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我的谍战岁月 第1193章 丁:日本人欺人太甚!


    第1193章 丁:日本人欺人太甚!

    “小泉先生,你这是何意?”丁目屯怒而起身,“竟如此凭空污人清白!”

    就在方才,这个梅机关庶联室的一等秘书小泉信泽,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了令他胆战心惊的话:

    小泉说,他们有证据显示,特工总部的人绑走了梅机关庶联室室长冈田俊彦,他此行正是来兴师问罪、要人的。

    “丁先生,请稍安勿躁,请冷静。”小泉信泽看着愤怒的丁目屯,此人的震惊和愤怒样子并不似作伪,这令他内心中对七十六号的怀疑减轻了一些。

    无他,即使是室长果然是被特工总部的人秘密抓捕,倘若遇到譬如刑讯之类的危险,室长自然会自报家门。

    小泉信泽相信对于七十六号而言,此乃天大的事情手下人不敢不向丁目屯汇报。

    他不认为丁目屯在得知室长的真正身份的情况下,还敢不放人,更不敢痛下杀手。

    或者说,别说是室长这等梅机关重要长官了,便是普通的蝗军,七十六号也不敢在得知其身份的情况下加以伤害。

    是的,他此前之言乃是在试探。

    而试探的结果是,丁目屯对此是不知情的。

    ……

    那么,现在最可能的情况有两种:

    其一,室长的失踪和七十六号无关。

    另外一种情况则是室长确实是被特工总部误抓捕,但是,室长现在是安全的,暂时还未遭遇审讯,故而室长的身份还未暴露。

    小泉信泽思之,如果是第一种情况,这反而是他不希望看到的,这意味着室长的失踪将会更加复杂,甚至意味着室长可能遭遇意外、遇到了危险。

    他希望是第二种可能,如此,只要向丁目屯陈述利害,丁目屯下令自查,自可放人。

    ……

    “小泉先生,我无法冷静。”丁目屯表情阴沉,“你说的这件事,丁某人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

    他看着小泉信泽,“此乃无妄之灾。”

    他也在观察小泉信泽的表情,小泉信泽眼眸中那一丝缓和情绪被他捕捉到,这令丁目屯警觉,同时也稍稍松了一口气,他立刻判断此乃日本人在诈他。

    日本人实际上并无法确定冈田俊彦被他们抓了,只不过是上来便以骇人听闻之言语恐吓罢了。

    是了。

    倘若日本人真的有证据证明梅机关庶联室室长被他们抓了,岂还会如此‘和言和语’的态度,恐怕早就是宪兵上门兴师问罪了。

    只是,有一点令丁目屯心中颇为震惊,因为无论是小泉信泽真正的来意是什么,有一点似乎可以确定,那就是:

    梅机关庶联室室长冈田俊彦应该确实是失踪了。

    一名梅机关的中佐室长的失踪,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倘若冈田俊彦真的出事了,甚或是被绑票、遇害,这将引起南京城日本人的震动。

    ……

    “丁主任。”小泉信泽盯着丁目屯看,表情严肃,“你必须冷静。”

    丁目屯冷哼一声,然后他便听到小泉信泽说道,“因为,冈田室长真的失踪了,而且,我们怀疑他的失踪和特工总部有关联。”

    “不可能。”丁目屯斩钉截铁说道,他停顿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丁某从未接到有误抓冈田阁下之事。”

    他言语中提前用了‘误抓’这个词。

    这还不够,丁目屯又急忙补了一句,“我特工总部受梅机关指导,对大日本帝国忠心耿耿,岂会有对冈田室长不敬之举动?”

    “丁主任,我也愿意相信特工总部对帝国的忠心。”小泉信泽点点头,说道,“但是,请伱回答我,为什么派人监视程千帆?”

    “程千帆?”丁目屯有些惊讶,怎么又绕到了程千帆身上去了。

    然后,他忽而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特工总部一直在调查和寻找的,那两个同程千帆有过秘密接触的男子,莫非其中便有冈田俊彦?

    “程千帆是帝国的朋友。”小泉信泽说道,“冈田室长同理想车行的庞元鞠先生昨日去机关总二院看望程千帆,此后两人就失踪了。”

    他的面色阴沉,就那么的看着丁目屯,“我此行暂无意追究特工总部监视程千帆之事,丁主任可否回答我,冈田室长和庞元鞠昨日离开医院后的去向?”

