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为长生仙 第684章 烂柯,樵夫,方寸山


    第684章 烂柯,樵夫,方寸山

    赵季走过来的时候,极客气地打了招呼,微一作揖,道:“两位道长,小子是这山下隆山镇的樵夫,代代在此砍柴做个营生,今日却是昏了头,入山迷了路,在这里转了约莫一两个时辰,也没有找到回来的路。”

    “两位道长慈悲,不知道这里是何方地界,走哪儿能回去那隆山镇?”

    那黑发垂落,气质平和的道人看着棋盘,语气温和道:“小友回身,循着来时的溪走一个时辰,每一次回转皆转向左侧,第五次时候见到有一巨石,石下有树,自那里转而向下,即可归乡。”

    “你家人已等了许久,还是速速下山去吧。”

    樵夫知了回去的路,反而不那么着急了,想着自己应该是遇到了仙缘。

    家中老父老母身子不好,每到夜间都会梦中惊悸,若可求些丹药,也可以缓解爹娘的心悸之症,迟疑了下,又觉得自己这样想法实在是可恶又贪心,面皮薄,不由发烫,支支吾吾了好久,说不出话来。

    又往前几步,又看到了那一局棋,不知为何,在看到这一局棋的时候,赵季微微一怔,而后不由自主地就沉迷了进去,就仿佛这一局棋实乃是这世上最妙最为玄奇之物,心里面的好奇给勾起来。

    想了想,自己虽是迷失了前路,可而今已问明白了回去的路。

    这一条路委实是不算短,可他若是放开脚步,一路急奔的话,短短一个时辰也足以回家了,心下反而不怎么着急了,又有此仙缘,那自是先看了再说,这不看还好,只是一看,却是不受控制地沉迷于其中。

    纵横交错的棋盘仿佛化作了星辰万象,仿佛化作了整个世界,不断吸引着赵季的目光,这个时候已经是和他心性无关,和他境界无关,只是一种单纯的,生灵对于未知,对于浩瀚星空般的本能向往。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年轻道人手指拈起一枚棋子,轻轻敲击在棋盘之上。

    一声脆响!

    这声音如响彻在心底。

    如同常人痴梦之时,旁边一声洞箫声,穿金裂石,碎玉之音。

    赵季一下惊醒过来,面色微白,恍恍惚惚了好一会儿,才是注意到了这声音的来源,看到了那温和道人落下一子,似乎有万象流转变化,他抬起头看过来,眸光温和,道:“小友,来路尚且还在,还是速速离去吧。”

    可是赵季已是被这棋局勾起来了心思,心神都在其上,当即有些局促,拱手作揖道:“叨扰道长,只是小子自小好棋,今日看到这棋局,实在是心痒难耐,觉得这天底下再没有什么棋局比起这一局棋更有趣味了。”

    “实在是想要看完这一局棋。”

    “小子保证不会多说一句话,只在旁边安静看着,仙长慈悲,就允许晚辈在旁边看看棋局吧?”

    他说这话,确实是诚心诚意,又极客气,这道人之后又劝说他离去数次,可是劝了几次之后,他却忽而不说话了,只那目光苍茫,扫过了赵季,掠过更远,看到了赵季背后,山下的地方,顿了顿,然后叹了口气。

    旋即不复再劝,允赵季旁观这一局棋。

    棋局本身,也已是精妙非常,更不必说,这棋局之中,神韵无双,赵季看得入神不提,而那道人抬起一子,随意落下,却似是平地里起来了道惊雷,轰隆隆来去,对面男子面色刹那煞白,嘴角似有丝丝缕缕鲜血流出。

    而若是有大品层次的帝君来此,当可以察觉得到不同,这深山林地之中的一局棋,却是灵韵极深,如万川归海,绵延变化,经过了这两位对弈者之身,似乎是和这天地万物万象相联。

    棋局,便是大道!

    棋局之内,即是乾坤!

