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从柯南开始重新做人 第九十五章 海洋之灾(7k二合一)


    蓝熏庄园。

    百酒大街‘酒馆冲突’爆发不到半小时后,卡蜜尔就得到了消息,因为代表普朗克的亨克等人从上岸就在她部下们的监控中。

    季星不是她派过去的,但她对于季星的动作倒不太意外。

    在四天前的夜里,两人爆发了一场不算争执的争执,她知道了季星的野心,知道季星想要与菲罗斯家平起平坐甚至号令菲罗斯家的野望,知道季星认为他自己是强者。

    这并没有让卡蜜尔太过愤怒,直说总比暗藏好,而且她十分认可季星那世界是弱肉强食的理念。

    于是在沉默过后,她只对季星说了一句话:“证明给我看。”

    证明你有资格说出这种话。

    季星欣然接受,然后问了她最近这段时间菲罗斯家的动作,卡蜜尔也未隐瞒,着重点出了对于德玛西亚和海贼王者普朗克的邀请。

    她明显能看得出季星对于普朗克更感兴趣,并询问她:“邀请海贼是要与他们结盟吗?”

    她也当场给出真实答案:“当然不是,海贼不值得信任。菲罗斯家需要的是船,强大的战船,无论是合作获取,又或是其它。”

    那么今夜季星的动作就明显是代菲罗斯家选了‘其它’。

    暗中把普朗克派来探查的人搞掉,那位杀人不眨眼的海贼王者可不会吃这种暗亏,她相信聪明人季星也该就此准备了多重动作。

    如果借助菲罗斯家的力量得到普朗克的船甚至干掉那位海贼王,接下来的发展便更是大有可为,卡蜜尔心中难得升起了几分期待。

    至于季星的安全问题,在那夜试探过季星身手后她便不怎么担心了,那种身手不说以一敌百,但有准备的情况下区区六名海贼还伤不到他,哪怕其中有普朗克的二副!

    于是她便在蓝熏庄园中等待季星返回,向她说明接下来的动作与计划,若是真的精彩且完美,给季星相应的待遇和地位也无不可。

    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

    直至夜深,卡蜜尔终于按捺不住让人去查,并很快查到了战斗发生处的悬崖,找到了摔烂的尸体。

    这点如她所料,但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们菲罗斯的首席工匠!

    这一夜卡蜜尔无心睡眠,虽然她原本就不怎么需要睡眠。

    她在反省自己是否给季星的自由度过高了,如果那夜发现季星的野心后直接采取强制手段,会不会更加保险?因为他是和哈基姆一样天资纵横的青年,我终究心软了?

    钢铁铸造的身躯不知疲倦,她孤零零地在窗口站了一夜。

    拂晓的光辉洒落时,她所得到的消息皆不是她想听到的,但那蔚蓝色的眼眸终究坚定了起来。

    “为我家人,我愿奉献。”

    这是菲罗斯家的格言,从中可窥见家族的理念,我之一切作为皆为家族着想,为菲罗斯更加兴盛。

    哪怕中途出现错漏,大可粉身碎骨以做弥补,一切为了家族!

    准备迎接进化日吧。

    ……

    海上的夜结束得比陆地更早。

    小艇船头熟铁雕像触手上的防风提灯终于熄灭,终于不需要它来刺破夜晚海面危险的迷雾了。

    莎拉坐在船尾,一手正搭着船舷,手指垂到水面,颇有些睡梦间半梦半醒地划着海面波涛。

    虽然她也整整一夜没睡了。

    作为比尔吉沃特大名鼎鼎的赏金猎人,许多海贼闻风丧胆的赏金船长,人称厄运小姐的她其实有着一个十分快乐的童年。

    她是著名女枪械师艾比盖尔·福琼的爱女,而艾比盖尔在制枪手艺界更是一个传奇人物,许多巨商船长的收藏里都能找到她的作品,但这同样吸引了许多觊觎的目光。

    付诸行动的正是普朗克。

    那时候的普朗克还只是一个初露头角的海贼,但已经表现出来了比其他海贼更加邪恶的地方,他要求莎拉的母亲为自己制造两只独一无二、比什么都强的手枪,在一年后拿货的时候,选择了明抢。

    甚至都不是为了手枪,只是单纯地出于恶意,她的父亲和母亲都被枪杀,工坊也被大火焚烧,唯有年幼的她侥幸未死,撑着伤体抱着母亲制造的两把枪爬出了工坊。

    她修好了损坏的手枪,这对枪便也成为了她的武器,这些年她在比尔吉沃特港闯出赫赫威名,一切也都只是为复仇做的准备罢了。

    当普朗克有了异常动向,她自然会密切关注,并最终盯着普朗克的二副来到了皮尔特沃夫。

    但紧跟着发生的事却超乎了她的想象,普朗克的二副被一个莫名神秘的家伙干掉了,然后这个家伙邀请她和她的副手干一票大的……

    干掉普朗克?!

