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出笼记 第33章 3124章 晋级元婴,天下惊


    第1574章 24章 晋级元婴,天下惊

    东圣国内久久沉积环境中,很多小事都会成为大新闻。更何况“天上”无小事。

    星空上那场斗剑东半球的夜空中划出了明亮长痕,很快就有好事者传出内幕:原本在星械阵闭关的李蛩,突然遭遇到了东圣国老牌家族成员袭击,不得不“迫降””在东海。

    东圣前沿的新军事派系们,找到了机会发作,原本就对清流掣肘感到非常不满,奈何清流们一直冠冕堂皇的占据大义。现在好歹抓住一个机会反击,原本压制的情绪,如同泄洪一样爆发。

    王旌作为派系首,面对这样的情况,准备亲自来看望的李蛩,表达了关心。但被李蛩拒绝了。

    李蛩:开玩笑,我刚被太上长老请过去喝茶,我现在迎接你上门,那么先前给太上长老的面子不是白给了了吗,现在这件事是太上长老们的麻烦,你上门过来,那是帮别人解决麻烦。——在蓄势时候,遭遇的所有不痛不痒的巴掌,最终都未来给施暴者“合理教训”的因果。

    李蛩对于王旌的一些报复打算,进行了劝说。

    在太空飞船中,李蛩面对王旌派来的使说到:谋全局者,小不忍乱大谋。(暗语只能说到这了,准备好了熬了几十年的计划,就断然不能因为小小的风波而终结)。

    李蛩不愿意将“被袭”上纲上线,

    …硝烟弥漫的分割线…

    战线上主持大局的王旌正在开军事会议,他和同僚身上的机械甲胄都还没有褪去,听到了使者这样汇报是很不满的。当即忍不住的咒骂到“缩头,还缩头,高情商的说是玄武,低情商点,你就是个鳖”

    而一旁的金丹期的官僚感慨道:天涯何处无芳草,看来外界传言,他对天悦有意,不是空穴来风。”

    刚刚还在咒骂的李蛩的,王旌猛然抬头对同僚骤然骂道:什么传言?清流派为了转移话题拾掇出的瞎话,你在这传什么谣!

    原本想要对王旌迎合上意的这位事务官,面对的王旌的大发雷霆当即哑然。

    王旌目光扫了一遍四周,然后盯着原先说错话的那个人说到:我说他,是因为他和我交情十几年!而你没资格说他。

    随后,王旌为首的派阀结束了这件事的讨论。

    王派阀内的其他人,因为对李蛩不了解,所以进行了脑补设想。

    但是王旌可是深刻的清楚李蛩是标准苦修士作风。

    十年前,李蛩并名为擎天四杰时候,王旌几次暗示过李蛩:只要愿意,王家会帮忙操办。然而李蛩总是微笑回绝了。

    随后,王旌等其他三杰进入了争夺气运的道途上,而李蛩则是默默做实事。十年过去了,李蛩修为反倒是四人中最高的。

    王旌根十年前所见,则可知:李蛩的道心之坚,是不会为路边的芳草驻足的。——所以此时传言中所谓“北愈北横刀夺爱,擎天四杰的李蛩抢夺天悦仙子”这在王旌眼里纯粹是个笑话。

    王旌:天悦?外道金丹,侍妾的命,玩物罢了,田瑾不香吗?

    …修真,与天争命…

    67年后,李蛩遭遇袭击的事情看似平息了,但后潮正在蓄积。

    李蛩加强了太空收集“三光”械阵的部署,月球上,外太空上,李蛩部署达到了十倍,并且强化了,太空械阵和地面设施的联系!

    这种“大建设”在清流们眼里的是个威胁,但是在李蛩的为了“专心求道”表明的心迹。如果心思是放在军备搞事情上那才是的“惦记上了”的体现。

    太上长老们前脚刚刚压下事情,天悦都被逐出黄道宫殿,现在没兴趣再搅合晚辈们的烂事。对李蛩的现在很多行为,都松了部分线条。

    然而没人知晓,放手让李蛩证道意味着什么!——古盘事件后,卫铿在这个位面是“果位”

    3472年李蛩在大洋上完成了一整套能量缓冲设施的建造,

    这是一个外观如同巨大自行车轴幅一样的阵法系统。整个阵法直径有六十三公里,一根根管道汇聚在中心。这个阵法能让在此处自行苦修的修炼者的神识,法力,精元跃迁时,保持稳定。

