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退下,让朕来 894:你也不想主公被害吧?【求月票


    第894章 894:你也不想主公被害吧?【求月票】

    “主公就不担心祈元良出事?”

    这是听到风声赶过来看热闹的康时。

    “我担心有什么用?他自己掀风鼓浪的时候怎么不掂量掂量?公肃性格老实,他就可劲儿戏耍,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沈棠也为难,她作为主公都不该下场,现在偏帮哪一个都是火上浇油,无奈,“想想他以前做的事儿,现在受点皮肉伤是他应该的。”

    康时也想到“恶谋”之名背后的债。

    赞同地点头:“这倒也是。”

    又摇头:“祸害遗千年。”

    以祈元良……啊不,谭乐徵的尿性,他既然敢二度戏耍秦公肃,必然是有把握全身而退的。这俩人还不是单纯的政敌,是敌也曾是友,越是这种情况越难以理清楚。

    沈棠深以为然:“……其实我觉得元良有时候还挺像段正淳!海王的精髓就是将人渣了之后,还能厚着脸皮打感情牌将人哄好,若不肯原谅就是人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先登几个总看他不顺眼,但这些年也没怎么着他。不是有那么一句老话说得好……”

    康时三连问。

    “什么老话?”

    “段正淳是谁?”

    “元良不识水性,何时成了海王?”

    沈棠道:“海王就是到处沾花惹草的人,段正淳是个只能生女儿还给别人养儿子却很有担当的海王,老话就是——没有爱,哪来的恨。我敢打赌,元良能全身而退。”

    康时被口水呛到:“哦,他完了。”

    主公跟别人打赌还可能赢,但在他面前设赌局逢赌必输,祈元良这回遭老罪喽。

    沈棠显然也想到这点,表情扭曲。

    深呼吸:“……公肃下手会轻点吧?”

    也不知道这俩人去哪里解决私人仇恨,沈棠直到第二天才看到鼻青脸肿的祈元良。不知道是真伤得这么重,还是祈善故意没用文气处理淤青,整个人看着可怜兮兮。

    无端让人想起素商吃败仗的模样。

    猫毛乱飞,浑身狼狈,一瘸一拐跑到祈善身边蹭蹭要安慰,要是祈善这个铲屎官能帮它出头那就更好了。哪怕祈善知道是素商先手欠,他还是心疼自家猫闺女,千错万错都是外头的野猫错。素商这些年愈发嚣张、有恃无恐,铲屎官要担八成以上责任。

    “元良,没被公肃打断骨头吧?”

    祈善哼道:“秦公肃敢来见主公么?”

    言外之意——

    秦公肃的伤势只重不轻!

    别看秦礼剑术传承自剑术大家,天赋也比他好,但架不住多是花架子,而他祈元良走南闯北结仇无数,剑术是从仇家身上辛辛苦苦练出来的。他们之间胜负五五分。

    “所以,你们俩打平手了?”

    沈棠无语,不懂他骄傲什么,一看淤青就知道是用拳头或者什么东西敲出来的。

    有些看着还像是烫伤?

    祈善讪讪:“也没,让他赢了。瞧他满腹怨气,便让了他一只手,让他出出气了,免得日后还跟我算旧账。也不知道他在吴昭德帐下憋了多少火气,愈发小心眼。”

    这真是恶谋先告状,沈棠根本不信祈善说的,问他:“……你们俩去哪打了?”

    “随便往山里一钻找了个僻静地方,还别说,他下手挺狠的,我一时大意被他偷袭……秦公肃这些年真是学坏了啊,他居然往烟斗藏圆匕,压着人就往肩头刺。”

    他们从剑术比拼到互相斗殴。

    体力下降很快,而秦礼这厮不讲武德。

    他先是示敌以弱,跟着又趁祈善一时大意将人踹进水里。溪水很浅,不到小腿肚,但祈善不喜欢水,惊慌之下找不到重心,倒霉呛了两口水。秦礼岂会错失天大良机?

    抓着烟斗里的圆匕就扑上来。

    一脚踩祈善胸口,往他肩头一捅,拔出来又给另一边一下,来了个对称美学。

    鲜血从伤口涌出将溪水染红。

    这点伤势对文心文士而言不算什么。

    秦礼的烟斗和圆匕没怎么着他,倒是这条不深的小溪险些要了祈善的命,还是秦公肃这个挨千刀的见势不对,抓着他的脚,将他拖上岸。祈善脸上不少磕碰淤青就是那时留下的。仿佛一条搁浅咸鱼,趴着装死。

    这模样看得秦礼来气。

    没好气踹祈善的屁股。

    他下了狠手,一脚就留下脚印淤青。

    祈善狼狈,秦礼也好不到哪去,衣衫在打斗中湿了大半,哪还有平日端方仪态?

