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 第826章 就像被世界抹除的人(二合一,求订


    第826章 就像被世界抹除的人(二合一,求订阅!!!)

    “之后叶胜进入了卡塞尔学院,可他的母亲和妹妹就没那么幸运。”苏恩曦对路明非说,“叶胜的母亲因为常年的压迫和暴力而染上了肺痨和心力衰竭,他的妹妹也因为童年的时候父亲的事留下了心理阴影,童年的遭遇是难以弥补弥补的创伤,小女孩每个星期都要去精神医院接受心理治疗。”

    路明非的表情沉默又复杂,明明是在同一所学院,既有恺撒那种生下来就背负着加图索之名的高高在上的公子哥,也有叶胜这种出身卑微到尘土里的苦孩子……与其说这个世界的本质有多么残酷,倒不如说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个操蛋的东西。

    “这些年叶胜执行任务所赚的抽到了很大一部分都花在他的母亲和他的妹妹身上,母亲住院和妹妹的心理疗愈都是长期的过程,并且都是很大的开销,这对以前还在上大学的叶胜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负担。”苏恩曦缓缓地说,“所以这些年叶胜也没攒下什么钱,但结婚是需要花钱的事,每个男孩子都会想给自己心爱的女孩一场盛大又隆重的婚礼。”

    “叶胜就是这样对酒德亚纪承诺的,叶胜很爱酒德亚纪,酒德亚纪也同样深爱着叶胜,那个女孩一直是叶胜灰暗人生里为数不多的光。”苏恩曦说。

    路明非沉默的听着,他当然知道叶胜师兄和酒德亚纪师姐两人有多么相爱,在梦境的故事里,长江三峡之下的青铜城中,那两个人互相分享供氧的面罩,只为对方能生存下去,最后叶胜把康斯坦丁交给酒德亚纪,连同生的机会……可最后男孩心爱的女孩还是死了,只是那时的他已经不知道。

    那样绝望的环境中,连生命都能奉献给彼此的人,爱的怎么可能不够深呢……可路明非不知道,叶胜师兄那样一位可靠稳重的学长小时候竟然生活在这样的地狱中,和叶胜师兄的童年相比,自己的童年简直如豢养的猪般幸福,回想起来就连婶婶的唠叨和埋怨都宛若福音。

    好不容易,叶胜师兄好不容易从泥泞般的人生中挣扎出来,就眼看就要和心爱的女孩修成正果,却又遭遇这茬子事。

    “所以叶胜师兄背着亚纪师姐注册猎人网站,接下这个委托,就是为了钱么?”路明非低着头,声音也压的很低很低,“因为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他想送给心爱的女孩一场隆重的婚礼。”

    “叶胜的母亲刚刚完成一场手术,他的妹妹也即将要升大学。”苏恩曦没有正面回答路明非的问题,但也侧面对路明非解释,“每个人的人生中都有这样的阶段,一个男孩想要真正长大成为男人,必然要渡过某些艰难的时刻。”

    “所以叶胜师兄正处于这样人生的岔路口,只是去一座滨海小城探查暴风雨中的神秘现象,这个委托听起来一点也不危险却报酬丰厚,可叶胜师兄并不知道。”路明非顿了顿,他的拳头不自觉地攥紧,“这座城市里隐藏着一座巨大的尼伯龙根,背后甚至很可能牵扯到龙王级别的幕后黑手。”

    苏恩曦多看了眼路明非的状态,脸上浮现过担忧的表情。

    “不要太自责了,归根结底叶胜的失踪也并不是你的错。”苏恩曦对路明非劝慰道,“你如果真这么觉得,我和长腿的责任不是比你更大么?”

    “不是自责的问题,但说不自责是假的。”路明非低声说,“当你看着一个人、一个积极向上的好人,好不容易渡过了苦难,眼看将要步入人生更幸福的阶段,但忽然发生了某些和你有关的事,一切都被搞砸了,你会觉得这全部都是你原因造成的,心里怎么可能不内疚?”

