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第1770章 来自惣领制的家人


    义银叹了一口气,说道。

    “请最上殿下进来说话吧,毕竟是斯波一门族亲,这份体面终究是要给的。”

    最上义光要的就是这个当面向圣人解释的机会,能不能把握好这个机会,且看最上义光怎么说吧。

    等蒲生氏乡领着一中年美妇人进来,叩见行礼之后,义银叹道。

    “书信相交数年,我们总算有机会见面了,最上殿下。”

    最上义光伏地叩首,哽咽道。

    “家人最上义光,辜负圣人厚恩厚义,罪该万死!”

    义银喃喃道。

    “家人呀。。”

    一门总领家的称呼,来源于惣领制,例如海野家身为滋野三族一门总领家,在武家制度早期是拥有带领整个氏族的权力与地位。

    惣领制就是以一门总领家为核心,统帅全族,强调氏族认同的一种武家制度。

    而家人这个词,最初就是一门总领家对麾下武家与同族的称呼。

    镰仓幕府建立之后,初代将军源赖朝开创御家人制度,御字是将军的尊称,御家人本意就是将军的家人,团结在将军身边的自己人。

    早期的武家战争形式粗糙,最原始的动员方式,就是领主登高一呼,一名姬武士带着她的七八名郎党,自带干粮出门帮领主打仗。

    这种动员形式组成的军队,称之为乌合之众都是抬举她们,简直是村民械斗,有时候连自己人和敌人都分不清楚,只能说乱打一气。

    而武家早期的继承制度也有很大问题,并非嫡子继承制,而是每个子嗣都可以分一点家产的雨露均沾。

    人人有份的结果就是强大的武家势力,只要经过几代人的繁衍,就会碎成一群同族分支,失去向心力,势力衰退。

    军事的核心是组织力,武家早期的战争形式其实是碎片化的逆组织力,形成不了强大的军事组织。

    这和当时的经济环境有关,因为庄园制经济早期产出低下,没什么剩余物资交换,庄园制自给自足的独立性导致庄园之间联系薄弱。

    但经过源平合战,对天皇朝廷的战争,武家军事需求上升,镰仓幕府渐渐形成了有利于武家政权统治的新制度,也就是御家人制度。

    而御家人制度的基础,就是惣领制。

    为了把姬武士组织起来作战,武家在镰仓幕府时期逐渐形成了以氏族为核心的姬武士团,抵消了家业传承导致的实力分散问题。

    例如足利家作为惣领制下的一门总领家,镰仓幕府有事就找你,由你出面统领全族,替幕府办事。

    足利一门之下的斯波,吉良,细川,今川什么都听你的,这样就形成了向心力组织力,这就是惣领制的崛起。

    作为足利一门的总领家,足利家被幕府授予有力御家人的身份参与幕府政治,形成由将军领导,有力御家人群策群力的御家人制度。

    所以,御家人制度的基础是惣领制,而惣领制的逐步瓦解,也在之后终结了御家人制度。

    惣领制的起因,是武家早期的继承制度是见者有份,每个子嗣都分一点,把自家的实力给拆散了。

    为了将分散的力量聚集起来,只能通过增强氏族认同,利用惣领制找出当家带头人,也就是一门总领家,统帅全族,争取共同利益。

    但随着血缘关系越来越远,氏族认同的号召力也越来越弱,最终各家利益不一致,就没人在意什么一门总领家的命令了。

    惣领制无法解决武家传承带来的问题,为了防止家业分散导致的衰败,武家们纷纷摒弃了分家产的做法,开始走向新的家督制。

    家督两字最早出现在史记,家有长子曰家督。

    在镰仓时期,由嫡长子继承为核心的家督制出现,逐渐在武家中流行起来,最终取代了诸子分封的传统武家继承方式。

    以家督为核心的家业传承,虽然把绝大部分家业交给了嫡长子,但家业也不是嫡长子一人所有,而是家名之下姬武士团的公产。

    也就是说,以前大家是分遗产之后各过各的,但现在大家是不分家了,但公司的股份是人人有份。

    只要这份家业在,大家就都有份,自然形成了凝聚力,所以家督制比惣领制更有优势。

    结果,就是惣领制走向灭亡。惣领制既然灭亡了,惣领制为基础的御家人制度自然也跟着完蛋了。

    足利幕府早期,御家人制度还能支撑场面,但随着家督制的铺开,很快就不适用了,随之崛起的是适用于家督制的守护制度。

    而随着惣领制的消亡,武家已经不把什么一门总领家放在眼里。

    斯波宗家灭门,也没见奥羽的斯波同族有什么反应,大家早就不是一家,关起门来各管各过日子。

    也只有甲信山地的滋野三族这种山民才会抱残守缺,死守着老祖宗的规矩不放,把一门总领家很当回事得抢来抢去。

    但不管怎么说,武家的名分和血统是一种地位身份,一门总领家虽然成了虚名,但有需要的时候还是可以拿出来摆摆谱的。

    义银之前在关东还没站稳脚跟,是希望奥羽地区的同族帮衬。

    而奥羽的斯波各亲族大多已衰败,有点实力的只剩下最上和大崎两家,又都受到伊达政宗的威胁。

    于是双方一拍即合,义银摆出一门总领家的姿态帮助同族渡过难关,最上家与大崎家装作同族同心,在奥羽地区帮斯波家撑场面。

    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但一场突如其来的斯波织田合战,毁了大家面子上的政治合作。

    最上家与大崎家不想掺和中枢斗争,在斯波家最需要的时候不响应号召,浇了义银一盆冷水。

    伊达政宗趁机攻灭大崎家,义银也不再谈什么同族之亲,冷眼旁观一点不在意。

    最上家陷入四面楚歌,顿时急死了最上义光,现在跪在义银面前口口声声自称家人,就是捡起了惣领制那一套来找氏族认同。

    不是她失了智,是因为不说还真不行,最上家现在还有什么筹码谈条件?除了指望圣人的仁厚装可怜,最上义光真没有其他出路了。

    这一声家人,她喊的是真心实意,只要圣人肯拉最上家一把,让她扯下脸喊亲爹都行,何况只是自称家人呢。

    最上义光脸都不要了,舔着脸喊家人,义银听得有好气又好笑。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他叹了一声,说道。

    “起身说话吧。”

    待最上义光抬头,义银才发现这美妇人的眉目之间,竟然与伊达政宗有几分相似。

    他忽然想起,最上义光之弟嫁给了伊达政宗之母,生下了伊达政宗,这样算起来,伊达政宗还是最上义光的亲侄女。

    所谓三代不出舅家门,这两人的关系还真是挺近的。

    伊达政宗野心勃勃,奥羽武家惊惧之余,对她的诋毁从未停止。

    什么冷血弑母呀,放逐亲父,欺辱父族,说白了就是大家恐惧她统一南奥羽的野心与行动力。

    而最上义光,她其实是一个很有温度的人,这家伙很重视亲人。她与弟弟关系很好,因为弟弟的原因,几次对伊达政宗下不去狠手。

    就因为最上义光这一点温暖在武家中并不常见,义银才会一时心软,给她一个机会。

    义银自己的第四第五个孩子也快要来到这个世界了,面对自己越来越复杂的大家庭,他还是希望这个世界能多一点温度。

    像最上义光这种珍惜亲人的武家,还是不要逼死的好。就武家社会这个烂透的环境,这种人真是死一个,少一个呀。



重要声明:小说“不一样的日本战国”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