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人世见 第八百四十六章 小家大家


    吃完饭已经是傍晚时分,席间云景充分体会到了上门女婿比儿亲的待遇,一顿饭下来苏猎户喝醉了,龙国皇室贡酒并不烈,但后劲很勐,苏猎户舍不得这珍贵的酒,没有排除酒气,晕晕乎乎休息去了,喝醉了都舍不得放下酒坛,说掺点其他酒涮涮还能尝尝味儿。

    云景哭笑不得,这玩意又不是喝了就没有了,承诺过几天再送些来。

    天色渐晚,云景并未留宿,辞别而去,苏小叶送他到村口。

    “景哥哥有时间就过来找我玩儿哟”,晚霞下苏小叶依依不舍道。

    四下无人,云景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找你玩什么呀?”

    “坏蛋,不理你啦”,想到中午的事情,苏小叶脸蛋一红羞得捂脸转身就跑,不过跑出去两步却又折回,踮起脚尖亲了云景一口,这才一熘烟跑了,挥挥手道:“景哥哥想玩什么都可以啦”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云景收回视线,暗道小叶子越来越大胆了,有这样一个毫不吝啬福利的媳妇,啧……

    一步迈出他便无声无息消失在了原地,当初修为踏足神话境也是从苏小叶家回去的路上呢,而今山水依旧,人也没什么不同。

    片刻后云景的身影出现在了牛角镇上,时间说早不早,原本他还想找王柏林他们聚聚,可却发现哥几个都不在镇上,方圆千里都不见人影,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背景下,站在顶端的人天南海北可谓一步之遥,但底层人士,若不提前打声招呼人都找不到。

    也不纠结那么多,年底了,他们总是要回家来的,小时候就说好了,不管将来如何,每年都要在一起聚聚,毕竟长大后聚少离多,聚一次就少一次,直到有一天熟悉的人一个个离去再也看不到……

    漫步在街道上,云景不想被人围观,没办法,以他如今的成就,在老家这块走到那儿都是焦点,所以在他刻意施为下,哪怕从人们身边经过也无人发现他。

    如今的牛角镇可谓鱼龙混杂,但治安却好得离奇,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都不为过,总之没有人敢在云景的老家乱来。

    经过白止开的小店,居然早早关门了,云景还想和她一起回家来着,只能自己过去了。

    云景只是对不熟的人屏蔽了自身存在而已,熟悉的并不在此列,牛角镇就那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

    丁威从一家酒楼出来,那酒楼明显新开的,规模不小,在牛角镇独树一帜,放在州府那种地方都算上档次的了。

    从酒楼出来的丁威周围簇拥了一大群人,有读书的有当官的,以后修为真意境的江湖客,一个个都算有头有脸,但那一群人里面丁威这是中心人物。

    没办法,丁威可是云景家的护卫,而且还是从小保护云景的贴身护卫,随着云景的成就,他的地位也就水涨船高了,走到那儿都没有人敢轻视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外如是。

    被人捧着丁威也没有飘,周围的人什么目的他清楚,尽管一看就喝了不少酒,但言谈举止间的距离拿捏得很好。

    他一眼就看到了云景,瞬间酒就醒了,看上去他们那一群人是有下一场的,但丁威和人们说了两句就独自走了,人们不但没有被扫兴,反而还一脸微笑的目送。

    “拜见少爷”,来到云景身边丁威当即行礼道。

    十多年过去,随着修为的提升,丁威不但没有显老,反而看上去越发年轻了,曾经云景拜师李秋他就跟着,牛角镇到小溪村那条路,他和刘大壮估计比自家还熟。

    云景笑道:“丁叔不必如此,在我心中你们一直都是长辈,拜见的话就别说了”

    “少爷,规矩就是规矩”,丁威当即认真道。

    云景也不坚持,而是道:“丁叔有事儿就去吧,不用管我,我自己走走”

    “那儿有什么事儿啊,都是一些趋炎附势之人,太过热情,很多时候推诿不得,额,今天是刘哥值守府上,所以他们相请我就盛情难却了”,丁威尴尬道。

    笑了笑,云景说:“没事的,这么多年,丁叔你们也该享受享受了”

    “都是沾少爷的光”,丁威有些感慨道,曾经云景拜师李秋他们就知道云景将来必定有所成就,然而云景如今的成就却是他们当初做梦都不敢想的。

    这些事情说多了显得生分了,云景自顾自迈步道:“丁叔且去吧,真不用管我”