    庞元鞠这个名字从小泉信泽的口中说出,丁目屯便心知不妙。

    果然,正如他方才所猜测那般,程千帆此前所秘密接触之人,竟然正是冈田俊彦。

    “小泉先生的意思是,冈田室长昨日去看望了程千帆,然后便一无所踪?”丁目屯表情严肃问道。

    “正是。”小泉信泽点点头“所以,我来找丁主任要人来了。”

    “小泉先生,有一点我可以很肯定的回答你。”丁目屯说道,“我并未收到手下有误抓冈田阁下的汇报。”

    看到小泉信泽的面色愈发阴沉下来,丁目屯赶紧继续说道,“丁某也明白小泉先生来找我的意思。”

    他按压了一下太阳穴,苦笑一声,说道,“小泉先生是因为我的人在监视程千帆,故而认为我们可能会关注到冈田室长从医院离开之后的可能去向吧。”

    ……

    “还请丁主任告知。”小泉信泽冷哼一声,面色不善说道。

    盖因为他听懂了丁目屯的话,此人不愧是老官僚,甚是圆滑,这一句话看似条理清晰的分析、讲明了情况,实际上其中蕴含之意,便已经将特工总部可能的责任给撇清了。

    “小泉先生,你的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你。”丁目屯说道,他苦笑一声,“我部确实是因为某些原因在对程千帆进行调查,而按照正常情况,冈田去医院探望程千帆后离开,确实是会进入到我方视线,也会安排人暗中跟踪调查其去向,只是……”

    看到丁目屯摇头,小泉信泽立刻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非常不巧,昨日发生了一件事情。”丁目屯说道。

    他示意小泉信泽‘稍安勿躁’,赶紧解释说道,“我方确实是一直在监视程千帆,我也收到了有人在昨天上午去探望程千帆的报告。”

    听得丁目屯‘承认’他们注意到室长去探望程千帆一事,小泉信泽不喜反惊,丁目屯既然承认此事,这说明其手下向丁目屯汇报此事,既然是丁目屯收到了汇报,而且看丁目屯的神情,这便初步排除了七十六号秘密抓捕室长的可能性。

    因为此时丁目屯已然知道室长的身份,若室长果然正在七十六号手中,丁目屯必然不敢再隐瞒,只能赶紧放人——

    以丁目屯在帝国心中的地位和重要性,此事若果然只是误抓,即便是室长很生气,小惩小戒倒是无妨,但是,却是也无法从根本上动摇丁目屯的。

    故而,丁目屯不会因小失大拒绝放人的。

    如此,若是室长并不在七十六号手中,那问题就非常复杂了,更何况,听丁目屯的语气,似乎还有其他情况。

    ……

    听了丁目屯的解释小泉信泽的面色更加阴沉,凝重的似乎可以拧出水来。

    “丁主任的意思是,在室长离开医院的时候,你的人本该派人跟踪调查的,却因为两个行踪诡秘的新四军吸引了注意力,故而并未能安排人去跟踪室长。”小泉信泽问道。

    “正是如此。”丁目屯点点头,他表情认真对小泉信泽说道,“那两个形迹可疑之人,被秘密抓捕审讯后,对于其新四军的身份已经供认不讳。”

    “这两人是?”小泉信泽立刻问道。

    “绥靖军三师军需处副处长钱元旭。”丁目屯一幅痛恨其人的样子,“还有南京市警察局的鲁本善。”

    一听到是此二人,小泉信泽立刻便信了,他此前也听说了有关于绥靖军和南京市警察局内有新四军内奸被揪出来的消息,只不过此事并非梅机关庶联室重点关注方向,且一大早就忙于奔波寻找冈田室长的行踪,他没有详细去了解关于这两个新四军奸细的情况。

