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出笼记 第32章 3128章 卫道


    蓝圣星上,3520年,东圣国首都圈。王旌的政变兵团挺进了摩天大厦密布的三环路时,这原本霓虹灯闪烁的城市,只剩下了机械装甲上的识别灯和天空上飞艇投射下来的灯柱。

    当然王旌忘了,他的强项本应该是正途上比别人走的远,而不是勾心斗角。——但他就是不服输,被人引到了歪门邪道上较量,注定会失败。

    等到王旌铤而走险进入后,东圣国的这帮老政客们早早就跑了。空荡荡的殿堂中,只留下了没有带枪跪地求饶的宦员和宫女,来面对暴躁的政变士兵。

    当然王旌的兵闯入殿堂的这一刻,被殿堂内的摄像记录下来,并且快速扩散了出去。

    有关东圣的掌权者,用李蛩的话来评价:决不能在“下三滥”的手法上小瞧了他们,和他们斗,要么一开始就身居正位,破釜沉舟和他们干,要么就敬而远之,站在自己道路上默默的等待“此消彼长”。

    相对而言,卫某人时刻牢记自己是“中人”,在某些事情上卷不过这些家伙的,不在这上面赌的。

    …王旌的兵变并没有成功…

    当他的几十米高重型机甲喷射着激光柱摧毁了广场上的雕像,被整个东圣媒体报道时候,他完了。周围原本被元老们安排“观望”的其他中立兵团们,现在突然师出有名,并且处于被“道德绑架”必须进京勤王。

    纵然王旌手握重兵,但是他做了这件事,就被暗算他的元老,将他放在整个东圣集团放在了对立面上。

    东圣国内的下品金丹期组成家族,就如同蓬壶寄生在这个国家上。指望他们推动是不可能了,但是制造阻力把这艘大船停下来的力量还是有的。

    就在王旌宣布占领首都圈,准备号令天下时候,东圣国逃出来的那一帮世家大阀,重新组成了政俯。

    然后,就是几十倍的武装力量,一批批坦克从四面八方的调动过来。

    随后这些“光复力量”重炮轰炸了首都圈周围城市四天四夜,东圣国巨大的负债赤字都是在这一刻全部平账了,以“不可抗逆”要素,来赖掉了国内所有的债券。

    就宛如孙悟空闹腾天宫一样,兜率宫的金丹,蟠桃会的仙桃,全部都算在这只猴子身上。

    这个“赖掉的账”包括的,对东海方面的几十年来的逆差。大量东海民间资本这几年被暴利吸引来抄底,现在亏到爆。

    王旌坚守第三日,肉没有吃到,惹了一身骚。

    在广播台中听着过去,一个个盟友现在发表“切割宣言”,他知道自己众叛亲离。

    政变三十日后,苏恒和他划分了界限,田槿也加入了对他的轰炸打击。

    就在王旌被所有人抛弃时候,东海并没有表态,这样过于沉稳的模样,引起了东升愤怒的情绪火焰的灼烧,一组组媒体开始对“不表态”的太空集团,进行攻讦。

    李蛩被整个东圣联邦看作是王旌的最后一个盟友,某种程度上东圣这些金丹们妄图将此事攀扯到李蛩身上。——目的在于,将这次巨大损失找到东海方面索要。

    例如仙灵报上,就提出了这场内战,东海左派(星辰开发)应该给予明确支持!

    李蛩:一群没钱蛀虫聚在一起是想要赖账,而作为生产供应者和他们拼桌那是来平账,啥,加入他们,支持他们,这场战争一旦的被他们赖上,保不准要分摊多少“责任”呢。

    这种媒体霸凌的尿性,在主世界二十一世纪就发生过。东欧大毛二毛战争中,整个欧洲开始定义正义,要求其他人加入站队,其火力重点就在东方,而当时世界工厂的东方真的要交火到这种事情上,保不准被分配多少“国际责任”,即最后整个二毛的战后重建费用,都会赖到上。

    所以啊,尽管东海民间亏了大笔钱,群情汹涌的想,要求东海整个集团下场,但东海方面严格保持中立,不下场。

    封神榜中,拖累截教团灭的发动机,是金灵圣母搅和进去,然后诛仙阵,万仙大阵。

    金丹期们的躁动,背后都是元婴们的算计。

    ……

    20年2月4号,王旌在联邦定义中兵败身亡。

    然而他却悄然被李蛩带走了,颓废的他被卫铿带到了太空第二颗行星系统。

    李蛩:论迹不论心,他算是打响了第一枪。若是就此让他完蛋,没有结果,那么这段历史太腌臜!