    【又卖什么可怜?还骗人?】秦礼就是看不惯祈元良这副架势,毫无悔改的态度,越看越气,【这水最深也才到哪里?】

    从溺水的恐慌中清醒过来,祈善咳嗽剧烈:【谁说水浅溺不死人?记得家门前有条沟,一到雨天就积水,不深。有一回去给阿父送蓑衣,不慎跌入其中,险被溺死。】

    秦礼:【……】

    祈善捂着不断淌血的肩膀:【你看,还是有对你说过真话的,我真不善水性。】

    二人也曾泛舟游湖,秦礼邀请的。

    祈善笑着说自己不善水性,若是不慎跌落水中可能会死,秦礼却道他是在玩笑,因为说这话的祈善比他还快一步登上游船,半个身子都要探出船舱,随手拨弄着湖水。

    【我也说过,我父亲是个草鞋匠。】

    秦礼也同样觉得他在骗人。

    祈善工书善画,什么都懂,什么都通,仪态气度更是非钟鸣鼎食之家养不出,即便是秦礼也时常惊叹他的博学多识。倒不是秦礼鄙夷低微出身,若真是低微出身养出这样钟灵毓秀的人,此子资质和毅力更值得惊叹,而且祈善还深谙世家勋贵的某些规则。

    秦礼哂笑:【你还说过你与我一见如故,觉得我像是你一个故人,这话真的?】

    祈善道:【真的。】

    秦礼又问:【故人是谁?】

    祈善顿了一顿:【是祈元良。】

    秦礼:【……那你又是谁?】

    祈善又恢复随性的笑:【祈元良。】

    秦礼恨不得将插回去的圆匕再抽出来,手动将祈善的嘴撕烂了:【你之前还说你叫谭清光,又编了个谭乐徵,说出口的话又不认账。你嘴里的真真假假,我真有些分不清。只是吃一堑长一智,我也想通了,辨不清真假的时候,一律当假的看待。】

    【你这办法不太聪明,但你我如今是同僚,共奉一主,我肯定不会再骗你。】祈善喘息着咸鱼翻身,被打湿的发丝黏在脸上,眼睛一如既往地亮,秦礼不信他鬼话。

    【共奉一主?】他坐在祈善身边,冷笑着咀嚼这话,用烟斗拍打祈善的脸,不怀好意地提醒,【贵人多忘事!上个共奉之主,亡于谁手?那时候,你的鬼话有少说?】

    祈善:【……唉,不好骗了。】

    用主公的话来说,他信誉早破产了。

    但他无所谓,甚至还能厚颜无耻冲着秦礼递出手:【公肃,拉我一把,借个力。】

    说完就被秦礼用烟斗抽了。

    二人的体力耗尽,文气所剩无几,同样鼻青脸肿,花了半夜功夫才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回主营。祈善一路抱怨甩锅:【你看看你,但凡你能手下留情,咱们早回去了。】

    秦礼恨不得给他一脚,将他踹下山。

    恰逢此时,夜风带来山中野兽的嘶吼。

    没好气:【再多嘴,把你抓了喂狼。】

    【哈哈哈,公肃,我突然想起来,少年时候跟元良误入一处隐世山村,半夜被村中女郎爬窗户,二人险些贞洁不保,也是如今这般连夜跑。下山路上碰见狼群……】

    秦礼幽幽道:【这样的狼?】

    他抬手指了指远处一只只幽绿的灯。

    那些灯还一眨一眨的。

    祈善:【……】

    文气不多,警觉性也下降了。

    他洋洋得意对沈棠造谣:“唉,秦公肃那厮连逃跑都要端着,被狼追上啃了屁股,这会儿哭哭啼啼,窝在营中骂人呢……”

    沈棠:“……”

    秦公肃还是下手太轻了。

    不过——

    “公肃跟元良很相似?”

    此元良,非彼元良。

    祈善想了想:“相貌一点儿不像,倒是气质和脾性有点儿相似,老实巴交又傻憨傻憨的。一骗一个准,被骗了还不长记性,稍微哄两句,能反复被骗。不过秦公肃要是在山海圣地,多半会一脚踹开我,还嫌我滚得不够远,追上来再踹两脚,无情寡义。”

    沈棠:“……”

    还不是你将秦礼逼到那个份上啊!

    沈棠摇摇头,帮秦礼说话:“公肃一向重礼,他做不出这么有失风度的行为。”

    追着踹人是谭曲才能干出来的。

    祈善被这话气得心梗——秦礼昨晚真有追着踹他啊!不仅上脚踹,还用文气催热烟斗,一抽一红印。主公色令智昏,以为秦公肃涵养好,做不来这种流氓干架的招式。

    那厮也惯会做表面功夫,哼!

    “你是怎么说服公肃帮你去众神会?”

    众神会这些年搞了多少阴谋诡计,以秦礼的性格,应该会避而远之。即便祈善让他打了一顿出气,这俩也只能算冰释前嫌,没有剑拔弩张就很好了,不可能恢复如初。

    祈善道:“通知一声就行。”

    沈棠:“???”

