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第571章 世界线重新载入


    剧烈的疼痛……

    身体里像是掺入了无数的尖锐碎片……

    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意识仿佛在不断的下坠、下坠、下坠,永无止境的向下落去,要落入更深沉的永寂……

    也许是隐隐察觉到了这样的下场会是什么,克莱恩竭力对抗着,不让自己的神志彻底沉沦下去,他在无边的黑暗之中发出无声的呐喊,宛若一个行将溺毙者的垂死挣扎,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弃。(由于缓存原因,请用户直接浏览器访问.\nCOM网站,观看最快的章节更新)

    不知道如此过了多久,他猛然一个激灵的睁开眼睛。

    克莱恩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他感觉自己刚刚似乎做了一个窒息的梦,仿佛在黑暗无光的海面活生生溺毙的痛苦,实在是太过真实,也太过清晰。稍稍回想一下,克莱恩就禁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他本能的贪婪呼吸着新鲜空气,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四下张望着。

    洁白的床单,洁白的窗帘。

    空气之中弥漫着某种类似消毒水一样的气味……

    尽管缺乏现代化的要素,但是这样的场景还是有些眼熟,貌似是一间单人病房。

    ——自己没死?

    ——难道是关键时刻,教会的高层赶到了?亦或者是代罚者、机械之心的那边反应了过来?

    克莱恩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这样的可能性,他回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的记忆,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老实说,当时的他根本就是抱着必死的心态冲过去的,甚至根本就什么都来不及想,没有如何思考,身体就已经比大脑更快的做出了反应。

    因为那是唯一的选择……

    若是让梅高欧丝爬出来,没有限制住她的话,那在场的人谁都活不了。

    而且她肚子里的东西成功诞生,那更是一场巨大的灾祸,整个廷根市搞不好都要遭殃。

    克莱恩当时只能够选择用命去拼,如果牺牲自己一个,就能够换来队长他们的存活希望,为整个廷根争取到更多的时间,为班森、梅丽莎他们夺来一线生机,这无疑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虽然在其他人看来,这种以命换命的抉择其实很无奈,也很悲哀。

    “不过好在……”

    自己终归还是活下来了,克莱恩的长长呼了口气,颇有种劫后余生的侥幸。

    就是不知道自己失去意识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他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感知,都停留在自己一头撞进那道虚幻之门的最后一刻,后面便是戛然而止的「断层」。

    但是既然在那么恶劣的状况下,自己都能够被完好无损的抢救回来,那么估摸着应该是教会的支援及时抵达了吧?这一次的灾难应该是得到了很好的控制,至少梅高欧丝肯定是被处理了……对了,还有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教会抓住?

    下意识地想起了什么,克莱恩的眼神微微一凛。

    他现在自觉脱离危险,因此也能够更为冷静地进行思考,也就察觉到了些许不同寻常的奇怪迹象。

    不过这还不足以推翻先前的推论,因为有更多的证据都指向不利的一面。所以克莱恩认真思考了一下,还是比较倾向于是自己最后的波纹起到了作用,干扰了那个女人的能力发挥,才让梅高欧丝陷入查尼斯门,而不是那个女人本身就想要这样做。

    “希望她不清楚是我在装神弄鬼……”

    他在心里这么默默的想着,祈祷最后的强行拉人进群的这件事情,没有将自己真正暴露出去。

    对方应该没有注意到是自己在干扰她,强行拉她的意识进入灰雾之上吧?最好就是这样,对方最后没有出现,可能就是被「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吓到,果断跑路了呢……

    emmmmmm,应该就是这么一回事吧,克莱恩也只能够尽可能往乐观的方向去想了。

    多多少少是有些逃避心理的,反正他可不希望自己现在这么小胳膊小腿的,就吸引到一位高序列敌人的仇恨。

    但是紧接着转念一想,克莱恩顿时又变得愁眉苦脸起来,即使是敌人那边暂时不用担心,教会这边却还是有很多需要头疼的……因为自己暴露出来的问题有点大,就算是队长他们愿意帮着遮掩,也还是有一些关键问题是绕不过去的,这个他非常清楚。

    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他正准备思考一下,就听到病房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了。

    糟糕!

    怎么来得这么快,自己还没想好怎么编……怎么交代呢!

    克莱恩悚然一惊,只是其脸上的表情刚刚变得僵硬,马上就无缝衔接为惊诧:“夏尔先生,怎么是你?”