    现在,他们来了。

    她看向船舱里枕手仰躺、没心没肺睡了一夜的季星,暗道:“第一次出海的人可睡不安稳,看表现至少是经验丰富的航海家,但口音和用语习惯都不属于比尔吉沃特,难道是北边的弗雷尔卓德又或者是艾欧尼亚那些门派里跑出来的?”

    这两个地方的人可都不简单。

    …我真是疯了,竟然在期待?

    另一边,划桨划得满身大汗的雷文看了过来:“船长。”

    “到附近了吗?”

    莎拉将手指从海水里抽出,顺势躲过了一只怪鱼的撕咬,想叫季星,却见季星已经睁眼坐了起来。

    “嘿,老兄,原来在装睡吗?”

    “我睡眠浅。”季星也没解释,起身望向远方海域:“在那边?”

    莎拉曲着一条腿,侧靠在船舷上,摊了摊双手:“啊,如果没有转移的话,普朗克的冥渊号大致就停在前面那片海域,顺手截截赶去皮尔特沃夫参加进化日的商船,等着他已经摔烂的二副回来禀报。

    在那之前,老兄,可以跟我们说一说你的计划了吧?”

    “冥渊号的情况我们已经告诉你了,那是普朗克从诺克萨斯抢到的王牌军舰,一轮炮火齐射就足够摧毁一座小镇。”雷文补充道:“在海上和那种东西较劲可不明智。”

    “登陆也是个难题,如果你还留着普朗克摔烂的二副,坐他们的船,还有一点机会靠近过去。”

    莎拉道:“但现在?普朗克是海上最阴险狡诈的混蛋,我和雷文的名声没用,只要这艘小艇出现在他们炮程范围内,普朗克会毫不犹豫地下令开炮,然后站在船边哈哈大笑地看着我们在海水里挣扎。”

    “就算登陆了又怎么样?他身边铁钩帮的家伙们寸步不离,冥渊号上起码有几百个普朗克的亲信部下,弹药武器也一定是充足的。”

    二者你一言我一句,表达的意思很清晰,如果你没有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或者露两手大的,就算杀了我们也别想让我们过去送死。

    死和死是不同的。

    虽然海上的儿女并不惧怕,但也不会喜欢被扒光了吊在轨杆上晾晒个三天三夜,又或者如牲畜一般被剥去皮撒海水活活痛死。

    季星望着他们所指的海域,微微闭上眼,品味着海风的波动。

    “大海上最危险的是什么?”

    这个问题让两人一怔,雷文拄着船桨蹙眉:“海怪?海兽?”

    莎拉身体缓缓坐正。

    “是风暴。”

    她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风,而风的来源正是站在她眼前的人!

    那风由小及大,鼓噪起小艇上的风帆,吹拂起她深红色的头发,形成肉眼可见的澄澈青色,环绕着季星的身体不断嗡鸣波动!

    侵入这个世界也半年了,季星在侵入一周时就轻易掌握了冥想技巧并开始积累魔力,又于侵入两个半月后因诺克萨斯的战争石匠而参悟出来了雷电元素魔法的窍门。

    而这近三个半月,足够他触类旁通地领悟出其它元素魔法了!

    当技巧可通神灵,属性的限制就不再是限制,束缚季星力量的只剩下那些需要日积月累的东西。

    而此刻,季星第一次完全解放了体内的魔力,哪怕还远不如能为双城抵御海啸的神灵风女迦娜,但也足够借势在海上激起一阵风暴!

    他的右手举起,攥握,周边的风聚拢在他掌心,然后,释放。

    睁大眼睛的莎拉心绪随海水一起摇晃,忽地撇嘴:“果然是法师啊,一群不讲理的家伙。”

    雷文嘭地一声把船桨丢了,失神不解,碎碎念:“有操控风的能力你早说啊,我划了一夜的船。”

    累死了。

    但……棒极了!

    ……

    做正事前是不准宿醉狂欢的。

    能成为海盗们公认的王,普朗克除了凶残能打外,当然也有着清醒而且智慧的头脑。

    这一次出航劫掠商船只是顺道的游戏,冥渊号上没有携带太多酒水更没有携带女人,普朗克对于菲罗斯的邀约,其实是很重视的。

    因为菲罗斯、因为皮尔特沃夫很有钱,对于海盗们来说,是一块始终只能从边上刮一刮油星、却完全碰不到内部的肥肉!