    话说到这里,路明非忽然起身,脸上的表情肃穆又决绝,就好像此刻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你要干嘛?”苏恩曦连忙跟着一起起身,拽住了路明非的衣袖。

    “去找叶胜师兄。”路明非面无表情地说,“那座城市我更熟悉,我找到他的机会比较大,我必须要去,哪怕最坏的结果是得到叶胜师兄的死讯,我也必须要给亚纪师姐一个交代,她是最有权利知道一切的人,不论结果她会怎样责怪我。”

    “伱别冲动,路明非,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苏恩曦的脸色变了变,她严肃地告诫路明非,“你可以告诉恺撒和楚子航,甚至能告诉芬格尔,我们不能控制别人的立场,但他们知道这件事至少能保持冷静,可是酒德亚纪不一样。”

    “我知道酒德亚纪,她是个性格很好的女孩,但不论性格多好,一个女孩在听到爱人遭遇不幸的消息时,理智这种东西就不存在了。”苏恩曦说,“酒德亚纪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个文静懂事的女孩,但谁也不知道她在知道叶胜失踪后会做出什么,也许她走投无路之下会求助卡塞尔学院,一旦卡塞尔学院介入这件事,我们就很可能丧失主动权!”

    “那就等我找到叶胜师兄的行踪后再通知亚纪师姐,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路明非脸上的表情透着不容商议的坚决,“就算叶胜师兄遭遇了不测,我也有义务亲自确认。”

    “所以我说你先别急。”苏恩曦死死拽着路明非的袖口,“叶胜还没有死。”

    “你确定么?”路明非扭头盯着苏恩曦的眼睛,“你说叶胜师兄没死,这句话有什么根据么?”

    “你不信我?我什么时候对你撒过谎,我又有什么必要骗你?”苏恩曦气笑着看着路明非问,“说了叶胜没死肯定就没死,我说的话当然有依据,这就是依据。”

    说着,苏恩曦从裙摆里掏出一个米粒大小的东西,扔在桌上平板的旁边。

    “这是什么东西?”路明非凑近了看,那东西细看之下好像是某个电子设备。

    “某种监测生命体征的设备,附带定位和报警的功能。”苏恩曦介绍,“你可以用手去碰碰那个设备试试。”

    路明非用手指黏起了那个米粒大小的东西,那东西闪烁了几下红光后就又熄灭了,完全看不出什么异样。

    “这东西上面当然看不出来。”苏恩曦说,她拿起平板,打开了某个标志着英文的app,“要在这里看,接触到人体之后才会有显示。”

    平板上显示的是一片卫星地图,一个红点正在闪烁,红点的位置准确坐落在日本静冈县伊豆半岛的热海镇旁。

    “实时定位?”路明非眼神动了动。

    “没错,老板半年前交给我们研发的新产品,高精度强信号。”苏恩曦的语气略带自豪,“别说一两千公里,哪怕你在月球,只要人类社会卫星信号能探测到的地方,我们都能得到你准确的定位,误差在三米之内。”

    “那叶胜师兄岂不是有办法……”路明非忽然露出的惊喜表情,但似乎意识到什么事,惊喜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可叶胜师兄在尼伯龙根里,生物电信号很难穿透尼伯龙根和现实世界的屏障。”

    “之所以说是高精度的监测设备,是因为它监测的信号源同时包含了人类现有掌握的几乎所有电信号和电信号的技术,心电、肌电、脑电、体温、血压、呼吸、脉搏、心音和血流量等因素。”苏恩曦老神在在地说,“所以只要我们的执行者配备上这种最新设备,很少有能搞丢的人。”

    “那叶胜师兄不是能找回来了么?”路明非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希冀。

    “这个暂时没办法,我们虽然能捕捉到从尼伯龙根种溢出的各种信号,但还是没办法确定叶胜的位置,因为尼伯龙根和现实世界是两个完全独立的空间。”苏恩曦的脸上掠过一丝尴尬,连忙找补,“但叶胜还活着我们是确定的,虽然无法确定他的生命体征是否稳定,但至少他绝对没有死,不然所有的信号都会停止。”