    “当然是我了,不然的话,你以为你怎么从查尼斯门后出来的……”外面的人推门进来,一瞬间门外灌入了猛烈的狂风,使得病房里霎时间被吹得哗哗作响,床单、窗帘高高扬起,陡然而来的强劲风压使得克莱恩禁不住的闭上了眼睛,只觉得脸上被剐得猎猎生疼。

    轰隆隆!!

    哗啦啦!!

    刷刷刷!!

    风的啸叫伴随着一阵阵爆炒大地般的密集暴雨声,以及外面走廊上闪过的闪耀雷光——

    这一切的一切,貌似都在预示着外界天气的不同寻常。

    随着夏尔先生顺手将门关上,这一切立时便平息下来,宛如被按下了静音键。外面重新恢复了安静,静悄悄的,简直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外面这是怎么了?吹台……嗯,这是飓风过境了吗?”克莱恩瞠目结舌,整个人都惊住了,他刚刚甚至感觉整个屋子都摇了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脑海里还本能的冒出了一连串不好的联想,生出种种不祥的预感。

    ——难道说,灾难还是在全廷根范围爆发了?

    ——所以外面才会那么一派狂风暴雨,天地异变的景象?

    ——教会现在忙得不可开交,才会让夏尔先生这个外围成员也过来帮忙?

    “飓风过境?当然没有那么简单,不过在这里暂时倒也不用太过担心,只要留在屋子里就不会有事,不主动开门开窗的话,关于「门」的概念都被封印加强过了……”

    夏尔简单的解释了几句,他径自来到病床前站定,仔细的看了看对方,然后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目光当中带着一抹较为明显的欣赏之意:“恢复得很不错,看来你的「占卜家」基础打得很扎实,不然的话,也不会这么快就消化新的魔药。”

    克莱恩一脸呆滞表情:“新的……魔药?”

    “对,「扮演者」途径的魔药,序列9的时候就可以给人一次重塑身体与灵性的机会,几乎可以看作是一次性的万灵药,只要不是当场死了,或者是被太过诡谲的神秘力量侵蚀,都能够完好无损的救回来……”夏尔点点头,“你的运气不错,我手上正好有这么一份魔药。”

    扮演者途径?

    自己是被这么一份没听说过的魔药救回来的?乱吃魔药的非凡者不应该是只会失控而死的吗?

    克莱恩却是听得一愣一愣的,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面很乱,非常乱,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信息一股脑糅杂了进去,导致一时半会儿的有些处理不过来。

    等等!好像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他猛然想起之前担忧的问题,马上便将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抛之脑后,赶紧开口求证:“夏尔先生,外面是什么情况了?梅高欧丝她的问题有没有被控制住,事态没有变得更严重吧?!”

    “不是你想的那样。”夏尔平静开口,否定了他的胡思乱想,然而紧接着吐露出来的言语却是显得更为冰冷无情:“梅高欧丝的那点儿问题根本算不得什么,也谈不上严重不严重的,现在发生的事情要比那个更加糟糕一千倍一万倍,甚至还要远远不止!!”

    “……”

    “……”

    病房里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别开玩笑了,夏尔先生……”过得片刻之后,克莱恩才像是从震惊里缓过来,他扯动着嘴角,勉力让自己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呢……”

    肯定是和自己开玩笑的吧!

    毕竟梅高欧丝肚子里的那个炸弹,已经是涉及到神性层面的灾祸了,一旦让其毫无遏制地爆发开来,就足够摧毁整个廷根了。要比这种灾祸更严重一千倍一万倍的事态,对于现在的克莱恩而言,根本就无法想象。

    “怎么会不可能?外面那么猛烈的暴风雨你也感受到了吧,它到现在已经下了三天三夜了,还没有任何削弱的趋势,用……用罗塞尔大帝的说法,就是有种第二纪神话重演的既视感……”

    夏尔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认真的说起了第二纪的传说:

    “当初远古太阳神横扫那些古神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大灾变,足足有四十九天看不到太阳,淹没所有的洪水肆掠。巨龙全部从天上陨落,巨人王庭被彻底摧毁,精灵、恶魔、不死鸟等逐渐销声匿迹,如此才迎来了如今的这个——人的时代。”

    “这……”

    克莱恩听得一愣一愣的,这短短的一段话里面,有太多他没听闻过的名词和隐秘历史,以至于他甚至下意识忽略了自己至少昏迷了三天三夜的这个信息,只是不敢置信的问道:

    “你是说……外面的情况是这个神话的重演?”