    却是没想到,这两个新四军奸细竟然是特工总部抓到的。

    从这方面来看,特工总部办事能力确实是不俗,要知道南京梁宏志维新政府麾下可是被新四军弄得焦头烂额,却并未听说近期内有成功抓捕红党新四军内奸的战绩。

    不过,这也令小泉信泽心中同时也大失所望,七十六号被这两个新四军奸细吸引了注意力,以至于没有余力去关注室长的去向。

    看到小泉信泽的表情,丁目屯明白对方心中所想,便说道,“民生桥汪先生遇刺,因为楚秘书长所用车辆的原因,我们例行对程千帆调查。”

    他亲自起身给小泉信泽的茶杯续水,说道,“因为事关汪先生遇刺,自不敢怠慢,故而昨日虽然手下人都忙于新四军之事,但是,在此间事了后,因为彼时并不清楚去探望程千帆之人竟然是冈田室长,故而,丁某还是已经下令手下继续追查探望之人的情况的。”

    ……

    “你们查到了什么?”小泉信泽立刻问道,眼中有了希冀之光。

    “暂未有所获。”丁目屯遗憾的摇摇头。

    小泉信泽的面色泛起怒气,他自然看明白了。

    因为有较为充足的证据‘自证清白’,不仅仅排除了冈田室长被他们误抓的可能,甚至就连室长离开医院后的动向,也因为该强有力的证据,特工总部可以给出‘并未注意到’之合理解释。

    这显然给了丁目屯底气,此人现在说话都硬气了不少。

    “人是在七十六号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的。”小泉信泽冷哼一声,“丁主任特工总部最好能够给庶联室一个解释。”

    “解释什么?”丁目屯也是皱眉,“小泉先生,我方才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

    他面色不善说道,“对于冈田室长的失踪,我确实是也很遗憾,也很关心,但是,此事与我特工总部无关。”

    “有无关系,丁主任自去向机关长阁下解释吧。”小泉信泽冷冷说道。

    “便是在影佐阁下当面,丁某也可理直气壮。”丁目屯冷哼一声,这日本人都是属狗的,兴师问罪不成,最后就是不管不顾的攀咬了。

    “难道我特工总部排查、搜捕新四军有错?你方此前并未提前告知冈田室长之身份,我部并未注意到冈田室长的身份,此情有可原。”他看着小泉信泽,“在丁某看来,若果然找出失职,此事是庶联室有错在先,若是你方提前知会我部关于冈田室长的身份,又岂会有现在此种情况。”

    说着,丁目屯将手中茶盏重重的放下,一幅怒气冲冲的样子。

    看到丁目屯一副端茶送客的做派,小泉信泽也是大怒,起身,冷哼一声后摔门离去。

    看着小泉信泽那怒气冲冲离开的背影,丁目屯面色愈发阴沉,他用力拍了拍桌子,“欺人太甚。”

    “自己弄丢了长官,不自查请罪,却来找我特工总部的麻烦。”丁目屯冷哼一声,“简直是欺人太甚。”

    他一只手掐着腰,另外一只手指向大门的方向,犹自怒气冲冲,“这个官司即便是打到影佐机关长当面,丁某也无惧!”

    外面的众特工皆是战战兢兢,不敢靠近,大家都知道主任这是被日本人气坏了,生怕凑上去成为了主任发泄的靶子。

    “童学咏和汤炆烙人呢?去个人,把童学咏和汤炆烙叫来。”丁目屯冷哼一声,“日本人欺人太甚,我倒要看看,倘若是我们帮他们把长官找回来,他们可还有脸面如此嚣张。”

    “主任,汤组长在医院养伤,童组长也在医院出外勤呢。”外面有人喊道。

    “养伤?人死了没?没死就喊回来。”丁目屯冷哼一声,“告诉他们两个,赶紧给我滚回来,小心日本人丢了长官反归罪在他们两个脑袋上。”

    “是!”

    看着手下一阵鸡飞狗跳去通知汤炆烙与童学咏了。

    丁目屯怒气冲冲,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

    回到办公室,关了房门。

    这关闭的房门隔绝了外界,似也放下了丁目屯那一直戴在脸上的面具。

    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整个人似从水里捞出来一般,目光涣散。

    “汤炆烙,童学咏!”好一会,丁目屯脸色铁青,他攥紧拳头,“恁两个呆逼,可千万别……”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拜谢。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票,拜谢。

    一个问题,大家分析一下,觉得丁目屯最后为何敢对小泉如此态度的?

    ()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谍战岁月”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