    对王旌这样自身携带天材地宝的人来说,是无需辛苦构建这种“外物”的汲取天地精华。

    而李蛩则是通过这么一整套设施,来替代“可遇不可求”天材地宝所能发挥的作用。

    蓝圣星的修士眼里:这种靠着自己搭建阵法晋级的方式,是投机取巧的,远不如“天成”之物的大机缘。

    但是如果让这个大千世界中的仙人们,看到这一幕后,他们则会明白这是最“上品”的路数。因为这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心性路数。

    天材地宝,只要资源足够都是可以搜集到,但是自力更生的“心性”可遇不可求。

    李蛩眼下的这个路数不代表,蓝圣星后来修炼者搜集相同资源,可以照猫画虎了。

    心性的重点在于,走在自己选的路上,克服重重心障,矢志不移的前进下去。

    生死见性。

    北愈冲冠一怒为红颜,用空天飞机对李蛩偷袭一波,结果从自身从鬼门关中走了一遭,那并不算‘垂死挣扎’。即使他在临死前,将所有欲望走马观花的显现一轮,也并没有找到了自己那漫长人生中到底真正要坚持什么。

    反倒是李蛩,虽不算多么“危险”,却在这袭杀中,心生警惕,随后日以夜继“勤起逐道”,可以说被袭杀后,李蛩原本钝化的自我意志,突然除锈了,不再被这个亚废墟位面红尘所困。

    终于,一切运算就绪,模拟实验完成。终于是在78年的10月16日,李蛩开始了最终行动。

    位于这个数公里阵法,李蛩在核心区域内在心跳,血液循环,以及手印在协同完毕后,所有体系对接了天外的人造能量设施后。

    其心跳随着本地朝阳升起,跳动了第一百六十三下后,整个大洋上的能量出现了塌陷,一道直径一千公里的环形能量波动,在星球上突兀显现。紧接着,一道在开始时微弱的波动,正朝着中心汇拢,这汇拢的过程中,越是靠近中心,能量越来越强。

    蓝圣星所在恒星系内,一个个元婴、人仙、阳神级别修士也都发现了此异象,一颗颗卫星,还有在空中的观测飞机,都开始将视角对准在这里。

    旁白:在古盘时代前,这筑基突破,就是在一修炼者在中心就形成了吸积盘,上空形成灵气旋涡。

    也在这上千公里灵气汇聚下,李蛩意识中的灵韵幅度,越来越稳当与天地现象完成规则契合,即先前运算和现在现象符合,可以通过意志“扳机”来调动自然现象,

    用这方宇宙的大能术语:是心性汇道”。

    相对于主世界“意识”在物理现象中的的微观,这个冷区位面“意识”可以直接撬动宏观物理现象。所以如何培养“真性”,即证明自己存在,这不再是个哲学问题,而牵涉到物理。

    万源位面的道祖:一个人修炼能够围绕一个目标持之以恒,撬动一个宏伟的目标。那么能驾驭修炼之法!而不会被修炼过程中“欲望”带,进入天人之衰。

    此时,李蛩在进入新的境界事后,意识开始进入过高能级转入时,开始对转入自我信息开始辨识,如果不能辨别自我思维中核心,转录了欲望执念来驾驭人格体系,那就入魔了。

    李蛩回顾过去的种种:

    取利,只取自己需要的,当小利变成暴利时,心性不够则会陷入其中。(这是挖矿的时,自己在够用后积极收手)

    谋权,谨记是为了做事,因为周边越来越多的掌声,就迷失了方向。(被赞叹为擎天四杰时,并没有匹配这个名声,而追求融入圈子,)

    遇侮辱虽然谈不上平静如水,但是将侮辱对自己的不良影响压到最低,没有逞一时之快,动摇自己步伐。(面对求学时,各种鄙夷,最终都放下了。)

    ……

    所以,这个大境界晋级过程中,不少人受困的“心魔”,在李蛩这个“中人之姿”这儿完全没有!

    李蛩的求道过程中,不该做的没有做,该做的都做了。故,此时此刻,纯净元神开始析出。是的,是元神不是元婴。

    如果说,心性金丹在整个蓝圣星球是可遇不可求,那么正派元神在整个大千世界都是凤毛麟角,跳出会元灾劫,自身稳定度(寿元)可以达到数十万年。

    然而这是非常难的,在自我朝着高能转录的时候,那些自己被红尘养出来虚妄,也就是“心魔”是很难辨析战胜。难度相当于将污染水,杂质析出,变成可用纯净水。

    元婴期是直接掐灭掉这部分思维的活性,故被称为外道,因为掐灭了大部分意识的“性”在逐“命”动力也就不足了,

    而元神时期,是洗出了自己所有活性。自己作为凡人纯真理想,并没有因为“超凡”而割舍。其争命的信念也就和初始一样!