    “……”

    “……”

    “可能吧……”夏尔先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的低声笑了笑。

    这位地上天使现在已经知晓更多的秘辛,明白这个情况其实大差不差。

    况且就在不久之前,秘仪社成员才能够察看的功勋商店直接迎来了一次大更新。

    正如各个教会,隐秘组织内部,主要都是依靠高级特性、魔药配方等来吸引成员,凝聚向心力的那样,秘仪社虽然作为一个有活力的年轻组织,在这方面却也不例外。而且拥有着相对最完善,相对最透明的晋升制度,可以清晰看到有多少个萝卜多少个坑。

    尤其在进入高序列层次之后,所具备的权限就已经可以直接看到天使特性的可兑换数量……只是这个级别的高位特性是如此珍贵的梦幻逸品,以至于秘仪社在这方面,也和那些正神教会、隐秘组织没有什么不同,基本上只掌握了所控制途径的对应数目。

    最多就是还额外收集到零星几份其他途径的特性,但是这个也是很看运气的。

    而在这一次的更新之后,却是同时上架了“门”途径和“隐者”途径的多份天使特性……

    这意味着什么,实在是很容易猜测的一件事情。

    伟大的主明明只是成功降临了一个化身,就已经打下如此惊人的基础,要知道当初第二纪元的那位远古太阳走出混沌海的时候,也就是这样的配置了——“倒吊人”加上“太阳”的双途径真神,还放牧了“错误”途径的唯一性——也就是相当于三途径的真神。

    也就是伟大的主并不是为了毁灭而来,否则的话……

    在夏尔这些知晓内情,信仰狂热的秘仪社成员们看来,重演太阳神当年故事是完全可行的!

    只是对面的克莱恩同样也不知内情,对方轻描淡写之间就抛出了如此震撼的消息,却反而让他觉得没有什么实感。他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脑子里越发乱糟糟起来……荒谬,荒诞,离奇,再加上昏迷前的经历,劫后余生的感觉,似乎都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让他无所适从。

    这个时候——

    “你不相信?”

    夏尔的声音再度传来,他笑了笑,伸手递过来一件物事。

    “这是一枚留影水晶,配合专门的记忆秘术,能够在其中储存一段见闻……你亲自来看一看,就知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

    …………

    轰隆隆——!!

    巨大化的打神鞭此刻好似是一根支撑天地的神柱,从苍穹极天之上的仙宫中崩落下来,宛若是一颗燃烧着的陨星自苍穹落下大地。

    又好似是一条在移动着的悬空山脉,光是巨大的质量就到达了一种无从想像的地步。

    当呼啸着落入神弃之地,所过之处大气都在剧烈扭曲,掀起摧毁一切的恐怖音爆。以人类肉眼无法察觉的超高速高压气墙爆发开来,宛若雷鸣似的崩碎、掀飞前方的物质,驾驭着天灾一般的暴风冲击,就此向着四面八方辐射而去!

    仅仅只是扫过大陆的余波,就轻而易举的撕裂笼罩整个神弃之地长达数千年的黑夜。

    而在打神鞭的打击轨迹上,大陆的地面如同被撕裂的纸片一般被冲击波掀起,沿途的一切残留神力更是被摧枯拉朽般击穿、荡尽……

    堕落、黑夜、风暴、烈阳……

    无论那残留的神力,有着怎样的属性,又是曾经属于哪一位神明——

    都没有任何的悬念,直接就被击穿击溃,就此分崩离析,不复存在!过去种种,烟消云散!

    而当核心关键的神性气息彻底消散殆尽,剩余的部分也自然再难以维持,它们不再受到任何权柄、规则或者象征力量的约束,理所当然的逸散开来,归还为大气之中的游离能量,重新回到世界的「大源」的轮回之中,在循环之中生生不息。

    ——神弃之地。

    前身乃是所谓的东大陆,由地球纪元时候,那属于欧洲、西亚部分的地理,所演化而来的大陆。

    只是远古太阳神的陨落掀起了“大灾变”,导致整个东大陆都自此陷入了黑暗,开始了持续两千五百多年的深暗时代,变成了现在的神弃之地。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只有不变的黑暗,诸神的力量仍然残留在这片大陆上,导致了种种可怕的异象。

    而现在……

    这一切都被一扫而空!彻彻底底的荡然无存!

