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犁汉 第六百零七章 南下


    太武二年,十月十九日,原平驿外,南下的泰山军如潮如流。

    自刘宏西奔,外长城一线的边军陆续南下后,原平驿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国朝盛时在雁门、云中、高柳等外长城一带,一直维持着五万左右的职业边军。而这些军队的日常补救全靠汉室转输。

    其中太原就是其中最重要的粮秣转输补给地。

    举凡作物必依赖水、热、土。能成为重要粮食产地的在这三者都有优势,而太原郡就是如此。

    太原郡涵盖了并州中部的盆地,如阳曲、太原、榆次、太谷县、祁县等县阡陌相连,又有汾水穿流而过,灌溉方便。

    此外因为处盆地之中,节气适宜。仲春种二麦,夏至获,四月种谷粟杂禾,秋后获,能做到一年二收。

    所以太原不仅能做到自给自足,还能承担一部分输送边军粮秣的重任。

    而太原除了是产粮地外,更是交通枢纽。

    从敖仓配发的粮食几乎都会先运至京都的洛口仓,然后洛口仓的粟米再沿着大河继续逆水运至陕县。

    因为陕县有三门峡天险阻碍不能行舟,所以这时候的粟米和舟船就会被驮运上岸,在绕过三门峡后重新入水,再沿着黄河一直逆行至风陵渡北上,等粮船运至皮氏就可以转运到汾水。

    皮氏所在就是汾水的入河口,从这里沿着汾水就可以一路穿行,过临汾、永安、界休、中都、京陵、祁县、榆次,最后抵达太原。

    之后从太原,再沿着南北贯穿的驿路,一路北上。穿阳曲、过原平、上代县,然后至雁门。

    其中在这条向北的粮道上,汉室每隔五六十里就修得一处驿站。

    从阳曲的临汾驿起,自此北上有成晋驿、九原驿、然后抵达原平后又有原平驿,之后再行百里至代县广武驿、再六十里山阴驿,然后至雁门关。

    可以说,每年为了供应北疆边军,汉室所费岂止亿万计,耗费人力岂止十万。

    但俱往矣。

    随着关东纷乱,敖仓失守,京都变乱,边军南下。这条沸腾的水陆驿站已经看不到任何朝廷的转输,荒凉代替了繁华。

    但道路在这里总归是在这里的,汉军用不到了,就轮到泰山军来用。

    此时汇聚在原平驿的泰山军一共有马步两万人,共计算十个校尉部。原先七千步兵和三千骑将坐镇平城,继续稳定雁北地区。

    而从飞狐陉进入并州的于禁部还在路上,并没有来得及汇合。

    但即便只有一部分军力在此,但这里依旧成了明黄的海洋,无数杏黄旗帜招展飘摇,各色信旗、令旗、将旗又按照原定的南下计划,按部就班的出发南下。

    这个过程中,不断有营头从北面而来,又不断有营头自此南下,从北向南,狭长的谷地上满满当当。

    此时,在一处垣坡上,一面杏黄大纛高高挂起,无数吏士沿着垣坡下的官道一路向南,他们知道王上正在那里与他们送别。

    不时有一些军将奔马驰到坡下,向上面的张冲汇报各营情况。张冲听得很认真,然后再与这些各营主将一一作别,最后出发前,又少不得再叮嘱一番。

    比如,对徐晃就叮嘱他要惜身,不要总犯险。对陈焕就叮嘱他要多观察战场形势,要为友军及时提供箭矢援助。

    总之,谁都看得出张冲对麾下各将的惜别之情。

    其实少不得张冲这么叮嘱,原先泰山军作战都有群众基础,而太原郡的形势经过王邑的描述已经很清楚了,那就是豪势之家浸染数百年,全郡丁口不是这些人的旁支就是他们的徒隶。

    换言之,这一次南下,泰山军要陷入敌军的海洋了。

    到时候客场作战,胜负难料。

    此时的他已经知道,驻节在太原的就是历史上颇为有名的丁原。此人不过寥寥,但其麾下的并州军团却在日后的乱世中很是耀眼。

    张冲以为自己现在对决的是吕布、张辽、八健将这些豪横边军,自然要多嘱咐众将留心。

    他这一次布置的前锋军兵力在五千人,主将为徐晃,副将为陈焕,辖两个校尉部,一个突骑部。

    在战前,得益于王邑的情报,张冲大致了解到这一次南下太原,重要的关隘有三处。

    分别为沂口隘、石岭关和赤塘关。

    沂口隘是离着他们最近的,也是进入定襄盆地的必经之路。而过了沂口隘,后面就进入了太原盆地的入口,阳曲。