    这其中差异不在能量,用国家来比喻,元婴就像一个拥有“核武,战车,飞机”等适当科技的,但是国民百分之九十九被其培养体系放弃,沉迷于“影视海选”“嗑药”等人生闲乐嬉皮价值观中。而元神则是相当于这个国家秉持“一个都不能少,不抛弃不放弃,事关人民发展无小事”。

    这难吗?卫铿:“中人之姿罢了”这不难嘛?这片亚废墟宇宙中,芸芸众生的意识,真的达到了“人”的标准了吗?

    回到眼下,此此时李蛩就像复习到满满当当的学生,进入了考试状态的高度集中,沉浸于“物理空间”的构建中。随着能级高涨,与生命相关联的所有生命现象,都面临着蜕壳时和天外能量交互的考验。

    雷罡从天空中生成,直接对准了李蛩识海,仿佛要劈开神念空间。

    地下阴火从地下窜出,侵蚀精元。

    罡风从灵气波动的摩擦中形成,融进李蛩法力,如同锋利的玻璃渣一样在切割心窍。

    而在外界视角中,灵气波动已经达到了上千公里外,在中心区域堪比核爆的能量中,并将这股狂暴能量构成了一个完美稳定体。

    李蛩是根据“修神”“修武”“修真”路线,但是对这三个路线进行了更精确计算。

    在高能灵场中,李蛩新形成灵躯如同在火焰燃烧中一样,物质在一寸寸粉碎。但随后快速生长。思维也在不断泯灭,但是对接这个世界的信息网,自我真性在重复观察思考中,不断重构认知,保持稳定世界观。

    卫铿:这个过程就类似于主世界二十七世纪的再生手术,那时候,再生手术人格转录技术还不完善,大部分丢丢失了人格,撑不过再生,当然咱在二十八世纪事后撑过去了

    最终,这个海面那个直径六十三公里阵法和星空对接,“负熵体系”现在只剩下了十分之一稳定余量的时候。

    灵气旋涡中央星城,一团光晕中,李蛩高能态彻底稳定了。

    这样稳定,就宛如一颗每秒几万亿次旋转的陀螺,看起来平静,但是蕴含着可怕动能

    …海上的风云散去,但是一座山出现了…

    78年10月,李蛩成就了元婴,是现在东圣国的第五位“元婴”上人。

    李蛩修的道是非常全的,蓝圣星上专修一门的修神、练气、修武的瘸腿修士与之相比,猴子是和人的差别。)

    这种逆天道时刻而成的晋升,震惊了世人,不仅仅是西方教廷那三位神修,还有李蛩原本的队友们。

    王旌在确定这个情况后,情绪是复杂。曾几何时大家是擎天四杰,现在李蛩刺溜一下晋级了,这变得不完美了

    这就宛如二十一世纪上半叶东亚周边那些国家,还没从将仲国从几十年前旧印象中转变,就发现突然在一夜之间被甩开了等级。

    王旌不禁看着自己控制的灵火,心中也升腾了一些“信念”。只是他并没有意识到这所谓“信念”是躁动不安的体现,即“他行我也行”。他心中无端出现了无名火。

    而在东海上,航母战斗群的旗舰舰桥内,田槿看着海上升起的那灵晕中,仰望的目光中充斥着倾慕,以及失落。

    她咬着嘴唇吐了一口气,想要拨出通讯,但手指最终停了下来,因为当年在客机上坐在了一起,那似乎就是双方的最近距离了。

    ……

    世界的另一边整个西方联盟阵营,在李蛩晋升后的四十八小时内停止了一切进攻。

    教廷原本预备在北线发起的一波战斗突击,其航母上一台台银白色“天使3”型战斗机甲,刚刚在大气云层中部署好战斗队形,就不得不回归机舱中,重新待命。

    因为浩大的元气波动从东方而起,环绕了星球三圈,以至于他们怀疑是他们占优的“凝神”时代突然被终结了。

    在西大洋上空的三座金字塔外形浮空战舰上,三位身着圣衣的通神(阳神),正阅览着全球的能量波动数据,还有东方的相关新闻报道,以及这位新晋存在的相关记录。

    天地小周期中,会让修神道路的(阴神))修士数量大幅度的增生。

    但是,再多阴神境界,在高等科技的驾驭上,也比不过一个元婴。

    晋升元婴的李蛩。其存在是让星球上的元婴、阳神、人仙们,不得不停下手里棋。

    元气交汇的棋局,五十到七十年一局,而元婴级别的存在的两百年才一出。

    ……

    东圣国内,擎天四杰的二号人物苏恒正对着议会中诸多议员强调此次战役:“目前我们的进攻,一直是难以突破。”