    所谓对神宝具,展现出来的自然是对神性特攻!

    即使不是原型,但是既然是作为概念武装重现出来,只要「概念」正确,那么这份因「概念」而来的力量就完全不用质疑。

    最终,在那一声震耳欲聋,使得天地失色的轰然巨响声中。

    这从天而降的超尺寸天基武器,径自贯穿了那座邪神盘踞的隐秘山峰,裹挟着粉碎大地、崩灭万物的气势狠狠砸了下来,完成了对地面打击!

    近乎整片地陆都开始波动,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纹从中心点向四周迅速蔓延,就好像一块随时会裂开的脆弱玻璃。

    那足以动摇地脉的猛烈激震在地层之中迅速扩散,如同涟漪与波纹般荡漾着传递开来,不但破坏了直接打击地点附近的群山地貌,更是引起了超大范围的地壳变动。

    一时间——

    仿佛整个神弃之地都明显震动了起来。

    在隆隆巨响声中,在巨大冲击下被高高抛起飞上天空的破碎地层板块,大的巨大如山,小的不计其数。又伴随着地底深处的熔岩喷射,更有大量的烟尘被地底喷薄的能量一同冲上数千米的高空,刚刚重见天日的大地再度被遮挡住,滚滚浓烟和厚厚的铅云遮天蔽日,掩去了直射下来的阳光。

    大地裂开深谷……

    整座山峰都已消失不见……

    若是从高处绝对的俯瞰下去,就会发现以先前的那座隐秘山峰为中心,出现了一个漆黑深邃的巨大天坑,宛若吞噬一切的漆黑地渊。

    那一道道蔓延出去的巨大裂缝深不见底,几乎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不断吞噬、拉扯、牵引附近的物质,如同流失的砂石被卷入虚无的深渊。

    被抛到高空之中,又如雨点般纷纷落下的大大小小碎块,在落入这漆黑而深不见底的凹坑之后,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声音都没有发出,只余下漫长到绝望的死寂空洞。

    也不知道是还没有掉到底……

    还是距离太远太远,最后的声音根本传不上来……

    只有那失心的嘶吼再度响起,蕴含着极端的混乱与疯狂意味,而在这背后指向着一个可怕事实,那就是这位恐怖邪神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重创。

    流动的阴影连稍稍阻挡一下都没有能够做到,根本就是一触即碎,藏在阴影帷幕后的眼睛和巨大十字架,也是紧随其后就被贯穿……当倒吊在十字架上的巨人奋力对抗,所有的神力、权柄、神话形态,都没有能够起到应有的效果的时候,就意味着祂终究逃脱不了那恐怖的致命一击——

    打神鞭是不择对象的。

    它的主要使用方式就是用来打爆敌人的天灵盖。

    而作为曾经的远古太阳神陨落后诞生的恶灵,可谓这颗星球上最为恐怖极端的邪神,“真实造物主”当然并没有就此当场陨落。

    但是天灵盖被当场贯穿粉碎……

    从神话形态到整体的神性本质,都被这致命一击悍然撕裂……

    陡然遭到如此前所未有之重创,自然也是让状态本就糟糕的祂几乎彻底失控。

    在那近乎完全疯狂,失去所有理性的嘶吼和低语之中,只是在眨眼之间,刚刚经历了一次大规模地貌变动,千疮百孔、满目苍夷的惨烈大地,就迅速开始染上了一层不祥的暗沉红色。其散发出一种极其强烈的堕落气息,犹如要亵渎世间一切,亵渎所有正理,极致邪恶,极端混乱。

    ——那是庞大的、蠕动着的血肉……

    ——从被打爆脑袋的无头巨人的脖颈断裂处淌下……

    ——权柄级的血肉魔法肆虐,灾厄的源头以血肉脑浆的滴落爆发开来……

    而且速度极快极快,眨眼间就已经侵染了千百里的范围,将大片大片的土地覆盖上一层暗沉的血肉地毯,并且还在向更远的方向闪电般辐射出去,大有一种要无止境的扩散到全大陆、乃至全世界的势头,“堕落”的气息在蠕动血肉之中溢出,不断滋生!