    但这一次普朗克嗅到了机会。

    作为比尔吉沃特的海盗王,他嗅到了被载入历史的机会,不管菲罗斯邀约他是想做什么,作为海盗王的他想要的东西,当然只会是菲罗斯家族的全部财富!

    所以这天刚拂晓之际,普朗克就已经睡醒了。

    此刻的他披着一件红色大氅,坐在属于他的王位上,左手拿着一个橘子,右手则正拿着一把很短的雕刻刀,一下一下地削着皮。

    那刀凿出皱纹般的脸上写满了认真,这是他独特的爱好。

    当橘子皮剥净,他一口便将其吞掉,不在意溅射的汁水从嘴角滴落粘在胡子上,抬头看了眼海面。

    太阳刚刚冒尖。

    他跟亨克约定的时间则是太阳完全从海平面浮出之前回来,而亨克是一个很守时的家伙。

    无论回来或没回来,冥渊号都会在正午前去一趟皮尔特沃夫了!

    这样想着,普朗克忽然感觉到脚下的甲板一阵不自然地颤动,微微抬头,轻喃:“起风了?”

    下一刻,他面色有些阴沉地站了起来,作为在海上厮混了二十几年的海盗,他敏锐地感觉到海风不同寻常的变化,嗅到了不安味道。

    船上也有经验丰富的水手,已经吵嚷了起来:“好像起风了?”

    “喂,怎么像是风暴的味道!”

    “怎么可能,这里距离陆地那么近,哪来的突发风暴。”

    “等等!快看海面?!”

    “该死!蛇母在上!”

    蛇母是蟒行群岛的生命之神,一位真正的神灵,娜伽卡波洛丝。

    在描述中,祂是一只硕大无朋的海兽,生满了蜿蜒的触手,所以又被叫做蛇母、胡子女士。

    普朗克不喜欢祂,因为曾与他关系密切的俄洛伊因为加入了祂的教派,成为了海兽祭祀,全心地投入了进去,忘记了两人的感情。

    但当他站起身望向海面时,却不禁惊恼地暂时借来了信仰。

    ‘胡子女士保佑!’

    只见刚刚拂晓的明亮正快速被天边卷来的乌云吞噬,身边不断剧烈的风快速化作呜呜狂风怒号!

    海面波涛汹涌起来,但若只是这样,对于吃水数万吨的冥渊号来说倒也能轻松扛下,真正的危机来自于远方那道与天相接的白线。

    不知何时不知如何积蓄起来的如山一般高的海啸!

    一个个注意到这般景象的海盗都呆愣在原地,惊恐地张着嘴巴,直到普朗克发出怒号:“都给我躲回船舱里!找东西抓紧!”

    被海水卷走就死定了!

    也只象征性地提醒了手下们这一句,普朗克就踩着颠簸的甲板冲回了自己的船长室,并把跟随他的手下一脚踹了出去,锁门。

    你们什么身份,跟我躲一起?

    他深知对于这些海贼,在死亡威胁下船长就是个屁,如果一同陷入危机而只有一个好的求生点,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向自己出刀!

    轰隆隆——

    刚抓住船长室中最坚固稳固的东西,巨大的冲击就来了。

    那擎天的海啸完全将冥渊号卷噬,整艘船都好似被黑暗吞没。

    船身如坐过山车一般剧烈地摇晃,哪怕是普朗克这般手臂可碎巨石的汉子,亦瞬间甩撞至了墙上!

    好在船长室材料足够坚韧。

    而外界就惨了,各种设施物品瞬息被冲得七零八落,普朗克听到了一声声熟悉的绝望的惨叫,有些属于他十分信重的部下!

    “该死!可恶!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样的风暴和海啸?!”

    不再指望稳定住身形,普朗克努力地蜷缩起身体护住要害,在船长室内滚动碰撞,海水从门缝与破损处涌入,将他的身体浸泡。

    直到三分钟后,感觉到船渐渐平稳的普朗克才从海水里抬头,狼狈、狰狞、迷茫。

    结束了?来得快去得也快?

    即使习惯了大海的反复无常,普朗克也不能接受这种荒唐情况。

    那种规模的海啸只来了一道?这不符合航海的常识,为什么?!

    他愤怒地冲出了船长室,眼前所见自是一片苍凉,有倒霉的家伙直接被木板从屁股捅穿,亦有混乱中钉死在了自己的武器上的。

    冥渊号本体还算扛硬,但他手下的精锐轻易地被这大自然开的玩笑吞没了七七八八,简直可笑!