    说着,苏恩曦敲了敲平板,平板上的地图被缩放了几百倍,另一个红点在隔海的陆地上出现,红点只闪烁着微弱的光,但确实存在,路明非盯着那个红点的位置,的确是自己生活过的那座城市,但就像苏恩曦说的,尼伯龙根和现实世界是完全独立的两个空间,光看这个闪烁的点根本没办法判断叶胜所在的位置。

    “但至少能够确定他还活着,对么?”路明非再三地确认。

    “是的,我用人格担保叶胜还活着。”苏恩曦无比笃定的说。

    路明非得到了苏恩曦肯定的答复,脸色这才稍稍缓和下来。

    “所以你不要想这么多,如果知道了叶胜的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苏恩曦见路明非脸色有所缓和,语气有所松动,于是连忙补话,“况且你要是现在离开了日本,赶往原本你那座城市,你让上杉绘梨衣怎么办?”

    路明非忽然愣住了,他此刻意识到,刚才听到有人消失在雨夜高架的尼伯龙根,然后又听到叶胜师兄失踪的消息下意识就慌了神,一时间把其他的事都抛之脑后。

    对啊,绘梨衣还在日本,路明非扭头,看了眼坐在酒德麻衣和野田寿还有真中间那个安静乖巧的女孩。

    看到了路明非的举动和路明非的眼神,苏恩曦知道自己已经说动了对方于是她乘胜追击。

    “对不对?上杉家主还在等你呢,她也是你的女孩,这时候你抛下她回去中国,她会怎么想呢?”苏恩曦苦口婆心地对路明非说,一副老母亲般模样,“你的婚礼也即将要举办了,现在你不也正处于人生重要的过渡期么?如果这时候你去了中国,找不到叶胜你没办法对酒德亚纪交代,但如果你也误入了那座尼伯龙根,发生了意外,你觉得上杉绘梨衣会不会难过?”

    路明非张了张嘴,但说不出话,他只能沉默,因为苏恩曦说得对,他没办法反驳苏恩曦的话,整个蛇歧八家都如火如荼地在准备他和绘梨衣的婚礼,黑道宗家当代大家长源稚生亲自负责,这时候他不告而别,蛇歧八家会放过他么?到时候不说辜负了绘梨衣,还很可能引起蛇歧八家对他的搜索。

    不只是蛇歧八家,此刻卡塞尔学院的人也在日本,如果他的消失引起了蛇歧八家的行动,势必也会引起校长和副校长等人的警觉,届时也会变成苏恩曦担心的那个情况,卡塞尔学院介入那座城市和尼伯龙根的调查,整件事都会变成一锅乱粥。

    “你说得对,确实是我有点冲动了。”路明非缓缓坐回位置上,轻轻叹了口气。

    “对啊,你不考虑考虑自己,也要考虑其他人啊,到时候别说源稚生饶不了你,上杉越也不会放过你,你知道你这属于什么行为么?你这是逃婚!”苏恩曦语气严厉地对路明非说,“对于绝大多数女孩子来说,婚姻是一辈子最重要的场合,没有之一,她们期盼着心爱的男孩给自己一个浪漫且可靠的山盟海誓,如果一个女孩的婚礼中出现瑕疵,或许她会悔恨一辈子。”

    “是我脑子轴住了,我不能就这样离开。”路明非沉默了一会儿,沉重地开口,“你说得对,我做了那么多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不能丢下绘梨衣一个人,也没办法丢下为了我准备那么久的师兄和老大他们。”

    “但是同样的,我也没办法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这样安心的和绘梨衣进行婚礼。”路明非语气沉重地说,“知道了叶胜兄的事,这件事就像一根刺一样横在我的脑子里,他是秘密执行的猎人网站的委托,知道他消失的只有我们几个人,如果我们不去找他,他就好像真的从这个世界上被抹除了一样,或许有人觉察到不对劲,但也没有途径找到他,比如说亚纪师姐,他们的婚礼在既,如果亚纪师姐一段时间联系不上叶胜师兄,她也会满世界去找他的吧?”

    苏恩曦愣了愣,这次轮到她陷入沉默。

    ()



重要声明:小说“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