    “那好吧,对了少爷,前两天有京城给你加急送来的信,宋管家一直找不到你”,丁威驻足提醒道。

    摆摆手云景表示知道了,旋即隔空和已经回来的宋岩打了声招呼,把信件拿到手中。

    看了信中的内容,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只是朝廷通过黄老的名义告诉云景,域门修建地点已经落实下来,不出云景预料,正是那天他遇到黄老他们所在的地方。

    地点落实了,接下来就要开始动工了,但要修建完成并不是一两天的事情,至少也得明年去了,而一旦域门修建好,大离将真正和龙国建立交流渠道从而开始放眼天下,那时一应种种都将接踵而至。

    大离从一个小地方一下子放眼天下,跨度太大了,很多事情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好在有云景能安稳人心,倒是不至于各方面手足无措。

    云景去龙国后的所作所为并非什么秘密,他本身虽然没有主动显摆什么,但也没有隐瞒,大离如今了解得七七八八,有他在,大离上下都宛如吃了一记定心丸!

    把信收好,云景心头却是在暗自琢磨,关于域门,自从去龙国第一次接触他就在琢磨能否自己布置出来,尤其是在得到江山图后,他如今已经琢磨得七七八八了,但距离真正布置出来还有一点距离,差了一点关键要素。

    “域门的修建,对于龙国来说都是核心技术,明面上就不允许龙国之外的人掌握,这次崔牧修建域门也有言在先,不许任何人围观,他提前还会布置阵法遮蔽那片区域,直到布置完成交接”

    心头这么想着,云景觉得这也是自己的一次机会,近距离观摩下来,加上之前自己琢磨的积累,应该就能自身掌握域门的布置了。

    说不得又要当一会小人啦……

    只要不是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云景的行为准则还是很灵活的,掌握了域门的构建,以后自己布置,去哪儿也方便,尽管这种手段见不得光,可龙国真的就做到了这种手段的全面封锁吗?心照不宣罢了。

    哪怕他手中有江山图这个更方便的东西,但这玩意比掌握域门手段更烫手,若是掌握了域门修建手段,目前来说,江山图对云景的作用就小了,同样‘威胁’也就更小了。

    修建域门的时候崔牧必定有保密措施的,能不能观摩云景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最多九成吧,他也不强求,给他一段时间自己都能琢磨出来了。

    回到郊外小院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门是虚掩的,大门上方挂着两盏灯笼,指引云景回家的方向。

    推门而入,听到动静的白止当即从厨房出来,她围着围裙,看到云景,展颜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快步上前来到云景身边,帮他整理衣衫柔声道:“官人回来啦,累了吧,妾身正在做饭,官人先歇息一下,茶水还是温的,饭菜很快就好”

    “简单点就好,不用那么麻烦”,云景捏了捏她的小手道。

    两人手牵手走向小屋,她笑道:“不麻烦呢,几道家常小菜,都是官人喜欢吃的,妾身下午回来看到屋子里的东西就知道官人回来了呢”

    “那些东西啊,是从龙国带回来的,其中一些是给你带的”,云景笑了笑道。

    进屋后白止并未在意带回来的东西,而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让云景先坐下休息,她继续去厨房忙活。

    对白止来说,再珍贵的东西都比不上云景,只要在一起,哪怕糠咽菜她都觉得是美味。

    ‘官人身上有小叶姐姐的味道,想来早些时候是去找小叶姐姐了,唔,官人的眼神宛如圣贤,想来……,再做一道滋补的菜吧’,去厨房的白止心头如是道,跟云景在一起这些年,彼此再熟悉不过了,女孩子的洞察力很多时候是及其可怕的!

    吃饭的时候白止细小的给云景夹菜添饭,可谓无微不至,没有去主动询问云景外出经历,只是说一些生活琐事。

    她说,随着旱灾的过去,休养生息下来,人们的生活恢复了以往,店里生意也好起来了,镇上来了很多陌生人,但每个人脾气都很好,打打杀杀的事情在镇上几乎没有,来的有江湖客,也有读书人,而且是读书人居多,他们俨然将牛角镇当成了心目中某种特殊意义的地方,有一种朝圣的心态。

    她说,其实这一切变好起来,都是因为官人呢,平平安安的生活,远离打打杀杀,人们快快乐乐,这样的日子真好。

    饭后收拾碗快,白止想了想还是抿嘴道:“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官人要沐浴吗?”