    太空中李蛩没有让这位王道友沉沦,则是塞给他实验设备,捞他可是费了不少功夫,现在他来打工来还了。

    太空中,李蛩指着恒星周围代号为“五行山”的能量站,对王旌说到:接下来,你将观测恒星。

    王旌麻木的点了点头,他还没有从先前失败中走过来,在先前的那场劫难中,他丢失了全部,包括军职,家族支持,亲朋好友。…

    浑浑噩噩的王旌望着李蛩有气无力的问到:你把我捞出来,需要我发挥什么价值。——在他看来,元婴期的李蛩留他一条命,是要的因为他可能还有棋子价值。

    李蛩缓缓道:嗯,价值嘛,道友,你继续走下去,我心里舒服一点。

    王旌:为什么?我是说,为什么我活着能让你舒服?——气运消散的他现在已经不复大权在握时的气性

    李蛩望着广阔星空(感慨着空无一“人”的时空)缓缓道:因为我喊你一声“道友”。

    旁白:能被开天者喊一声道友,就是大气运。

    …下面是王旌的视角。…

    3520年到3530年,在五行山太空站中,他被动的僵硬工作,每天也根据李蛩要求测绘太阳的“星涛”数据,沉下心来的他,开始研究自己的身体负熵数据和的星体之间联系。这时候他并不晓得此刻开始才是真的性命双修

    3530年到3550年,适应了太空的他,开始以“土方”的名字主动配合的星辰开发集团,建设建设环绕星体的能源环,在建设过程中,他开始主动研究各项指标。

    3550年到3590年,在环绕太阳的能量环上,他和新生代们论道,论证用日冕光芒防御外太空可能攻击。

    3600年后,一百年过去了,新的元气变换再一次发生。这一次是武道!配合着当下科技,是太空机甲时代,外太空神降舰队即将来了。

    这一天王旌望着星环上,新一代赳赳武夫们,懵逼,因为这些青年人样貌,充满了他过去的影子。

    然而,自己已经不符之前野心勃勃。他岁数240年,回顾的道途,先前一百年在逐强,而后一百年才是在某人的引领下问道。

    此时王旌已经在,日冕内环带构建了一个与“旧体平衡”炼炉,即李蛩模式结婴设施。

    放弃气运争夺后,他心血投入自身,这一百年道途积累的每一处,他的心思都历历在目。

    …中人开辟道路时,总是考虑向下兼容…

    当王旌进入结婴前,大约是3610年的时候,他来到空间站前见了李蛩一面,

    王旌:此来,无他,只是心中感激罢了。见道友一面的后,可以放心的去搏那个关卡

    由于大恩难以表达,,王旌在见到李蛩后:“敢问,你这些年,计划进行的怎么样。”

    李蛩看着面前炽热火球的恒星投影,以及天外武道战士们和神道天使们打的不可开交的战场,感慨道对他说道:“快了,已经进入恒星辐射带,正在测算引力中心位置,一旦算到了,就开始测绘。”