    他介绍着:陆地战场上己方的机甲武装隐藏的堑壕体系和对手众多魂空傀儡战机之间的拉锯战的艰巨

    这属于王旌一党的老生常谈了,但在过去每次发言都会被打断,会被各种质疑。

    而现在却没有反对声音,一位位智灵结丹(下品金丹)的朝堂翰林默然不语,因为李蛩晋级改变了朝堂格局。

    李蛩那令人诟病的“蘑菇策略”,现在在大家眼里,突然变得睿智起来。

    西方同盟军每年前进十公里,付出的代价是数以万计的钢筋水泥,构成永久防线推进,而妄图彻底打穿东方阵营,这十年多的消耗被证明做不到。

    而眼下这种“城市化”推进,是多次试探后,被西方军团验证最蠢的方式,也将西方同盟承受力逐渐拉到极限

    主世界二十四世纪经济学家语录:人类爆发性的热情是有限的,经济刺激对战时爆发是有限的,

    当一年赚的收入可供十年挥霍,那么这样撒币能让人无比兴奋,但是时间一长,当人们发现一年赚的收入越来越不可能被兑现更高社会阶层改变,热情会消退。

    这场“元气交汇”有利于修神的时代变迁,已经过去近乎三十年了。曾几何时西方教廷强有力的刺激手段现在已经失效了。

    根据教廷俘虏们的调查,西大陆在第72年时就开始兴建“监狱产业”。

    监狱产业是为了治那些“不再受刺激的躺平者”的懒病。

    西陆那边的建制派,已经习惯了几十年前自己受到下方热情支持的环境,所以这些娇贵的官僚们,接受不了下面冷漠,决定用皮鞭来重行注入热情

    西陆的军事体系开始越来越多容纳刑徒。一位位牧首来到监狱中对着苦刑犯们强调:应征和当苦工都是快速减少刑期的捷径。

    …当下对上的“热情”不知在哪一天变成了“义务”需要定期汇报演出,刁民:凭啥?…

    李蛩晋级的三天后,海上区域的各种物资供应依旧照旧,没有什么飞升大典。

    海港上城市广告牌上没有提及这件事,只有报纸上一个简短快讯宣布东海上“李蛩真人完成了高能凝态自我构成”。这么拗口的表达,是成心让大部分人反应不过来,这是结婴。

    海面上,几十万吨的挖掘船,在造船工厂中拼装。这些零件早就准备好了,只是核心发动机产量缺乏,封存在一些小岛仓库中,内部囤积的机械有的甚尘封了足足十年,运转起来的一股机油的气味。

    元婴阶段后,李蛩的罡气规模是原先数百倍,这些工业设备被缓缓启动,缓缓地的驶出海港,去预定地点海域,进行大规模开采。

    李蛩对于东圣各方的总态度:东海无变,一切照旧。

    李蛩依旧遵循和先前与老牌元婴的协定,自己的罡气用于扩大生产,并没有扩展武装。

    但这一次这个“和平”意思,不再由李蛩来传达,元婴真人们要自己传声稳定局势了。

    之前李蛩每一次搞出动静,面对各方邀请、质问,都会主动按照公式化回应。不得不“解释”自己的诚意。

    旁白:展现诚意是一个很累的过程,单方面解释诚意是不平等,和女朋友是这样,国际外交也是这样。

    现在地位改变了,东圣国中枢,金丹真人,武圣看着东海上交的生产计划。

    这次李蛩一直没有出面,这些大佬几乎等待的要窒息了!在这人心惶惶中,最终得到了己方阵营元婴上意,忙不迭的拿出资源,回应东海的方面生产计划,进行相关合作

    北方港口上,紧握着东圣军事工业的苏真人,得到了一份己方家族久久不联系的元婴长老的明确谕旨。

    苏恒复杂的看着东海的:“李蛩看来真的一心苦修,不想过问杂物。”

    ()



重要声明:小说“出笼记”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