    着神意于棋子之上,对弈,便是交锋,这山下来此樵夫眼中,不过只是两位隐士在这山中对弈,下棋,而在他们彼此眼中,这是厮杀,这古神真灵,落下一子,就如同是挖开沟壑,引动山河流转,磅礴汹涌。

    道人一子落下,便是山崩地裂,一剑横栏。

    如此一子一子落下,赵季恍惚之间,似是观尽了整个世界的万物万象,见波澜壮阔,海涛汹涌,又见到电闪雷鸣,轰击于火山之上,引得雷火交错,惊惧无边。

    这诸异相交锋,一次次,一轮轮,似无止尽,似无穷尽。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似乎极为漫长,却又似乎只是一刹那,不,在天地交错的层次上,若是以这山河的痕迹作为纵横交错的棋盘,以天上星辰的运转和流动当做了棋子,再以明亮且灿烂的雷火,当做了棋子落在棋盘上的那一声声脆响。

    这本就是一刹那的棋局。

    只是伴随着这一子一子的落下,一子一子的对弈,棋盘上的局势逐渐地清晰明白起来了。

    到了最后,哪怕是以赵季的眼力和棋艺的造诣,却也可以看得出来,那道人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不急不缓,不紧不慢,只是一子一子落下,就逐渐蚕食了对方的力量,最终积蓄出来了磅礴大势,似乎随意一动,便可引动波澜万丈。

    最终那古神似终不可积蓄下去,拼尽全力,复又一子,大势磅礴,河流汹涌,吞云吐气,勾连大道神韵,磅礴壮阔,似乎化作了无量的神通,那道人平和,抬起手指夹起一枚棋子,平静落下。

    一声脆响。

    于是似乎那一条大龙被在中间,拦腰截断了。

    有清脆的声音绵延而来,时间仿佛凝固了,旋即这清脆的声音似乎被拉长了,变得绵延不绝,咔嚓咔嚓的脆响之中,棋盘忽而自中间碎裂了,那古神忽而张口咳出一大口鲜血,一直压抑着的伤势在这个时候,似乎是终于彻底压制不住,面色煞白。

    猛然抛开了棋局,欲要朝着天阙而去,只是他才刚刚有所动作,忽有破空声音,那道人的手指已平平点在了他的眉心,没有带着什么锐气,那道人平和注视着祂,仿佛跨越两千多年的岁月,重新来到了当年,那个终劫最为气焰磅礴的时期。

    此刻所见的目光,和当初那个持剑对峙着他的道人,一般无二。

    时间在这个时候似乎失去了价值和意义,道人微微笑了笑,温和道:

    “你输了。”

    轻描淡写的三个字,却仿佛在瞬间打破了这古神的心境,他先是被重创,后来和齐无惑对峙千年,又舍弃了神魔真身,此刻在这里的,终究是一道被消耗到了极限的真灵神意。

    不甘!

    极度的不甘心!

    他怒喝一声,再度爆发出强横无边的气势和强大的炁。

    只是这一次,还没有等到他的力量凝聚,没有等到他的炁汇聚,道人顺势往前一点,以一尊御尊极致的截剑爆发,只一瞬间,就洞穿了这被消耗到了极致的,最强的神魔,剑气在洞穿祂之后,仍旧是绵延不绝,朝着后面流转而去。

    只是这威力巨大到了足以将这终劫神魔最后真灵打碎的力量,落在了山间草木之上,却只让草木的嫩芽微微晃动了下,如同一缕清风拂面,那开天辟地的古神怔怔然看着这一剑如风拂山林,知道眼前道人之境界,已高如超脱。

    似只一步之遥。

    许久后,终于似乎叹服,他闭上了眼睛,最终只说出一个字。

    “服。”

    自眉心剑痕开始,有一道光流转,裂隙朝着四方缓缓蔓延,最终有一阵风拂面而来,化作了一道道碎裂的光芒,落入尘世之中,再无半点留存的痕迹,而齐无惑缓缓收回了手指,眼前对峙两千年的敌人,终究还是败于此身之手。

    其身傲慢恣意,终究随着微风而去,渐渐消失不见。

    而直到这个时候,赵季方才缓缓转醒,茫然之时,看到这棋盘上,棋局已定下,而棋盘之上也有一道狰狞刺目裂隙,让这棋盘当中碎裂化作了两截,环顾周围,却是见到另一位对弈者,已消失不见,不由讶异不解,道:

    “这……仙长,那位前辈呢?”

    他看到坐在那里的道人起身。

    似乎许久没有自由活动了似的定了定,而后伸出手,在和其对弈的那位置上,却有一枚石头飞来,落在了他掌心之中,这正是这下一个纪元开天辟地之神魔最终残留下的一缕力量和真灵,化作了这一枚灵石。

    齐无惑将此物收了,目光平和,看着这一局棋,道:“他,已去了。”

    赵季疑惑,慨叹道:“原来那位前辈输了棋,提前走了啊。”

    他此刻却是不好意思道:“方才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如发痴狂一样,叨扰了前辈两三个时辰,却是极不好意思。”他深深一礼,道人温和颔首,眼底慈悲,樵夫不解其意思,站起身来,却是觉得神清气爽。

    就要辞别,道人却唤住了他。

    赵季只觉得自己性灵澄澈许多,不像是当初那样,在学宫呆了数年,只修持了一个杂家基本功法,行礼询问道:“仙长还有什么吩咐吗?”