    咔——

    忽然间,子弹上膛的声音在侧方响起,普朗克身体一僵,阴狠愤怒地转头,看到了陌生的、正拿枪指着自己的莎拉。

    “你是谁?这是你搞得鬼?怎么做到的?菲罗斯的武器?!”

    “我是莎拉。”莎拉说着,仔细观察着普朗克的表情变化,最终得到的结论让她嘴角微翘。

    “果然不认识我吗,也认不出我手中的这柄枪了。很好,我并不需要你记得我,就像曾经死在你毫无来由的恶意中的我父母一样,你就这样带着不解地死在更能掌握生死的家伙的‘恶意’下吧。”

    死?普朗克阴沉握拳,哪怕身上酸痛异常,连武器也丢掉了,但无非就像当年和诺克萨斯将军搏斗抢船后一样,哪怕已经脱力,老子也能压迫制服你这种小丫头!

    噗!

    然而就在这时,一柄刀突兀从后贯穿了普朗克的心脏,在他后方的雷文摊了摊手:“什么恶意?我们可是替天行道,船长。”

    砰——厄运小姐的火枪亦在同时激发,子弹洞穿了普朗克的太阳穴,夺走了这位海贼王者的生命,没有再给他任何说话反击的机会!

    远方破碎的船舱中,季星穿行间随手给没死的海贼们补着刀。

    ……

    “我不喜欢这里,艾尔。”

    皮尔特沃夫,阳关明媚。

    一队有些特殊的客人从皮尔特沃夫的西港口下船,正在向着城市的中心进发。

    其中为首的男人身形挺拔,面容板正,穿着一套厚重铠甲,仰望远方塔楼的海克斯飞门,随口做着评价:“虽然并不纯粹,但这座城市里的确到处充斥着魔法的痕迹。

    我不理解为什么王子殿下会看重一个皮城家族的邀请函,甚至派我亲自来这个地方。”

    “大概是因为万能胶囊确实是一种了不得的发明,而且完全不掺杂魔法?将军。”身边同样身穿铠甲相对瘦小年轻些的副官道:“那位皮城灰夫人信中似乎也明确请求了,使者最好是军队将领,因为他们要展示的物品中有重要武器。”

    “哼,我们的刀枪就是最好的武器,禁魔石林就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最好资源,德玛西亚人什么时候需要对外采购武器了?”男人脸上微微流露出不以为意和高傲。

    没错,他们来自符文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之一,德玛西亚。

    德玛西亚是一个法理至上的强大王国,战功赫赫,久负盛名。德玛西亚人自古崇尚正义、荣耀和责任,近乎狂热地以自身的传统及底蕴为豪。然而,尽管秉持着这些高尚的原则,在过去的几百年间,刚愎自用的德玛西亚越发与世隔绝,成为了孤立主义的代名词。

    不过这种状况在近几年来得到了改善与变化。嘉文三世国王突然驾崩,各大家族仍未同意其唯一的继承人嘉文王子继位,内部波云诡异,倒逐渐开始与外界交互接触。

    男人名为豪尔赫·布里,出身于德玛西亚的一支功勋家族,但却也是极力不认同年轻的嘉文王子继位国王的主力之一。

    自然而然的,他对于嘉文王子这次答应皮城灰夫人的邀请、并把他派了出来非常不认可,甚至想直接拒绝,是因为一些其它状况才同意的,自然哪哪都是不爽。

    见状他的副官倒是劝道:“皮尔特沃夫被称为进步之城,远远望起来也的确很繁华……”

    “呵,我看甚至不如秘银城!”

    那是德玛西亚西北的小城,副官瞬间无言,只能静静跟随了。

    而在两人身后,还有两队共16名手持长枪的士兵跟随,其武装更加严密,甚至配有头盔难见面貌。

    这独特的阵列自然吸引了一众皮城人惊奇的围观,惊讶猜想着这个队伍的来历,也有对于一切进化日到来的客人的欢迎。

    “进化日快乐!”

    可惜基本得不到回应。

    直到这队人走出码头,见到了全身改造装甲的优雅女性。

    “欢迎来到皮尔特沃夫,德玛西亚的客人,进化日快乐。”

    豪尔赫·布里却定定地打量了经过海克斯改造的卡蜜尔半晌,才勉强伸出了手:“你就是灰夫人?叫我豪尔赫将军吧。菲罗斯要给我们展出的新武器在哪?你们那个叫做塞维尔的科学家是哪一个?”