    只是高空之中,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大地、俯视着星球的存在,对此只是冷笑一声,并且伸出手来。

    不知何时,那长三尺六寸五分,有二十一节,每一节有四道符印的优雅兵刃,再度被握在手中。

    祂回应这种失控现象的手段,也很直接,甚至没有任何的迟疑——

    一鞭打不死就再来一鞭。

    这打击神明时所使用的鞭子,对于不寻常的超常的存在,特别是对于不会因寿命原因而终结的对象,具有无与伦比的威力。在这方世界里,它更是离谱的万物特攻,可谓克制一切……神性这种东西对其而言,充其量不过是负面buff,负面buff上得越多,被打得就越痛。

    天外再度飞来巨大的打神鞭,狠狠一击贯穿大地。

    世界都仿佛彻底翻转了过来!

    当那开天辟地一般的神威被确切挥落的瞬间,大地和天空便在激荡而出的奔流之下,一起齐齐碎裂了开来。

    无与伦比的可怕冲击在神弃之地掀起了狂暴的飓风,同时还降下了无止尽的血雨,冲击波撕裂了遮天蔽日的滚滚浓烟与厚厚铅云,简直如同切开世界的骇人一幕。混杂着血与火的大大小小碎块,如冰雹般从天而降,以血色天空作为背景,更是仿若末日的终焉已至。

    成吨成吨的血肉坠落,燃烧着的大山滚滚落入海中,海水即成血水。

    尽管许许多多的大鱼海兽都被活生生震死,但仍然有不计其数的海中生灵被这场饕餮盛宴吸引,纷纷从深海中上浮而出,开始大肆吞食。

    谈不上有害,却也无法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因为血肉也仅仅只是血肉,普通得完全不像是从一尊神灵身上剥落下来的神髓。这些碎片失去了所有的活性与力量,不再具有任何的污染性与杀伤力,只能在大海之中晕染出一大片又一大片的血色猩红……

    针对神性的灭活效果依旧好得出奇,这也意味着对神宝具再一次打出了暴击伤害。

    这一次,对面却是几乎没有什么动静了。

    就如大地死去,就如生命消逝,仿佛在预示着一切事物总有最终归宿,甚至就连神灵本身也难免有死亡的命运,现在就正在迎来终结之刻。

    不过也就是在这个刹那生灭之间,那比灵界更加抽象,囊括着所有权柄、所有象征的星界,却是陡然产生了剧烈的变化,好似本来平静的海面突然被煮沸,而且这些剧烈的变化也是同步映射于现实世界之中,作用在物质、能量、时空现象的层面上——

    …………

    譬如说,大气里陡然迸发出璀璨的高能粒子与射线流,交织出了一道又一道不同颜色的闪电,将天际尽头都笼罩在了雷霆的海洋里……

    譬如说,高空上毫无征兆的有着红月再现,飞快洒下绯红的月华光芒,同时带着无法看透的黑暗涌来,将覆盖神弃之地大陆的半边天空,瞬间化为黑夜降临……

    譬如说,天空一直明亮的地方也有所变化,不再是单纯的明媚阳光直射而下,而是出现了数不清的微缩的、炽烈的小太阳,挥洒出一片片蕴含惊人热量的灼热光斑,与一朵朵迸发高温烈焰的火焰之花……

    譬如说,神弃之地某处的大地突然裂开,本就被打成强者地貌的惨烈地形再度剧烈变动起来,在毫无征兆的刹那就突兀的向下崩塌,压制着巨大化的打神鞭要一直向下无止境的坠落,仿佛要一直坠到地心的混沌海之中……

    …………

    除此之外,还有着一根又一根蟒蛇般的黑色触手从星界深处探来,不知从何而起的虚幻复杂符号交织出洪流般庞杂到恐怖的信息洪流……

    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嗯?好像其中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好,总而言之这就是七大正神,还有那些在神秘世界里占据顶点的隐秘存在们,终于是纷纷反应过来,并且果断选择同时出手了。

    祂们当然与“真实造物主”并没有太多的交情,后者那没脑子没理智的状态也很难有什么盟友。只是不论正神邪神,都需要面对无法否认的同一个事实,那就是祂们都必须尽全力去对抗天外的大危机,任何不属于这颗星球本身的威胁,都必然是祂们共同的敌人。

    况且眼下这情况也委实是太过吓人,让所有高位存在都感到毛骨悚然。

    太快了!

    实在是太快了。

    快到祂们甚至仅仅只是思考了一下,就发现入侵的大敌明明只是刚刚降临,就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击落了一位神明!

