知什麽时候开始,显得有些压抑,田不易缓缓伸直身体,脸上神情阴晴不定,看不出他心里在想著什麽。

    萧逸才沉默了一会,道∶田师叔,这件事我也犹豫了许久,但一想总不好瞒著你┅┅

    田不易深深呼吸,点头道∶萧师侄,我明白你的意思,多谢你了。

    萧逸才点了点头,又似想起了什麽,道∶田师叔,我看张师弟虽然与鬼王父女认识,但似乎也还未入了邪道,只是魔教中人阴险毒辣,张师弟年纪又轻,只怕多半会有些危险。

    田不易哼了一声,面色如霜,冷冷道∶那个畜生,看我回去怎麽教训他!

    萧逸才向他看了一眼,道∶田师叔,我有句话,不知┅┅

    田不易道∶你说。

    萧逸才道∶是。田师叔,我之所以私下与你讲张师弟这件事,便是希望在事情不要闹大之前,你能好生处理。苍松师叔向来掌管青云刑罚,性子又颇为刚强,若为他所知,只怕张师弟┅┅只是他毕竟是你门下弟子,而且这些年来你想必也花了不少心血在他身上,若真要闹大了,你和苍松师叔面上都不好看。所以┅┅他压低了声音,道∶若是张师弟并无犯什麽大错,你私下教诲一番,也就是了。

    田不易抬起头来,深深看了他一眼,忽地道∶萧师侄,你果然有大将之风,也不枉掌门师兄这般看重你。看来日後掌门之位,非你莫属了。

    萧逸才微微低头,道∶田师叔你过奖了。

    田不易此刻脸色已经一切如常,淡淡微笑道∶好吧!你也快些歇息吧!这次你的好意,我大竹峰一脉会记住的。

    他不知是有意无意,在大竹峰三字之上,加重了口气。

    萧逸才却似什麽也听不懂一般,微笑道∶师叔太客气了。

    田不易点了点头,站起身走了出去。

    田不易独自一人站在树林里的僻静处,负手而立。

    这时已是夜深,苍穹上繁星点点,明月高悬,明亮的月光透过森林里繁茂的枝悠醒来,只觉得胸口烦闷,很是难受,此刻忽听到有人咦了一声,一只白皙的玉手伸了过来,在他胸口轻轻推拿了几下。

    片刻之後,原本郁积在胸间的气血,彷佛通畅开去,连他的精神,也顿时好了不少。

    张小凡抬头一看,见是师娘苏茹,正扶著自己,微笑不语。

    他脸上一红,低声道∶谢谢师娘。

    苏茹柔声道∶你没事吧?

    张小凡点了点头,道∶现在就是有些疲惫,其他没什麽了?

    苏茹微笑点头,忽地轻声笑道∶那就好了,现在看你师父为你出气!

    张小凡吓了一跳,顺著苏茹目光看去,一时为之震动。

    黑暗的苍穹之下,低沉的黑云之间,赫然竟有炽热而闪耀的光团,映亮了半个天际,连乌云的边缘,也彷佛镶上了光边。

    田不易如上古的火神,傲立在云端,将那赤焰幻化燃烧的火焰,化做满天飞舞的火龙,撕开乌云,冲上九天。

    而吸血老妖,竟已是不见踪影,却见在云边天上,赫然有巨大骷髅,嘶吼狂啸。风云变化,有幽厉血光,冲天而起,与那火龙厮斗不止。

    满天黑云,此刻都已沸腾不止,翻滚咆哮,从地上望去,那两人有如九天神魔,愤怒决杀。

    张小凡只看得心动神驰,对师父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只见火龙狂啸,声动四野,出没云间,真个有惊天动地之威,倒和前些日子在黑石洞下,三尾妖狐用玄火鉴召出的火龙有些相似,但威势却大得多了。

    想到这里,他身子忽地一震,只觉得从自己右手臂上的玄火鉴处,忽然有一阵热气腾起,像是受了什麽刺激一般,走遍全身。

    正在他身边的苏茹忽有所感,转过头来,看了看他,眼中有关切之色,问道∶小凡,你身体怎麽突然这麽热,不会是伤後发热吧?

    张小凡吃了一惊,不想师娘感觉如此敏锐,一时不知道说什麽好,只得呐呐的道∶没、没什麽┅┅

    苏茹皱眉,正想细问,忽然感觉到什麽,转过头向後看去。只听得森林中脚步阵阵,不过片刻,从各个角落竟是走出了百馀人来,都是正道中人。天音寺的法相、法善,焚香谷的李洵、燕虹都在其中,而走在最前面的,便是苍松道人。

    苏茹站起身来,笑了笑道∶苍松师兄,你们也来了。

    苍松微微点头,淡淡道∶田师弟在这里大展神威,惊天动地,我们也不是瞎子聋子,就过来看一看了。

    苏茹眉头微皱,觉得他话中隐隐有刺,但还不等她说些什麽,跟在後面的大竹峰弟子,却已看到了张小凡身上血迹斑斑,脸色憔悴地坐在地上。

    田灵儿失声惊呼,跑了上来,宋大仁、杜必书、何大智脸上也有焦急之色,跟在她的後面。不料他们才跑了几步,忽只觉得白影一闪,竟是有个身影比他们更快地冲了上去,仔细一看,却是林惊羽。

    只见林惊羽闪身到张小凡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抓住他的胳膊,面色微微苍白,道∶小凡,你没事吧?