    阳曲这个地方有一个特殊的地方,那就是它处在沂定盆地和太原盆地的结合处,其境内东靠小五台山,西连官帽山,山势险峻。

    其自北向南正好有一处连绵坡塬横亘着。而要想从沂定盆地南下到太原盆地,就只有两条坡塬山路通行。

    而石岭关和赤塘关就把守着这两条通道,其中赤塘关在西,属于副道,石岭关在东,属于主道。

    而张冲交给徐晃的任务就是连克三关。

    在之后张冲又和徐晃单独聊了一段时间,问他南下的方略:

    “公明,此次南下破三关,你打算怎么打?”

    徐晃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心中所想:

    “王上,此前军议中让我军主力会攻沂口隘。这事一直在反复想,也有一点想法,但又担心自己所思不深,说来也不恰当,所以一直没讲。”

    张冲笑了笑:

    “你是会攻的主将,数千弟兄的性命操持在你的手上,你谨慎是对的,但不能谨慎过头了,你要有担当,这是方面统帅必须要承担的。所以你怎么想的就怎么和我说。”

    于是徐晃不敢犹豫,忙道:

    “此前我曾随突骑们一道南下哨探,也打量过这道关隘。说实话,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进攻此关的,因为我们在此关的西侧看见一片丘陵地。我们完全可以绕过沂口关,直接南下太原。”

    张冲颔首,也同意:

    “你说的这个我也考虑过,之前王邑也说过,实际上在并州那么多关隘中,沂口是其中非常不起眼的,就是因为沂口看着险要,但实际上却并不是非打不可,它的西侧就是一处开阔丘陵地,昔日鲜卑人破了雁门关后,就不曾攻打过沂口,就是从那边绕的。但公明我且问你,我军和鲜卑有何不同?”

    徐晃是个聪明人,战场经验也丰富,但他之前到底都是统领着突骑,这一次是他第一作为方面主将统领步骑,所以思维才没转变过来。

    此刻有了张冲的点拨,他明白了:

    “鲜卑之众长于骑,离散迅速,补给方便,南下也是为了劫掠。他们每破一城就弃一城,并不会久留。所以,他们自可绕过沂口,直趋太原。而我军不同,步骑数万浩浩荡荡,每日都需要从后方获得补给,如果这个时候弃沂口不顾,直接进入太原。到时候还是要先打后面两关,而这个时候,我方的补给线又会受到沂口的威胁。”

    张冲欣慰颔首,他对徐晃道:

    “我军这次南下,就是要全据并州。如果我军是想打一个战术配合,做袭扰,那自然可以发挥机动之利,狂飙穿插。但现在,要想广土众民,在并州建立根据,那就必须一路堂皇而下,军挡破军,砦挡破砦,就和银河水倾斜而下,堂堂皇皇。如此才可破贼心,定人心。”

    最后,张冲拍了拍徐晃:

    “公明,我对你很看重。你的未来不仅仅是一个突骑将,我期望的是有朝一日,你能为我提兵十万,横扫山河,所以这一次就是你的练兵场。并州是锅好饭,我们不急。”

    徐晃不由挺起胸膛,对张冲行了军礼。

    之后,张冲自觉已经将军略梳理完毕后,就让徐晃退下去追自己的部队了。

    就这样,徐晃带着激动的心情和一众先锋军将纵马南下。而高坡上的张冲一直目送他们远去。

    ……

    五千大军连绵南下,耗费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当中军的辎重官说午饭已经做好后,张冲才带着一众有些饥饿的幕僚和官佐回中帐就食。

    回到中帐,张冲并没有立即吃饭,而是又继续处理了一阵文书。

    作为大太之主,他不仅仅要处理泰山军的事情,幽、冀、平、辽、兖各州政务都要到他这里总裁。

    即便有邺城的诸多门下帮忙处理,送到张冲这里的文牍依旧堆满案几。

    也幸亏张冲是超人,无穷充沛的体力让他处理这些政务手到勤来。

    但等他处理完最后一份文牍后,抬起头,却看见众文武皆没有动筷。

    张冲莞尔,没有说什么,而是在心里叮嘱自己下一次尽量先吃再处理。毕竟军中的这些幕僚们可不是他。

    他扫视了一圈,看到赵云却不在,于是问边上的荀攸:

    “子龙去哪了?”