    看着白止那询问的脸色,面对云景的目光,她渐渐的脸颊有些发红。

    云景笑了笑道:“也好”

    白止当即红着脸扭头忙活去了,老夫老妻嘛,一个眼神就懂啦。

    云景觉得自己可以的,自己这体质,不是吹牛,地耕坏了牛也累不死。

    两人先后沐浴,云景让白止穿上了他从龙国带回来的衣服,她本就生得美,换上天衣阁的服饰颜色更胜三分,尤其是她开主动翻箱倒柜找出并穿上了薄如蝉翼的长袜,和嗨丝没区别那种。

    夜凉如水,猫叫声声持续了半夜……

    隔天一早,云景在院子里活动筋骨,娇艳欲滴的白止手脚勤快的忙前忙后,吃了早餐,两人收拾收拾一起回了小溪村,把从龙国带回来的礼物分发给家人。

    在小溪村呆了半天时间,中午两人再度回到了镇上。

    再回小院的时候,白止推门问:“官人等下有何安排?”

    “倒没什么安排,不过打算去京城那边,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那边吧,我给你说过,龙国那边派人来修建域门,我打算看看观摩一下能不能学到手,小白要一起吗?”云景想了想到,对她没什么不能说的。

    白止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妾身就不打扰官人了,年底了,店里客人多,得看顾着点,反正官人来往方便,在哪儿都一样”

    “也行,你要和我一起去京城说声即可,待域门建好,到时候带你去龙国那边看看”,云景点点头道。

    白止温柔说:“听官人的,对了官人,星语妹妹也想你得紧呢,官人抽空多陪陪她,不用在意妾身的,都是一家人,和和睦睦,官人不必为难”

    “嗯,我知道,这不才回来没多久嘛”,云景有些尴尬道,心说就她们几个都有些兼顾不过来了,再多就真分身乏术啦,以后也绝不招惹任何一个女孩子了。

    白止也不再说什么,心头却是无比庆幸,别家的小妾那就是货物一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而自家官人这里,虽然名分有别,其实大家在他心中的分量都差不多的,何其有幸呀。

    两人推门而入,踏足小院的第一时间,白止突然呀了一声道:“官人,我们家里有老鼠!”

    她倒不是害怕,但却分外惊讶,因为这种事情以往是从未发生过的,家里别说老鼠了,小虫子都没有一只,仅仅她自己的修为,稍微吐露点气息就足以让方圆百米的蛇鼠虫蚁有多远跑多远了。

    而今家里居然有老鼠?这简直不合理!

    不过说着说着她就有些茫然了,目光巡视道:“不见了?官人,我没骗你,刚才真有老鼠,蓝色的一小团,看上去肉都都的怪可爱呢”

    看着她惊讶的四处打量,恨不得挖地三尺的样子,云景笑道:“之前的确有耗子,好了小白,别找了,早就已经跑了,那只小耗子胆小得很”

    云景这么一说白止顿时就不纠结了,但还是纳闷道:“家里怎么会有那么奇特的耗子呢”

    “那不是普通的耗子,而是异兽虚鼠,特殊之处还排进时间异兽榜一百以内呢,应该是从龙国跟着我跑来的,不过它太过胆小,哪怕是我它都不敢接触,更别说其他人,关于这只耗子,小白你自己知道就好,别给其他人说,一旦它的行踪暴露,被有心人知道并非什么好事儿,这么说吧,世上没人不想抓住它!”云景稍微解释了一下。

    认真点头,白止说:“官人放心,妾身绝不乱说,虚鼠么,真是奇特呢,胆子那么小,连官人都不敢接近”

    关于云景和动物亲近的特性白止是知道的,正因为知道,所以才哑然。

    “虚鼠别看只有那么大点,但体内自成巨大空间,可以储物,但它却拥有随意穿梭空间的能力,及其难以捕获,而为了得到它用以储物,防止抓到后被其逃跑,所以通常抓住虚鼠都会将其杀害,如此一来,这个种族就变得胆小了,刻在生命本能那种”,云景给她介绍关于虚鼠的情况。

    听闻白止感慨道:“虚鼠这个种族未免太可怜了”