    张小凡感觉到他眼里的担忧,心中一暖,点头微笑道∶我没事了,无妨。

    林惊羽上下看了看他,又瞧了他胸口伤处一眼,这才放了心,长出了一口气,道∶是谁伤了你的?

    张小凡向上一指,道∶就是那个妖人,听我师父刚才叫他,好像是什麽吸血老妖?

    林惊羽身子一震,看来他倒知道这个魔头,讶道∶这老家伙居然也出世了?说罢,抬头向上望去。

    这时田灵儿等人也来到张小凡的身边,问长问短。张小凡看著田灵儿关切的目光,却低下头去,低声地回答著师兄们的问题,表示自己已经没有大碍了。

    这时天空中激斗正酣,林惊羽站在张小凡身边,抬头看了一会,忽然道∶小凡,想不到你师父平时看起来不怎样,但道法居然如此之高!

    田灵儿一听,心中有气,自从当年她在家门口败给了林惊羽,心里便看这小子很不顺眼,当下哼了一声,道∶我爹道法精深,哪里是你这个龙首峰的小子能看得出来的?

    林惊羽眉头一皱,转头看来,却见田灵儿目光逼视,毫不示弱,不由得怔了一下,然後忽然一笑,道∶田师妹,奶说的是。

    田灵儿反而窒了一下,没料到这个当年趾高气扬的少年,如今修养突然变得好了,但看林惊羽面带微笑,却是往另一处看去。她顺著林惊羽的目光,却见他正和站在远处苍松道人身旁的齐昊相望,相视微笑。

    田灵儿何等聪明,转眼便想到,林惊羽必定是因为一向尊重师兄齐昊,所以才不好意思和自己争辩。虽然她自己心里也没什麽不好意思的,但此刻目光与齐昊相接,仍是止不住的心中一甜。

    站在一旁的苏茹眉头轻皱,刚才这几个小辈的话她都听在耳中了,说者无意,听者却是有心,片刻之後,她悄悄向苍松道人看去,只见苍松道人仰首观望,面无表情,但眼神炯炯,目光闪烁,一直盯著田不易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麽?

    这时,只听著狂风呼啸,天空中火焰四射,血光冲天,显然那二人斗法已到了最要紧的时刻,苍松道人忽地冷冷道∶想不到这吸血老妖居然如此胆大,敢来此处挑衅。齐昊!

    齐昊就站在他的身边,踏上一步,道∶师父,有什麽吩咐?

    苍松道人向天空中望了一眼,道∶你田师伯胜算已定,那老魔头撑不了多久了,你带人在四周布置一下,这一次绝不能让这妖孽跑了。

    齐昊应了一声,伸手招了招,把林惊羽也叫了回来,然後转身知会其他几大门派如法相、李洵等人,正自商量。

    苏茹缓缓走到苍松道人身边,微笑道∶苍松师兄,你怎麽看出不易要胜了?

    苍松道人看了苏茹一眼,原本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苏师妹,奶又要开我这个不成器的师兄玩笑了吗?

    苏茹摇头笑道∶给我十个胆子也不敢在您头上开玩笑了,我可是诚心请教的!

    苍松道人笑了笑,道∶苏师妹奶向来聪慧,资质远胜我这个不成器的师兄,何必太谦。吸血老妖虽然道行不低,又有血骷髅在身,看起来血光冲天,凶悍无匹。但我观其声势虽凶,本尊法宝所在右上三分处,血色红光却似不纯,血骷髅似有小小破损。这在平日自然不算什麽,以这妖孽的道行,回去稍加炼化,自然无事,但如今在田师弟面前,却是他最大的破绽。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眼中深处彷佛有一道寒芒闪过,但声音还是依然平和,道∶反看田师弟,从容不迫,以青云法诀驾驭赤焰神剑,竟已可化出赤火真龙,血骷髅红光虽盛,但与赤火真龙一触即退,已非其敌。而且田师弟目光敏锐,招招直攻血骷髅右上三分处,吸血老妖看似嚣张,其实已是左支右绌,必败无疑。不知道苏师妹看来,我说的可有错吗?

    苏茹微笑道∶师兄慧眼,我也是听你说了,才知道的。

    苍松道人淡淡一笑,转过头去,仰首眺望,忽然压低了声音,但语调平和,缓缓道∶苏师妹。

    苏茹道∶什麽,苍松师兄?