    荀攸和一众幕僚、参赞都坐在张冲的右手边,听得张冲问:

    “王上,赵校尉一直在辎重营忙于处理驿战附近的百姓问题。我已经让人告诉过他,一会来营中就食。”

    张冲疑惑了一下:

    “这驿战附近还有黔首?”

    荀攸实话实说:

    “并没有多少,多是一些残障老弱的。这些人被抛弃在乡社,自生自灭。赵校尉见到了,就让人给他们做点饭,砍点柴。后面冬天要来了,不做这些,这些老弱难活。”

    这个时候李大目也开口,第一句就是叹气,怒其不争:

    “那些人也真的是,躲谁不躲,竟然躲我们?那些人一听大兵南下,直接逃进了山里。我那会还要找一些向导,但那些里社但凡能走动的,都跑路了。真的是愚不可及。我们泰山军会在乎他们那几个瓜枣?”

    张冲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抿着粟饭,但他的心头却非常沉重。

    一直以来,泰山军都是以走群众路线为称的,所到之处不说是杀官揭竿迎王师吧,但也是提壶担浆相迎。

    但现在呢?自破了雁门关以后,大军南下这一路,几乎见不到多少黔首百姓,他们正如李大目说的那样,全都跑进了山里。

    张冲也有自己的分析,他觉得太原豪势对于地方的丁口的掌握还是非常强的,无论是从舆论宣讲还是调动上,皆和此前泰山军所遇到的豪势们不同。

    这一点也和并州的环境有关。并州四面环山,能够耕作的就只有几处大的盆地。各豪族在这些盆地里犬牙交错,相互之间的关系也非常紧密。

    在这些豪族之间的默契下,沂定盆地的黔首们被牢牢锁死在各家的土地上,即便是徒隶想要转投他家都会被打死。

    长久下来,这些黔首们就真的将这些豪势当成了自己的家主,是自己一切的主人。

    于是,当主人们告诉他们泰山军是虎狼,那泰山军就是虎狼。当主人们告诉他们,看见虎狼就要跑进山里,他们就想也不想奔入山中。

    张冲明白这些,但他也知道现在并不是处理这些的时候。

    只有在军事上先将太原豪势们给打破,这些人才会醒,才敢抬头用眼睛看。

    到时候,他们就会发现,泰山军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

    所以张冲只是点了点头,让蔡确那边再准备一点粮食留给那些老弱,然后就端起粟饭开始吃了起来。

    张冲这边端起碗,下面一众已经饥肠辘辘的文武们也开始卷了起来。

    其实张冲这一段非常简单,一碗粟饭、一小碟的酱菜和一块肉干。此时全军吏士们皆吃的和他一般无二。

    如果是才来此世,这一顿张冲会吃的味同嚼蜡。在前世,他就是一个饕餮,去哪里旅游,玩什么从来不重要,吃什么最重要。

    他常与友人说的一句话是:

    “当我记得这个地方的味道,我就记得这个地方。”

    但现在如此粗陋的一顿,在张冲嘴里吃起来也是有滋有味。

    人真的是太能适应环境了。

    也就是如今随着飞狐陉的打通,泰山军的补给已经恢复过来,在前几日,那一顿肉干还吃不成呢。

    饭吃了一半,大帐的帘幕突然打开,却是赵云回来了,他欢喜的对张冲道:

    “王上,附近的百姓们都回来了。”

    张冲一愣,忙抹了一下嘴巴,又顺手将剩下的肉干递给赵云: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这肉你路上边走边吃,人不能饿着肚子。”

    这边张冲起身,早一吃完的文武吏们也纷纷起身相随。

    张冲摆了摆手,笑道:

    “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后面于禁的中护军就要赶来,你们也要加紧构筑营盘呢。不然到时候咱们中护军子弟们住哪里咯!”

    说完,张冲就示意荀攸跟上。

    至于蔡确、郭祖二人不用说,又是紧紧跟随。至于典韦、李大目则带着横撞将散在后面,一路遮护。



重要声明:小说“犁汉”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