    他随意打量着卡蜜尔身后跟随的菲罗斯卫兵,这种态度让卡蜜尔眉头轻皱,没有想到德玛西亚的来客会是眼前的这种态度。

    不应该啊,难道那位嘉文王子看不出我信件中的暗示?

    停顿了下,卡蜜尔才道:“塞维尔还在忙着准备一些东西,豪尔赫将军旅途劳累,不如先到蓝熏庄园休息一下?如果不需要,也可以随我去参观一下万能胶囊工厂。”

    豪尔赫皱眉:“去工厂吧。”

    ……

    同一时间,议员高塔。

    除了去找杰斯和维克托的黑默丁格,其它六名议员一大早就以商议进化日准备细节的原因聚集在了一起,但讨论的却与进化日无关。

    毕竟进化日已经准备很久了。

    某一刻,一名戴着奇异面具的议员抬手:“德玛西亚人到了。”

    有几人面色一沉,彼此对视。

    “竟然是真的,灰夫人竟然真的私自邀请了德玛西亚人?”

    “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帝国可是死敌,如果被诺克萨斯知道这种事,我的生意怎么办?!”

    “重要的不是生意,这会给整个皮尔特沃夫带来危机的,诺克萨斯人可是一群……”

    激烈的语调中途一停,说话的议员有些尴尬地看了眼梅尔,想起来米尔达尔家族就是诺克萨斯的。

    梅尔轻轻一笑:“没关系,我现在是皮尔特沃夫人,这边的米尔达尔也是皮尔特沃夫的家族。

    不过在我看来,大家稍微有些急迫了,我们是进步之城,是独立自主的城邦,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交易任何物品,只要不参与战争,我们就不应该受到约束。何况今天不是进化日吗?”

    “……道理是这样。”议员们沉默片刻,其中一人道:“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灰夫人因为上次战争石匠袭击塞维尔而做的报复!”

    “难道不该这样吗?如果讨好诺克萨斯的方法是他们想要什么就给什么,哪怕他们要劫掠走皮城最天才的科学家也无动于衷……我们也要接受?”吉拉曼恩议员道。

    “吉拉曼恩夫人,您就不要表态了。”一名议员无奈道:“杰斯·塔利斯是您家族支持的技工,塞维尔更是被您女儿的一枪救了命。

    您的家族可是赚得盆满钵满,但不能绝了大家的财路啊!诺克萨斯是两座城邦商品的最大购买商,我的家族生意可全靠他们支撑!”

    “赌注只压在一边可不好。”吉拉曼恩议员淡淡地评判一句,便闭嘴不说话了,凯特琳毕竟打死了一个战争石匠,她得稍微做点准备,却也不能太过得罪其他人了。

    会议厅内也短暂沉默,戴面具的议员挑明道:“其实大家在意的更多是其它事,你们都接到来自斯蒂万·菲罗斯的请求了吧?”

    众人彼此对视,默认了。

    卡蜜尔对德玛西亚人做出了邀请,而议员们提前知道,也是因为斯蒂万给他们的信件。

    信件中,斯蒂万更是请求议员们帮助他‘正菲罗斯之风’。他指出由于塞维尔的出现,卡蜜尔过分着急想带领菲罗斯迈上新的台阶,但过犹不及,这样激烈的行动下去,只会把菲罗斯带入万劫不复!

    身为菲罗斯的家主,他无法坐视不理,却无能为力,于是请求这些议员家族帮忙,擒拿、逼不得已下甚至可以诛杀卡蜜尔!

    而这个会议能够召开,议员们自然也有着一些想法。

    在暗中维持双城稳定的灰夫人是好灰夫人,但走到台前,直接越过议员们指挥双城前进的灰夫人就不再是个合格的‘幕后掌控者’了。

    要由各家的密探合力,试着制裁灰夫人吗?能做到吗?

    卡蜜尔几十年来积累的第一人威望还是让议员们有些虚,吉拉曼恩夫人更是不希望走到这一步。

    沉默片刻,她只能再次开口:“信件中还说了一件事,卡蜜尔夫人不止邀请了德玛西亚的客人,甚至还邀请了比尔吉沃特的大海盗、称号海洋之灾的普朗克。

    我不怎么相信卡蜜尔夫人会和海盗联络,即使有,也不可能是合作,而有其它的用意,现在德玛西亚人来了,我们是否该等等……”

    “等那个海洋之灾?”

    议员们目光交流,不怎么拿得定主意,那海盗……会来吗?

    7k2,二合一,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从柯南开始重新做人”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