    苍松道人目光依然放在半空中激烈斗法的两人身上,口中却分明而清晰地道∶田师弟自从百年前一举突破太极玄清道上清境界,这些年来,看来道法上又是突飞猛进吧!

    苏茹心头一震,但脸上没有表露出来,微笑道∶苍松师兄你太过奖了,不易他哪有掌门师兄和你的大才┅┅

    苍松道人缓缓摇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百年前我们正道一举击溃魔教,我和田师弟、风回峰的曾师弟、朝阳峰的商师弟,以及长门的万┅┅

    苏茹忽然低声喊了一声∶苍松师兄。

    苍松道人一震,似是想到了什麽,点了点头,又道∶┅┅我们几人追杀魔教中的几个魔头,深入蛮荒,便在那时,田师弟已突破到了上清境。万师┅┅那个人,便对我们说道,田师弟看似驽钝,但内里聪慧,尤其心志坚毅不拔,更是难得,将来於道法修行之上,前途必定不可限量。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道∶苏师妹,那个人,奶也是认识的,他所说的话,他的目光见识,想必奶也不会有疑问吧!

    苏茹淡淡一笑,却没有言语,只转过头去,仰望天空。

    吸血老妖人在半空,厉啸连连,模样凶狠之极,但心里却是越来越惊。百年前他也曾与田不易交过手,那时此人虽然道行已然不低,但自己凭这吸血**,仍然有把握胜之。

    不料百年之後,再度交手,此人道行竟然突飞猛进,由那赤焰仙剑上化出的火龙,次次都与他以吸血**催持血骷髅所发出的幽厉血芒硬撼,非但不落下风,更有渐渐压倒之势。

    最令人头疼的还不止这些,刚才他与张小凡斗法时候,看他是个青云小辈,一时大意,五鬼御灵法阵却被他莫名其妙地破去了一只命鬼。

    其实这也难怪吸血老妖想不通,他的血骷髅本是鬼厉之物,若是遇上了正道传说中的一些无上神兵,比如陆雪琪的天琊神剑,自然会有些生克,以他的道行见识,自然也会加倍小心。

    只是张小凡这小子的法宝烧火棍,却实在太过古怪,从头到脚没有一丝一毫的神兵气息,真说起来,因为煞气极重,倒是比较像吸血老妖的邪门法宝,吸血老妖看了之後,便不放在心上。

    不料张小凡手中的烧火棍,噬血珠吸噬活物精血,对吸血老妖的鬼物无可奈何,但另外的一半──摄魂,却是传说中焚炼阴灵厉魄数千载而成的无上邪物,正是世间幽魂鬼厉之物的老祖宗。适才激斗中被张小凡以本身精血催动,插入命鬼之体,登时就把命鬼化了个乾乾净净,比什麽正道神兵都要乾脆无比。

    换了平时,吸血老妖顶多也就是吃惊一下,因为张小凡毕竟道法修行与他相差甚远,适才吸血老妖一驭起看家本事,张小凡便是不敌。但等他对上了道行非但不低於他,更似隐隐有胜过之势的田不易,这小小的隐患便显露出来了。

    五鬼御灵法阵和吸血**,都是用血骷髅所催动,命鬼突然被破去一只,血骷髅之上登时也受了细微破损,而此刻,却已成了吸血老妖最大的危险。

    田不易身居青云门大竹峰首座近百年,非但道行远胜张小凡,见识眼光、斗法经验更是胜他百倍,两人交手不过数个回合,便看出吸血老妖的血骷髅上有一处居然光色不纯,立时便全力向此处攻去,刚开始还没什麽,但时间一久,吸血老妖便觉得吃力无比。

    只见天空中火龙嘶吼,张牙舞爪,吸血老妖化身的巨大骷髅,渐渐光色黯淡,反观这火焰炽热,几乎把整个夜空都染做了赤色。

    吸血老妖心中叫苦,暗恨自己过於托大,以为这百年来自己苦心修炼,除了正道中那几个顶尖之人,便不惧怕其馀。这次前来,他其实也是暗中询问过,知道了那几个自己深深忌惮的人都未前来,这才放心,不料如今事过百年,这田不易道行进境竟是如此之快。

    他正焦急处,目光无意中向下一望,登时又吃了一惊。只见地面上人影晃动,怕不有数十人以上,看那服饰样子,多半都是正道中人,其中更有几个面熟之人,尤其是站在最前头的苍松道人,当年也是追杀他的青云诸人之一。

    吸血老妖这一下更是心寒,立刻便有去意。

    便在他心神一闪之时,突然间前头火龙狂啸,声若惊雷,吸血老妖大吃一惊,抬头看去,骇然变色。只见半空中火龙突然火光大盛,片刻之後却不攻来,反而如长鲸吸水一般缩回到田不易手中,再度化做赤焰仙剑,而那残馀的火光,竟未稍退,直照亮了整个苍穹。

    田不易面如严霜,神色肃然,赤焰横在胸前,左手握住法诀,脚踏七星,在半空中连行七步,赤焰仙剑霍然刺天,口中诵诀∶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地面之上,尤其是青云门中,一片哗然。在场众人,尤其是大竹峰弟子,更是一个个神情激动无比,就连旁边的苍松道人,脸色也微微苍白。

    原本低沉的乌云顿时翻涌,如开了锅的沸水,天地间风声萧萧,片刻後更是从那黑云深处,传来隆隆雷声,几乎就在那两个人的身边,炸响开来。

    刹那间,天动地摇!