    这些年来,李蛩的道是公开的,基础物理观测数据,全部放在科学杂志上。

    卫铿:位面,恒星中引力波动是可以相互纠缠的,会形成一个个稳定引力旋涡。这个引力旋涡在没有外力破坏时候,可以存在很长时间。

    主世界的引力波,是没法形成这种“稳态”结构。

    而在物理世界中,只有“稳态结构”可以承载信息。机械差分机可以记录信息,磁盘可以记录信息,电元件,光元件也可以记录信息。

    对生命意志来说,降临到宇宙的“道”就是找到一种能来结绳记事。碳基生命演化模式就是主世界的“道途”。

    回到诸若位面,在穿越初期,李蛩等卫铿集群意识就发现了这个位面,引力和主世界不一样的,似乎能布置“生”阵。

    李蛩在完成正道元神的构建后,无需经历传统路线那一系列的“问心”“淬心”法门。直指着“力”的根源。

    卫铿:我又不是来长生久视,干嘛要在这个世界中别扭的“问心”“淬心”,知晓自己在这里“来去的真理”后,顺着这个世界发展方向猛推一把,完成开辟即可。

    “梦想”为基点的读者,在这个世界读条开始加速。完成“剧情”确认后,也确定了那些闯入这里穿越者的方向!

    穿越者都是来自沃土的。卫铿:嗯,可以通过对比他们梦想属性,确定那些沃土方向。

    在维度上,“梦想”体系,相当于大海中六分仪,是寻找沃土的核心技术…。

    …时空缝隙的分割线…

    又是一次穿越中,吉续望着太空中武道机甲,确定自己数年前穿越“未来仙道”剧情已经演化到了的第三部曲。

    在这个王旌政变失败后的剧情阶段,苏恒接受了东圣集团剩余的权力,逐渐成为新一轮的boss。

    坐在太空电梯上,吉续看着下一步剧情任务中,要和天外神道舰队作战的“支线剧情点”,不知不觉有些疑惑的看着太阳方向。

    吉续:我是不是越来越偏离了某个主线?

    …抓不住重点的穿越,最终只是白驹穿隙…

    视角回到日冕区域,王旌在这儿端坐看着自己一百年前“政变录像”,

    在结婴的最后,他还是有些心结,那就是,“偶尔行善”的李蛩难道真的是大善人?

    王旌总感觉,李蛩要比那些元婴城府深的多,这些年神道派遣过来那些空天战舰,几次徘徊于恒星附近建设环带上,却始终不敢逾越一步,

    这说明,李蛩还是有“核心利益”

    面对王旌的困惑不解,李蛩的解答:“再过两百年,我就要离开这片星球了。”

    王旌:“噢?”

    李蛩:“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证道(卫铿手指着恒星),还因果(指着王旌)。”(该去星河更大空间,以及下游大劫时间中,去刨坑了。)

    李蛩看着王旌,说出了一百五十年来,为什么帮他的原因。

    “人作为文明的一份子,不求要引领出刀山火海,但是要做正向积累推动,当然我是中人,没有多大推动力,也要认清自己没资格推动每一个人,我尽可能将大家摆正。文明向来不缺前进力量,只是引歪了,所以——领导不能在众人面前活的太久”

    李蛩凝视着王旌:“其实你不要管我在做什么,我做的都是发展上普普通通随大流的事情。”

    王旌顿时晕晕乎乎还是不明白,但他确定李蛩似乎真的不怎么在乎他这个层次的争夺了,或许有一天,他也将不在乎。

    王旌回望着整个蓝圣星,那些追逐名利的金丹修士们,走的下品,导引着所有人都朝着下品发展。曾几何时他也是被蒙住双眼,朝着错误方向冲。

    王旌对卫铿作揖:“接下来我会打扫干净”

    卫铿微微一顿,长吁一口气,仿佛等待了许久才得到正确结果一样,回应道:‘谢谢’。

    当李蛩给出了这句“谢谢”时,王旌心中一松,开始坦坦荡荡的进投身到婴成熔炉中

    李蛩这一言,胜过无数结婴时排斥心魔的灵材。

    王旌心中原本对李蛩的帮助是一种“负债”的情绪,且不知道该如何还。

    现在呢,他明白自己用不着李蛩。

    卫铿在传道时:只是在尽自己义务,而受道者要做的并不是还什么,而是堂堂正正走在道途上。

    卫老爷瞅了一眼的,在远方星空舰队中,完成了“任务”,从舰队生命舱中凭空消失的吉续小队,摇了摇头。——那个主神系统坐标,已经被抓住了。



重要声明:小说“出笼记”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