    这明显是截止到目前为止,星空之中的旧日级存在绕过屏障,或者是钻规则空子,所投射进来的最强力量!!——甚至达到了能够轻易地击败“真实造物主”的程度,已经是对祂们全体都形成了显而易见的威胁……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除了联手之外,别无他法。

    然而。

    “一起上又能如何……”

    跨界而来的存在居高临下,对此只是冷笑一声。

    其身后的三十三重清光陡然大盛,内中的一方方古老天地沉浮明灭,衬托得其如同一尊高踞在法道的顶端,照彻了万古的仙王!

    下一刻,这个存在的形体发生了怪异而剧烈的变化,有如困龙升天,从渺小的人形里挣脱出来,盘绕在一起的长长躯体展开,浩瀚无匹得几乎挤满了虚空。

    身形之长足以遮天蔽日,见首而不见尾,在出现的刹那便将整个天空遮蔽,使得万物失色,日月无光!

    仿佛连接了天与地,强烈的存在感充斥了所有的空间,这拥有着倾倒正世荣华的雄伟存在,以其威望万物的姿态,缓缓降下超越了人智的巨大身躯,巨大星辰般的威严竖瞳中,赫然倒映着整个星界,丝丝缕缕的雾气从口鼻溢出,吐气化成无数的风暴与雷霆:

    “来吧,允许汝等拜谒——!!”

    …………

    …………

    克莱恩脸色苍白,颤颤巍巍的放下了手中的那枚留影水晶。

    看似漫长,实际上不过只有几分钟的留影而已。

    不过这也是这枚留影水晶所记录的见闻的全部了,本来断然不至于这么短暂的,只是刻录进去的信息太过不同寻常,所以仅仅只是片刻工夫,就已经迫近这枚留影水晶的极限,让它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纹,再继续记录下去就有崩碎的风险。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在近乎身临其境般的目睹当时状况的情形下,再加上夏尔先生的配合讲解,克莱恩已然大致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神战!

    ——这是发生了神战!

    甚至在这惨烈的战争之中,那位恐怖邪神“真实造物主”都已然疑似陨落!

    曾几何时,这位令人闻之色变的恐怖邪神,是令七神都为之忌惮不已的堕落阴影。然而,这恐怖的存在却是被狠狠击打,连逃都逃不掉就直接陨在神弃之地,某位跨界而来的怪异存在高高挥起了打击神明的鞭子,以无边大力劈开了这笼罩在众生与神灵心中长达数千年的恐怖黑暗!

    “怎么样,很可怕吧……那条巨蛇?”

    夏尔先生看着克莱恩颤颤巍巍的放下水晶,笑眯眯的开口问道,同时眼里带上一丝丝不易察觉,隐含狂热崇拜的憧憬:“何其美丽而且强大啊,你也这么觉得的吧……这绝对是某种完全的神话形态,但是却能够让人直接目睹而不受伤害,真是不可思议。”

    听着这样丝毫不加以掩饰的赞叹感慨,克莱恩张了张口,他还不懂什么是「神话形态」,但是先前经历过梅高欧丝事件,还是隐隐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

    似乎目睹这种超越人智之外的存在的形象而不受到伤害,是极其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但是……

    但是,对自己而言,重要的点根本不是这个啊!

    他紧紧握住手中的那枚水晶,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用力的咬紧了牙关,回想着自己刚刚看到的那段留影里最后的惊世一幕——

    滚滚雷海无穷无尽,照彻万古的电光铺天盖地,沉闷的雷鸣一阵阵席卷过大地,姿态犹如长着犄角和利爪的阴影将天空遮蔽,咆哮声几乎要将天空撕裂,降下的暴雨能够引发洪灾,其威光让生灵都无法直视,仅仅感受到那种气息就颤栗不已!

    风雨雷电,天地四圣!直如煌煌大道!

    诸神的力量竟然都似乎无法与之抗衡!

    克莱恩苍白的脸上泛起一阵不正常的血色,整个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在外人看来,这似乎是受到惊吓的正常表现,但是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

    什么巨蛇!

    那是龙啊!那是一头神龙!!

    克莱恩无法形容自己心中这一刻的颤动,他紧紧地握紧拳头,那股强烈的不真实感甚至让他怀疑自己这是在做梦。

    太不真实了!这展开太过离奇了,不但对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们来说特别震撼,对于他而言也是极具冲击力……回想着整段留影,克莱恩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那不仅仅是一头龙,貌似还是一个道士来着,因为那造型实在是太有辨识性了,一眼就能够认出来。

    月白道袍……

    三十三重清光辉耀……

    金灯、璎珞、庆云簇拥……

    也许这个世界的人不认识,可是作为穿越者的小周同志,几乎是在看到这些要素的瞬间,浑身就似是过电一样的反应过来,这绝对是一尊「仙」!