    整个流波山彷佛也震动不已,而在这座海岛的周围,原本平静的海水,也不可思议地沸腾起来。

    一道彷佛来自远古的电光,在天际一闪,忽地而起,刺破黑云,撕裂长空,如骄傲不可一世的神明,落入凡间,停在那燃烧的剑尖。

    那一个瞬间,天空中的人,忽然看不见他的身影,那炽热而耀眼的光芒,遮盖了这片天地世间。

    有风,吹过。

    拂起了,所有人的衣裳┅┅

    天地间,忽然一片肃杀宁静!

    突然,惊雷再响!轰然声中,天地变色,那一道巨大无匹的光柱,激射而出,洞穿了所有黑云,亮过了夏日赤阳,一往无回、势不可挡地冲向吸血老妖。

    片刻之後,吸血老妖被一片光芒盖过了,就连血骷髅的红光,也在瞬间全部消失。

    一道身影,从那云层之上,掉了下来。

    田不易紧握赤焰,深深呼吸,脸色微微有些苍白,但他立在云端的模样,恍如天神。

    在最初的震惊安静之後,正道的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片喧哗,惊佩之声不绝於耳,大竹峰弟子个个面有得色,张小凡亦是看得目瞪口呆,崇拜得五体投地,目光好不容易离开了田不易,只见周围人个个是面带笑容,田灵儿更是开心喜笑。

    欢喜之馀,张小凡突然想到什麽,转头向小竹峰处看去,果然看见陆雪琪正默默仰望,盯著半空中田不易的身影,怔怔出神。

    同样的一式神剑御雷真诀,但在田不易手中,威力却比陆雪琪大了何止十倍?

    吸血老妖面红如血,身子不受控制一般掉了下来,苍松道人哼了一声,向齐昊等人使了个眼色。齐昊会意,一挥手,顿时正道中跃出了六、七个弟子,一起向吸血老妖掉落之地冲去,同时手中法宝齐出。

    吸血老妖在半空中,身子剧颤,双手急挥,似要反抗,但没动两下,面上红光一闪,赫然喷了一口鲜血出来,瞬间面如死灰。

    众人大笑,都看出这老魔头已然无力反抗,眼看著齐昊等人就要生擒活捉吸血老妖,忽然只听著苏茹突然失声叫道∶小心!

    齐昊、林惊羽等人心中一惊,只觉得眼前突然一花,片刻间紫芒、黑气闪过,数股大力从黑暗处突袭而来,飞在最前面的两人,一个青云弟子和一个天音寺僧人,立刻被打的口吐鲜血,倒飞回来。

    齐昊等人大惊,硬生生顿住身形,但只片刻间那些力道已然冲到他们面前,铺天盖地、排山倒海一般涌了过来,齐昊大呼∶快退!

    同时,他紧咬牙关,手中的寒冰仙剑一闪再闪,瞬间在身前连布七道冰墙,洛up门和同道之人掩护。但还等不到其他人退回几步,这些大力已撞上冰墙,狂猛如破竹之势,摧枯拉朽般冲垮冰墙,直冲过来。

    齐昊首当其冲,片刻间几乎连呼吸都止住了,却见绿芒闪过,竟是林惊羽见大师兄情势危急,不顾一切驭起斩龙剑冲了过来。

    齐昊失声道∶林师弟,你快走!

    只是这些力道如排山倒海一般,何等之快,转眼间就冲到面前,眼看著这二人如巨浪小舟,行将不免,只得闭目待死,却忽然只听著後头有人大喝∶

    妖孽!