    祈善春风得意道:“秦公肃还不好拿捏?只需告诉他,此事关乎主公未来大计,他心里再不情愿也会答应配合。毕竟,他也不想合乎心意的主公被众神会残害吧?”

    祈善扯着“主公”这张大旗就能让秦礼乖乖配合,同样的理由还能道德绑架其他仇家。这是他的私事,但也关乎到公事。只要主公还有统一大陆的野心,众神会就是避不开的绊脚石。祈善能打入敌人内部,知己知彼,光这点就能提前躲避无数阴谋诡计。

    沈棠:“……”

    “主公这是什么表情?”

    沈棠深呼吸一口气,摊手:“夫人,你也不想你丈夫知道此事吧?嘿嘿……”

    最后那串“嘿嘿”笑声颇有流氓精髓。

    祈善:“……”

    他不在的这一年,主公究竟学了什么东西?褚无晦是死的吗,居然也不知防着?

    “善孝那边打算怎么收场?他可不是公肃,不是你被一顿胖揍就能解决的。”一年没见祈善,沈棠还怪想的,要是他没折腾出那么多麻烦,没有那么多仇家会更好。

    祈善:“主公果真真命天子。”

    崔孝的文士之道相当诡异,祈善当年也有些怵——这厮冷不丁就能将自己捅死,关键还记仇!一般情况下根本想不起他,但主公却始终记得,这不是真命天子是什么?

    沈棠听了险些要捶他。

    “你还跟我阴阳怪气?”

    “崔善孝一事,我会处理妥当。他的软肋就是他的妻儿,我已经找了借口,让众神会的内线去找人,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线索。”祈善一改方才轻松,双眸透着几分晦暗不明。崔善孝要是不识相,敬酒不吃吃罚酒,呵,那只能让他一家去阎王殿团聚。

    沈棠:“……”

    别以为她看不出祈善周身的杀意。

    祈善往外抖露:“当年的事情,崔善孝也有很大责任,要不然怎么会被他妻子和儿女同时抛弃?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自己也活该。主公不要插手此事。”

    沈棠好奇内幕,但也知道事情解决前,自己不宜沾惹太多:“你有分寸就好。”

    不一会儿,她又头疼揉着太阳穴。

    祈善当着她的面套上“谭韶”马甲。据他说,他给每个没原型的虚拟马甲都弄了人设,方便沉浸式表演,那副平凡眉眼噙着得意:“主公,你相信人死能复生吗?”

    沈棠面无表情:“为谭曲问的?还是给谭韶捏的经历?乐徵,人死不能复生。”

    即便这个世界真有能让人死而复生的妙法,谁能保证,回来的是他期待的人?

    沈棠的严肃让祈善收敛几分。

    他唇角添了愁苦:“主公不用担心,我很清醒,只是偶然从众神会的书库得到残卷,说很久以前,众神会的先人有一门妙法,能制造出一模一样的人。只是这种办法只有众神会内会社员才能接触,所以……”

    沈棠挑眉:“克隆?”

    祈善:“……”

    “那不是复活,这种技术,通俗一些就是让你生了一个拥有相同血脉的你自己。从血统上来说,这应该是你的兄弟,但从伦理上来说,又像是你的儿子。那只是一个没任何记忆的新生儿罢了……”沈棠无情掐灭祈善的希望,跟着脚步一顿,“对了,你是怎么得到这份残卷的?不怪我多疑,这份残卷会不会是有心人故意设局引你入局?”

    祈善似乎很久才处理完这些信息。

    神色莫名:“或许是局吧。”

    沈棠脑中拉响警报。

    下一秒警报又被祈善关了。

    他道:“众神会内部关系错综复杂,勾心斗角,我当年是有透露过想要复活人的想法,便有人想要投我所好,以此裹挟,收买人心。为了回报,我让他返老还童了。”

    沈棠:“……”

    “主公是不是感觉第一天认识我?”以往他在沈棠面前总被气得跳脚咆哮,那副形象跟今日大不相同。妨碍他的人,说杀就杀,即便是同僚,也可能被他清理干净。

    沈棠吐槽:“只有取错的名,没有取错的号,我是第一天知道你是恶谋?我只是希望,你能多跟我商量,我不喜欢被人隐瞒。沈幼梨不喜欢,你的主公也不喜欢。”

    祈善倏忽绽开了笑颜。

    “这是自然。”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众神会将开会地区设在自己眼皮底下,原先还算轻松的过年氛围也多了点儿风雨欲来的气息。待姜胜等人被祈善告知自己马甲被用,都气得要捶他。

    荀贞也深谙阴阳之道:“借用老夫名号,吃多年空饷,是不是该清算清算?”

    |ω`)

    ()



重要声明:小说“退下,让朕来”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