    这道人看他,温和道:“他日你若是觉得,心中憋闷难以忍受的话。”

    “可以去此地隐居一段时间,自有山林与伱闲居。”

    这道人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锦囊,递给赵季。

    赵季双手接过,却是当真得了仙缘!

    回家之中,和爹娘说了,想来他们也会开心的。

    就用这个话题来打破今天早上出门时候的僵持,却是最好。

    于是这樵夫千恩万谢地谢过了。

    转身归家,只是在这回家的路上总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不知道为何,总也觉得,回来时候,见到的道路和那时候已不一样了,他走到了先前那位道人说过的石头旁边,转身的时候,却是疑惑不已,道:“奇怪,奇怪,我明明记得这里本来是一棵小树的啊,怎么这样大了?”

    一丝丝不协之感浮现在他的心底。

    他本来在这个时候,就已经知道不对的。

    可是在这个时候,他归心似箭,太想要回家中,太想着爹娘,想着那一句未曾说出来的抱歉,急急回乡之时,却是发现这镇子怎么转眼之间,就又变大了许多?人们身上的衣裳风格,和自己穿着的也不太一样。

    道路上多有些不认识的面孔……

    不,或者说,全部都不认识。

    一丝丝恐惧攥住了他的心,他近乎于狂奔地跑到了自己的家中,却发现家中已返修过了,唯独门前那一颗老树还在,越发雄壮,赵季伸出手用力拍打着门,大喊道:“爹!娘!开门啊!”

    “我是赵季!我回来了!”

    他把门拍得啪啪啪响动,大门被打开,赵季心中一松,可是立刻发现开门的是一个看着有几分眼熟却绝对不认识的年轻人,满脸警惕地道:“你是谁?!”

    赵季面色发白,道:“我,我是赵季!”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我家?”

    那年轻人疑惑道:“什么你家?这是我赵家的老宅!”

    “你是来找事的吗?”

    “你家?”

    赵季呢喃几声,却忽然激动起来,奋力推搡着这门,大喊道:“不对,这是我家,我爹赵安成,我娘刘英红,他们在哪里?你把他们怎么样了?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把门推倒了,那年轻人都跌跌撞撞坐倒地上,赵季踉踉跄跄却又很快地往前奔去,一下撞开另外几个闻询赶来的年轻男女,撞进去了,却是一怔,前面却是祖堂和排位。

    他看到了自己父亲母亲的排位,看到了自己兄长和嫂子的排位。

    甚至于看到了自己那个才出生几个月的外甥排位。

    赵季如成木偶一般呆呆站在了那里,嘴唇颤抖。

    喉结起伏,却是一个字说不出来,外面那年轻人闯进来,捂着肩膀道:“你到底是谁?!开什么玩笑?!我先祖已去世两百多年,你突然进来了是什么意思?”

    赵季如梦呓般道:“两百多年……”

    那年轻人狐疑,旋即忽而想起来了家中一个传说,说有一位先祖年轻时候上山,再也没有回来过,不由怔住,道:“你是,你是先祖赵季?!”

    “先祖,赵季?”

    “是啊,传说当年先祖的弟弟赵季先祖有一日和他父亲吵架了,上了山,就再也没有回来,赵安成先祖抱憾终身,一辈子再没没有沾过酒,可是,这怎么可能?”

    “那已经是三百年前的事情了啊!”

    “三百年前……”

    赵季嘴唇抖了抖,忽而想到了那位道人连续几次劝说自己速速离开,自己不愿意离去,心中明悟,却仍旧还是不甘心道:“不,不可能,我只是去砍柴而已,我只是!”他伸出手自腰间抽出了斧头,可是这个时候,那出发时候磨得发亮的斧头却是已生锈,那斧柄已软烂如泥,落在地上。

    赵季面色苍白,怔怔失神。

    只余放声大哭:“爹,娘!”