    风声骤起,片刻间那些古怪力道如遇上对手,乒乒乓乓连响了一阵。风声大作,忽又停止,齐昊与林惊羽二人被人拉住衣领,直向後跃出了数丈,好歹是拣了一条命回来。

    二人定了定神,只见救了齐昊的是苍松道人,把林惊羽拉回来的是苏茹,而此刻与他们一起站在最前头的,还有几位都是其他门派,诸如大力尊者等前辈,也包括了不知何时从云端落下的田不易。

    远处,只见紫芒黑气闪动,片刻後将落下来的吸血老妖接住。一阵晃动,现出几个人来,而在他们身後的树林之中,同时也响起了无数脚步声。黑暗中阴影重重,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藏在里面,只看现身走出的那数十人,多半是魔教中人。

    张小凡吃了一惊,站了起来,只见站在魔教中人最前头的几人。接住吸血老妖身子的正是鬼王,而在他身边的,却赫然还有三人,一个是光头秃顶的老头,一个是样貌凶悍但身材却十分矮小的侏儒,至於还有一个,却是个白面书生,潇洒出众,面上笑吟吟的,看不出有一丝邪气。

    正道这里,苍松道人与旁边田不易等人对望一眼,眼角彷佛也微微抽搐,哼了一声,冷冷道∶好啊!好啊!你们这些老家伙,终於一个个都出世了。

    第七集 第五章青龙

    更新时间:2008-2-27 16:04:44 本章字数:6666

    这时旁边早有人过来扶住吸血老妖,那个秃顶老头似与吸血老妖颇有交情,走到他身边低声问些什麽。鬼王空出手来,微笑却不言语,神情大是轻松,丝毫没有大敌当前的感觉,站在他旁边的那个白面书生,与他对望了一眼。

    苍松狗道,还记得你家爷爷吗?突然,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正道这里的年轻弟子一起皱眉,却见出声的是那个模样凶悍的侏儒,此刻只见他死死盯著苍松,眼露凶光,几如一只恶狼一般。

    苍松冷笑一声,道∶妖孽,还记得当年那一剑吗?

    此言一出,众人只见那侏儒脸上肌肉扭曲,咬牙切齿,显然恨之入骨。但见他慢慢点头,用手在胸口从左肩向右方向,斜斜地划下,恶狠狠道∶好,好,我没忘记,想不到你也记得,那就太好了。这一剑,我自然要还在你身上。

    苍松哼了一声,不去理他,视线转到了一直站在一边,神色从容的那两个人身上。

    苏茹面色凝重,以她的目光,自然也看出了这几人个个道行匪浅,绝不弱於刚才的吸血老妖,只怕多半都是魔教中久不出世的老魔头。

    此刻听到苍松道人与那侏儒的对话,苏茹轻声对站在身边的田不易道∶这些人是谁?

    田不易脸上的神色也不好看,眉头皱在一起,道∶这个侏儒叫百毒子,是魔教万毒门的;那个秃顶老儿是碣石山的端木老祖,在魔教中一向独来独往。这两个人和吸血老妖,都是百年前我们追杀的魔教馀孽。至於旁边那两人,一个看来就是萧逸才说的魔教鬼王宗这一代的宗主,但那个白面书生,我也不曾见过。

    苏茹倒吸了一口凉气,百年前那一场正魔大战,她修行未成,并未与田不易、苍松道人等一起深入蛮荒。但这几人的名字当年却是如雷贯耳,尤其是百毒子和那端木老祖,恶名昭彰,比起那吸血老妖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在这时,那个秃顶的端木老祖突然回过头来,向正道诸人这里扫了一眼,忽地尖声道∶万剑一呢!万剑一那狗贼怎麽没来?

    青云门年轻弟子都是一怔,不知他说的是什麽,但田不易、苍松道人、苏茹等人却是霍然变色。田不易冷冷道∶万师兄道行精深,上通天道,早已经羽化登仙了,只有像你这般妖魔小丑,兀自在此狂吠!

    魔教那几人都是一怔,百毒子与端木老祖,包括这时才缓过气来的吸血老妖,一起失声道∶死了?

    站在一边的鬼王与白面书生,身子亦似微微一震。

    万剑一,这个在青云门年轻一代耳中从未听闻的名字,对这些个魔教巨头来说,竟彷佛似有魔力一般。只见这几人对望一眼,神色间颇为微妙,脸上憎恨之色尤重,其中夹杂著一丝畏惧,但这些却怎麽也盖不去,他们眼底深处那一片喜悦之色。

    端木老祖脸上神色复杂,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嘴里咕哝了几句,众人也没听清他说了什麽,但最後一句倒是说得比较清楚∶嘿嘿,想不到这狗贼居然也会死,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

    说著说著,此人竟是忍不住狂笑起来。

    青云门这里的人,都变了脸色。苍松道人盯著他,忽然冷笑道∶你笑什麽?他虽不在,但青云门下,对付你这等妖魔小丑,多的是降妖伏魔之人。

    呸!旁边传来不屑之声,却是那个百毒子,恶狠狠道∶我们不能亲手杀了这厮,实难解心头大恨,迟早有一日我们要杀上青云,将他挫骨扬灰,让他死了也不得安宁!

    吸血老妖在後面怪叫道∶不错,正要如此,不然难消我这百年深仇!

    正道中人无不变色,见这些魔教妖孽个个凶狠残暴,言下之意连逝去之人也不放过,大是愤慨。

    田灵儿悄悄向旁边的大师兄宋大仁问道∶大师兄,这位万┅┅万师伯是谁,好像厉害之极,连这些魔教妖孽都极怕他,怎麽我们从来没听说过?