    “是啊,所以就当它不存在吧”云景点点头道。

    接下来两人在院子里待了一小会儿,白止便换了一身衣裳去店里忙活了,生活不止风花雪月柔情蜜意,更有琐事件件年复一年。

    关于虚鼠跟着跑来的事情云景自然是知道的,分明就是黏上他了,尽管依旧不敢和云景真正的接触。

    不过它并未在人前出现过,只有云景单独的时候才出现,但凡周围千米之内有任何人都会第一时间跑路不知道去哪儿怂着。

    自始至终云景都没有加害虚鼠的心思,就当它是个另类朋友了。

    有一说一,自从虚鼠出现以来,尽管没有直接接触,但云景观摩了它那么多次穿梭虚空消失,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收获的,一如当初观摩来福蜕变。

    当初云景观摩来福蜕变从而领悟出了大小自如的手段,而虚鼠穿梭虚空的本事,云景看得多了也有些心得,但是呢,到底没能直观体会,所以收获有限,距离从它身上学会穿梭虚空的本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云景也不强求,顺其自然吧,学到了固然好,学不到自己也没什么损失,他不像有些人一样,什么东西明明不是自己的,可得不到就跟血亏似的。

    左右无事儿,云景动身去了京城,离去的时候冲着便是挥挥手算是打过招呼,嗯,白止去镇上后虚鼠又出现在云景不远处了。

    来到京城不远处,云景目光一扫,关于域门的修建果然已经开始动工了,不过目前只是在做前期工作,将那一片山头推平,这种事情自然无需崔牧动手,大离这边动用了几十个真意境,剑气刀光闪烁,将一座座山头削成碎片,而崔牧则是在着手布置遮掩真正布置域门时的阵法,域门还没开始修建,保密手段倒是提前开始了。

    也没去打招呼,云景直接入城,心想从今往后直到域门修建完毕自己都得留意着了,毕竟很难说崔牧的任何举动都是修建域门的一部分,好在云景无需近距离观察,远远隔空留意即可。

    “小景来了?这边来和老夫坐坐如何?”

    才踏足京城区域,云景的耳边就响起了黄昌阳的声音。

    来这里云景并未刻意收敛自身气息,被他差距道也不奇怪,于是点点头就直接去了那边。

    一处高大的茶楼内,黄昌阳老先生在雅间临窗而坐,在这里视线不受阻,足以看到数百里外的工地,当然,这么远的距离看到那边的情况,也就只是黄昌阳他们这个层次了。

    “黄老好兴致”,处于礼貌,云景并未直接前往雅间,而是从外面推门而入行礼道。

    黄昌阳笑了笑招呼云景坐下,道:“老夫的信你应该收到了吧,心想你应该这两天会来,然后啊,谈不上兴致,一来工地那边总得看着点,再则,说来不怕小景你笑话,关于阵法之道,尤其是龙国的各种手段,老夫也很好奇,观摩观摩,也想学到一些东西”

    闻言云景稍作沉吟,看向工地那边感慨道:“黄老言重了,晚辈怎会笑话,实际上啊,不瞒你老人家说,当初晚辈到达龙国的时候,面对龙国的很多东西其实也挺自卑的,毕竟相比起来我们这片地域还是太落后了”

    “是啊,以往我们的目光所及只有那么大,如那井底的青蛙”,黄昌阳感同身受道。

    同处一片天空下,但差距却有天壤之别,当从井口跳出去,看到了广阔的世界,心头的那种滋味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能一点点去适应去接受去想方设法成长。

    说到这里,两人都有些沉默,片刻后黄昌阳转移话题道:“对了小景,有些事情你还是要了解的,最近朝廷经过讨论,当日你提的那些事情大致都有了个章程,我知道你无意参合这些,说实话,我又何尝不想当个闲云野鹤,可如今百废待兴,身后的国家和万民都需要我们,只能多费点心了”

    “晚辈明白,前辈请说”,云景点点头道。

    他们的成就都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自身站在这样的高度,得到了前人的恩惠,自然也是到了付出的时候了。

    黄昌阳接着道:“经朝廷商量,暂时决定,由老夫带领使团进驻龙国那边,你那天说过,若是在那边没有一个神话境存在,连说话的底气都没有”

    闻言云景心头不是滋味,行礼道:“前辈一把年纪,还要为国家操劳奔波……”

    “哈哈,小景你切莫这样说,老夫还没老得走不动,有你当初让老邓送来的人元果,老夫至少还有一百多年好活呢,再则,去龙国老夫可不认为是在操劳奔波,更应该说是去见见世面呢”,黄昌阳打断云景笑呵呵道。

    他越是这样说云景就越不是滋味了……



重要声明:小说“人世见”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