    而他之所以如此激动,是因为一尊自己认知之中的「仙」的出现,仿佛就意味着与自己穿越之前的那个世界联系了起来,至少要比这个奇幻世界联系更为紧密!甚至因为这样的联系,他的脑海里也是闪电般想起了某个可能性,想起了导致自己穿越的那几个绝对蕴含着秘密的尊名!

    福生玄黄仙尊……

    福生玄黄天君……

    福生玄黄上帝……

    福生玄黄天尊……

    在这个蒸汽与机械、神灵与非凡的世界,光是这几个尊名的画风,就是满满的违和感,是格格不入的感觉。

    可是在这一刻,克莱恩在现有线索的暗示之下,直接将其联系了起来,这几个尊名也突然就变得似乎特别有规律,有迹可循了似的。没错,他觉得很有可能这就是关键,或许……那尊「仙」是为自己而来的?

    唔,或者应该说,是追溯着那位玄黄仙尊的轨迹而来的?克莱恩越想就越觉得有可能。

    但是激动归激动,激动完之后,怦怦直跳的心脏也慢慢平息下来,他意识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那就是自己没有办法利用这些联系。

    不同于自身被动而且莫名其妙的穿越现象,那尊「仙」很明显是主动过来的。而这么一位能够以大神通横渡宇宙而来,始一降临就直接击坠神明,甚至要悍然横扫这个异世界所有诸神的霸道存在,自己怎么可能与其平等对话,又有什么谈条件的资格呢……

    深深吸了口气,克莱恩患得患失的焦虑起来,本以为看到了回去的曙光,却发现没有那么简单。

    他摇了摇头,抬起头来,这才看见夏尔先生似笑非笑的表情。

    察觉到自己大概是有些失态,克莱恩赶紧想要解释一下,表示自己只是太过震撼,久久不能回神什么的,但是正要开口的刹那,他突然后知后觉的想到了什么,有些愣愣的看着对方。

    等等!不对!夏尔先生的表现很不对劲!

    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他所知晓的隐秘知识,几乎就是在明示他的身份有问题了,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序列7“鉴定师”!

    只是短时间内接收了太多太多的信息,昏迷之前和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全部一起砸过来,完全处理不过来的自己,反而是忽略了这最为明显的征兆。

    “看来你已经反应过来了,克莱恩……”

    对面的年轻男子也是微笑起来:“那么再次认识一下吧,我是夏尔,夏尔·古斯塔夫,第三秘仪社的现任社长……现在诚挚的邀请你加入秘仪社。”

    克莱恩张了张口,只感到一股毛骨悚然,他竭力想要镇定下来,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干巴巴的装傻开口:“第三秘仪社?我、我没听说过这个组织……”

    “怎么会呢,你不是从我父亲的日记上看过相关记载了吗?”夏尔仍是微笑着,语气没有波澜般的平淡。“我给你的那几页日记上就有,这个我记得很清楚。”

    只是如此平淡的话语,却是宛若是一根尖锐的冰锥,狠狠钉入克莱恩的心脏里,令其血液都一并冻结住了似的,浑身发寒。

    “你……你……”

    在这一刻恐惧达到了巅峰,克莱恩几乎要失去思考能力,“你其实知道日记上的那种文字?!”

    “伟大的秘仪之主无所不知,祂是魔术之王,是魔法使,也是魔神,是全部的变量,是唯一的唯一,掌控知识与记忆、过去和未来的永恒冠冕……”

    夏尔认真的说道,他不知道伟大的主为什么要和已经降临的形象切割,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切实执行来自主的命令。

    “就和那条巨蛇一般,吾主也是来自外侧虚空的伟大存在,只是更早将手伸入这个宇宙之中……”

    “……”

    “……”

    对面的克莱恩听得思维一片空白,整个人都麻了。

    难道说,除了「道门入侵」之外,还有「魔法种族大穿越」?在夏尔三言两语的描述之中,他下意识的脑补出一个奇怪的想法,用来解释目前这乱成一锅粥的世界观——在诸天搞异世界开发的修真侧大能与魔法侧大佬,同时盯上了这个宇宙?



重要声明:小说“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