    宋大仁脸上神色一动,欲言又止,苦笑一声,道∶小师妹,等有空回山了,奶自己问师父师娘吧!

    田灵儿一抿嘴,哼了一声,微嗔道∶不说就不说,我自己问娘去。说著就要走上前去。

    张小凡看在眼里,心中一急,伸手拉住了她,低声道∶师姐,现在大敌当前,奶别上去,我们稍後再问吧!

    田灵儿看了看前边,见场中气氛果然紧张,便停下了脚步,回头向张小凡笑了笑。

    张小凡心中一热,不料突然前方又传来一声冷哼,满是怒意,却是在魔教那一边。张小凡抬头看去,只见在鬼王身後,碧瑶缓缓现身,远远地盯著自己。

    不知怎麽,张小凡心里一惊,下意识地松开了拉著田灵儿的手。

    远处,小竹峰诸人处,陆雪琪缓缓从张小凡身上收回目光,落到了前方碧瑶的身上,默默端详著她。

    这时,一直紧皱著眉头沉默不语的大力尊者,突然开了口道∶百毒子,端木老妖,当初你们侥幸得脱,就该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才是。今日居然还敢出来作怪,可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呸!那几人一起咒骂,粗言秽语,不绝於耳。

    大力尊者微微变色,忽见一直站在旁边的那个白面书生走上一步,微笑道∶这位多半便是金刚门的大力尊者了吧?

    大力尊者看了看他,道∶不错,你又是谁?

    那白面书生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只自顾自地道∶若是当年的万剑一站在这里,说了你刚才的那番话,我们这些你们眼中的妖魔小丑,还会有点顾忌。不过若是凭你金刚门那些三脚猫的道行法术,还是躲到青云门那些人的背後去吧!

    魔教众人大笑,甚至连他们背後,那片黑暗的树林中,也隐隐传出了嘲笑声。

    大力尊者的脸立刻就涨得通红,神色愤怒之极,但在他旁边的青云门苍松道人与田不易、苏茹对望一眼,眼里却都有担忧之色。只从那片笑声中,便知魔教非但强援已到,便是在人数上,也多了许多。

    这一战,只怕是艰险无比。

    混帐!一声大喝,突然响起,却是站在大力尊者背後的石头腾身而起,不甘师父被辱,破煞法杖金光大盛,向著那白面书生急冲而去。

    田不易等人都吃了一惊,大力尊者急喝道∶石头,回来,不可轻举妄动!

    但石头猝起发难,速度快极,转眼破煞金光已冲到那白面书生面前,却只见白面书生并无慌乱神色,只抬起右手,掌心隐有青光一闪,正对著冲过来的破煞法杖。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破煞金光已如离弦之箭,轰然撞上了白面书生的手心,瞬间众人眼前一花,只见金光闪烁,空气里丝丝乱响,竟是看不到那个白面书生的身影了。

    正道中年轻弟子欢声雷动,但为首的苍松道人与田不易等人,脸色却都沉了下来。

    片刻之後,金光渐渐黯淡下来,众人哑然,但见场中那白面书生面色从容,只用一只手竟然抵住了石头莫大威势的破煞金光,任凭石头在半空中如何催动,竟是不能再进分毫。

    只听他笑了笑,道∶年轻人,回去再好好修炼一百年吧!

    说罢,右手猛的一挥,众人只见又是一道青光闪过,石头如受重击,整个人向後飞去,而破煞法杖却是在一声锐响之後,冲天而起,飞了老高。

    大力尊者腾身而起,将受伤而回的石头接住,仔细一看,知道不过受了些振荡,并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但怒气更增,身子一转,就要出手。

    但旁边突然伸过一只手来,拉住了他,却是苍松道人。只见他面色如霜,冷冷道∶阁下究竟是谁,这枚失踪千年的乾坤清光戒,怎麽会在你的手上?

    大力尊者一怔,失声道∶什麽,乾坤清光戒?

    在场之人,包括魔教那边,十人中倒有八人耸然动容,张小凡心中好奇,低声问宋大仁道∶大师兄,这法宝很厉害吗?

    宋大仁一脸惊愕还未恢复,点了点头低声道∶我以前听师父说过,这枚戒指是极厉害的法宝,乃是九天神品,但已经失踪千年,不想今日又再重现世间!