    ……………………

    赵季似是受了莫大冲击,辗转数次方才醒来。

    醒过来的时候,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看了那一局棋,看了足足三百年,三百年过去,修行刻苦,若是没有道心,踏不破先天一炁,常人也只有百二十岁的寿命,到了现在,他熟悉的一切都已经离开了他。

    拉扯他长大的爹娘,终究没有等到他的报答和尽孝。

    他拖着身子,去拜了父母的坟墓,想到那一日终究不曾说出的抱歉,痛哭流涕,几经昏厥,后又迟疑去了当年青梅竹马的地方,询问周围的人家,是否有一家张屠夫,却得到回答道:“张屠夫?”

    “这里百来年的老字号,都是离屠夫,哪里有什么张屠夫?”

    “姓张的?或许是有吧,不过怎么也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客人,你要买猪肉吗?是好猪肉啊,前腿肉,肥嫩,拿了最好下酒!”

    赵季自这里走了出来,见人来人往,大哥的子孙们似是以他这一位老祖为得以炫耀的资本,常常遍邀宾客前来夸耀,忽有一日夜间,赵季躺在床铺之上,听外面宾客谈笑,只觉得烦恼吵耳,辗转反侧,不得以安眠。

    忽而想到了那位仙长给的锦囊,将其取出打开来,里面写着三个字,并一张地势图,

    赵季呢喃道:“方寸山……”

    再做樵夫。

    他呢喃几遍,忽而大笑,笑而有泪。

    终究是明悟。

    又提了一砍柴的斧头。

    佩戴在腰间,推门而出,旁人皆拦不得他,只看他径直朝那方寸山而去了,旁人追去,却如何追逐得到,远远不见了身影,只是听到了这人悲呼长吟之声,且吟道: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苍径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

    “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

    “持斧【断】枯藤!”

    ………………

    人世之间,多有奇人,奇事,奇景诸事。

    却也难以流传过广。

    其中的波澜壮阔,却也是唯独此间人自己知道,实在难以和外人道也。

    泰山之巅,琴韵清幽。

    白发女子抚琴,神韵旷古绝世,云开雾散,却唯明月相伴。

    云琴让自己女儿睡去了。

    这孩子总是让她有些头疼,就是因为这孩子太像她了,总是喜欢偷懒。

    平日玩耍的时候,精力充沛得好像是永远都用不完似的。

    可是一轮到了修行学习,就立刻开始打盹,困倦得不行,若是要责怪她,就只是乖巧坐在那里,满脸无辜可怜,娲皇娘娘和后土皇地祇娘娘都没脾气,伏羲又极宠溺她,唯北帝可以让她去练剑,可很快就会被伏羲破局。

    如此一来二去的,就连云琴都有些无奈,今日本来是让她修行的,可是孩子又困倦了,没奈何,云琴就只好让她回去睡了。

    她自己却是睡不着,心事多,以此身此刻的修行境界,却也实在是用不着睡眠了,只在此地,对月看红尘,抚琴清幽,独自一人的时候,就总会不自觉地回忆过往,此刻回忆年少时候事情,不觉到伤心处。

    见月色之下,有鸟儿成双成对而去,抚琴之声也是顿住,再抚不下去。

    云琴沉默许久,轻声呢喃道:“一千年,又是一千年。”

    “你又要让我等待几个一千年呢?无惑……”

    她轻声自语,声音悦耳温柔,却似是让人心碎。

    却又深深吸了口气,仍旧如同年少那样,伸出手掌轻轻拍了下自己脸颊,然后握拳,似乎给自己鼓气,道:“不过,不管是几个一千年,我都会等你的。”

    “然后,恶狠狠地咬你!”

    “咬你!”

    云琴独自一人,做咬牙切齿的模样,还是和当年那时候一样。

    却忽而有轻笑声音响起。

    时间仿佛凝固了。

    云琴的眸子一下子瞪大了。

    云霞,月色,山下的河流,还有拂过的风都成为了此刻的注脚。

    白发女子微怔住,她似是不敢置信,一点一点,转过身来,看到月色之下,山高云远,有道人安然而立,嘴角噙着微笑,亦如当年,一时间,仿佛外物都离开,天地万物和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只有那白发女子和道人看着彼此。

    此刻无言。

    燕子欲归时节,高楼昨夜西风。

    求得人间成小会,试把金尊傍菊丛。

    歌长粉面红。

    斜日更穿帘幕,微凉渐入梧桐。

    多少襟情言不尽,写向蛮笺曲调中。

    此情千万重。

    齐无惑轻声道:

    “我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我为长生仙”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