    张小凡倒吸了一口凉气,只听得那白面书生对著苍松道人微笑道∶在下乃是无名小辈,如今在鬼王宗主麾下,做一马前卒耳。

    鬼王微笑摇头,道∶龙兄,你自谦太过了。

    站在旁边的百毒子、端木老祖,还有此刻也走了过来的吸血老妖,几乎同时向这个被鬼王称呼龙兄的白面书生看去,却见他右手此刻笼在衣袖之中,根本看不清手中物品。但听刚才苍松道人如此肯定,而这白面书生又不否认,多半便是真的拥有这枚神品戒指了。

    一想到传说中这枚神戒的种种异能,修真炼道之人又无不是对法宝看得极重,当真便是全身发热。不过他们三人虽然与这白面书生同时出现,却并非同路而来,也不曾见过此人,只知道他们到後不久,鬼王身旁就神秘地多出了这麽一个道行极深的高人。

    当下百毒子又狠狠地盯了他的右手一眼,转头对鬼王道∶鬼王宗主,这位兄台我们也从未见过,倒不知道鬼王宗何时出了如此高人?

    鬼王笑了笑,道∶百毒道兄,我们鬼王宗乃是圣教小派,自然是比不上你们万毒门的。

    百毒子哼了一声,他身属魔教四大派系之一的万毒门,此次乃是受门主所托来此荒僻之地,说起来,这也真是他百年来首次出山。

    但不出世归不出世,魔教中的事情他仍然清清楚楚∶如今的魔教以四大派系为首,万毒门、合欢派和长生堂都是八百年前黑心老人去世之後,炼血堂败落时方才兴起的大派,历史悠久,根深蒂固。唯独这鬼王宗一脉,却是三百年前突然兴起,门下高手如雨後春笋一般纷纷冒头,两百年间就已经与另三派共分魔教天下,令人称奇。

    魔教之中,势力倾轧无所不在,各大派系无不想达到当年黑心老人在时,炼血堂呼风唤雨的那种地步。只是各门势力相当,就连剩下的众多魔教小派系,也多各自依附四大宗派,难分上下。是以虽然暗地里勾心斗角,但表面上众人却也勉强保持著和气。

    百毒子来此之前,万毒门门主亲自嘱咐於他,让他一定要找机会刺探鬼王宗内,到底有何秘密?到底实力如何?这些年来,魔教界中,暗地里都在流传著一个传言,那就是传说中魔教无上的圣典经卷天书,已然落在了鬼王宗的手里。

    而此刻,天书还不见踪影,这枚失踪千年的乾坤清光戒却突然出现,百毒子心里震骇,只觉得鬼王宗内里实力,直是深不可测。但他面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看起来比哭还难看就是了∶宗主说笑了,如今谁不知道鬼王宗如日中天,不过这位龙兄我们的确不曾见过,很想认识一下。

    鬼王深深看了百毒子一眼,眼中精光闪动,忽地一笑,道∶道兄说的也是,反正日後也要相见。你应该知道三百年前,在上一代鬼王麾下,我们鬼王宗里有四大圣使吧?

    百毒子神色一变,端木老祖却已失声道∶什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个人,居然还活著?

    白面书生与鬼王微笑著对看一眼,向著众人微笑道∶诸位好,我是青龙。

    正道那边,反应还不如何激烈,但百毒子等魔教中人却是耸然动容。三百年前,鬼王宗刚刚崛起的时候,门中除了上一代鬼王,便是这所谓的四大圣使为根基力量,就此势力日涨,在魔教中几经厮杀暗斗,经历无数腥风血雨,终於有了今日局面,这四人实力,可想而知。

    只见青龙忽然叹了一口气,转头对鬼王道∶毕竟还是老了,你看对面那些正道的年轻人中,个个面有疑惑之色,多半是没听过我的名字。

    鬼王笑道∶龙兄何必多虑,後进晚辈,少见多怪,只要假以时日,龙兄之名,必定重新威震天下。

    青龙大笑,笑声中向著自己右手看去,彷佛还有些隐约的凄凉。

    砰,一声大响,众人吓了一跳,向那声响处看去,原来是刚才石头的破煞法杖,激射向天空,直到此刻方才掉落下来。

    场中,一时安静下来,正道这里,多数人皱著眉头,凝神戒备。这一次魔教复兴,实力之强,已经超出了意料之外,而且看这形势,还有更多更深的势力,隐藏未出。

    而魔教那一边,却一样是各怀鬼胎,端木老祖还好些,他无门无派,只是与吸血老妖要好,所以站在他这一边。但百毒子和吸血老妖都是万毒门中重要人物,此刻相望无语,对这鬼王宗已是深深警惕。

    只有鬼王与青龙站在那里,神态从容,青龙似乎低声说了些什麽,鬼王微笑著摇了摇头,却彷佛不经意间,向张小凡处望了一眼。

    夜渐深沉,海风呼啸,远方茫茫大海之中,深夜里那阵阵莫名的长啸之声,彷佛也越来越近,渐渐清晰。

    田不易与苍松道人对望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有退避之意。旁边的苏茹咳嗽一声,轻声对苍松道人道∶苍松师兄,如今妖孽势大,我们不如暂且避退,回山与掌门师兄商议之後,再做决策,如何?

    苍松沉吟半晌,决然点头道∶师妹说的是。说著向田不易看了一眼,田不易缓缓点头。

    苍松道人正欲开口,忽又想起了什麽,向左右看了看,皱了皱眉,低声道∶萧逸才呢?怎麽一个晚上都没看到他?

    站在他身边的齐昊闻言,走上一步道∶师父,刚才出来时候,萧师兄说他身子不大舒服,就没有跟出来。

    苍松道人脸色一沉,哼了一声,但终不能在弟子们面前说什麽,只得转过头去,正想对其他几派诸如法相、李洵等人说话,突然,在他们人群背後,传来了一声惨叫。

    众人耸动,一阵混乱,只见数个站在後边的正道年轻弟子,身负重创,踉踉跄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一身皆是鲜血,嘶声大呼∶後面有魔教的人!

    黑暗中,古老的森林里,彷佛有无数凄厉笑声响起,田不易等人脸色大变。自从鬼王等人一现身,众人的注意力就被那些老怪物所吸引过去,不料魔教中人诡计多端,暗中却派人包抄後路,猝起发难。

    只在这一瞬间,森林中光芒闪烁,竟是飞出无数法宝杀来,正道中人纷纷驭起法宝还击,但一来出其不意,二来魔教徒众竟远比他们想像的要多,登时便处於下风。

    苍松道人面色阴沉,大喝一声,腾空而起,不料还不等他有何动作,前方的百毒子、端木老祖一起都扑了上来。

    百毒子口中长笑,神色凶狠,叫道∶狗道士,拿命来!

    苍松道人在半空中一顿身形,不敢轻视这些个老怪物,只得回身接战,同时他身下赤色光芒亮起,却是田不易出手,接住了端木老祖。

    苏茹站在地下,眉头紧皱,美丽的面容上隐有几分忧色。眼下正道这边,明显不利,魔教那里还有两个深不可测的鬼王和青龙未曾出手,而暗地里的魔教徒众更不知还有多少,局势堪忧。

    此时局面一片混乱,彷佛深夜里、阴影中,到处都是魔教中人,随时随地都会有杀人夺命的法宝厉光飞出,正道中人陷入苦战,闷哼惨叫声不绝於耳。

    张小凡手持烧火棍,却没有动手,因为大竹峰的宋大仁、田灵儿等人顾虑到他刚才受创,把他包在中间,所以一时倒也没有受伤,不过情势危急,他也一般紧张。

    眼看著周围魔教光芒越来越盛,正道中人被渐渐压缩,主要是夜色之中,根本看不到隐藏在暗处的魔教徒众,实在是吃了大亏。

    张小凡站在原地,看到周围几位师兄还有田灵儿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心里焦急,又自觉身体虽然有些疲累,但也并无大碍,便要上去参战。

    就在此刻,忽只听一声轻啸,如凤鸣九天,清音悦耳,回荡开去。一道绚烂蓝光,霍然腾起,陆雪琪人随剑升,但见天琊神剑光芒大放,竟是照亮了左右方圆。

    黑暗,竟似不能靠近她的容颜身影!

    她却往那黑暗投身而去,呼的一声,锐啸震天。这美丽女子,化做一道如电蓝光,射进了古老森林里的黑暗之中。

    片刻之後,只见蓝光闪耀,黑暗里惊呼声不绝於耳,场中众人的压力顿时一轻。

    与此同时,只听佛号阵阵,法相双掌合十而起,指尖上方,轮回珠闪烁著庄严肃穆的金光,缓缓转动。他忽地睁眼,轮回珠亦向另一边黑暗处冲去。片刻之後,一片耀眼金光,在黑暗中腾腾亮起,如同白昼,无数魔教中人惊叫飞出。

    这一来局势立时便有改观,如齐昊、林惊羽、李洵、燕虹,甚至包括法善、石头等人,俱是正道中年轻一辈里出色的人物,刚才只不过措手不及,这一下立刻纷纷出手,在周围偷袭的魔教中人却似乎并未有高手,少有人能挡其锋锐,情势便往正道这边好转。

    站在远处的鬼王与青龙看在眼里,都皱了皱眉,青龙微微摇头,叹道∶正道中的这些年轻弟子,资质无不是万中挑一,比起我们这些後辈,强得太多了。

    鬼王点了点头,目光向远处望去,忽然道∶最早出手的那个女子,手中法宝,你可看清了?

    青龙淡淡道∶是天琊吧?

    鬼王转过头来,向他看去。青龙笑了笑,缓缓地、又似乎是轻声低语道∶天琊神剑、天琊神剑啊!

    鬼王负手而立,缓缓道∶还有,天音寺的那个和尚,手中有轮回珠;青云门那个白衣少年,手中仙剑碧绿如水,应该是斩龙剑。正道这些年来,还真是苦心栽培年轻人了。

    www.piaotia.com



重要声明:小说“诛仙”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