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唐锦绣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新式纸张


    .

    “殿下,微臣服侍您沐浴更衣。”

    “起开!”

    “殿下息怒,都是微臣的错。”

    “下流!龌蹉!”

    “微臣有罪,请殿下治罪。”

    “……别说这句话!”

    “微臣罪孽深重,唯有以身相许,才能自赎其罪。”

    “……我错了,你没罪。”

    “不不不,微臣有罪……”

    “走开!”

    ……  待到两人沐浴更衣重新坐在精舍内,已经是午后时分,长乐公主换上一身宽松的道袍,满头青丝用一根玉簪绾住,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容颜如玉、光彩照

    人,气色好的不得了。

    一双美眸含波照水,恨恨的瞪着某个无耻之辈,樱唇轻启,柔声叱道:“无赖!”

    房俊则穿着一身青布直裰,头发绾起,眉目俊朗、神色愉悦,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点点头,脸上带着一抹坏笑:“殿下骂得对,微臣有罪。”

    “……”

    长乐公主秀颜染红,羞怒交加:“给本宫闭嘴!不准再说这句!”

    房俊从善如流:“是是是,殿下恕罪。”

    长乐公主无奈,只得低头烧水沏茶,不理这个无赖。这一通折腾将她累得不轻,失水严重,这会儿渴得厉害……

    门外脚步轻响,未几,一个侍女推门而入,失礼之后道:“启禀越国公,山门外有人自称兵部郎中柳奭,说是研发的纸张取得进展,急于向您汇禀。”

    房俊略一迟疑,颔首道:“将他带来此处。”

    “喏。”

    侍女低眉垂眼,转身退出。

    长乐公主正将水壶从小炉上取下,闻言好奇道:“郎君为何如此重视此人?”  此处道观等同于两人的“爱巢”,不仅在此生产,更是两人日常幽会之处。外人知道这些不难,但能够让房俊直接叫入且当着她的面会见,必然是心腹之中的

    心腹。  房俊道:“这柳奭虽然不通格物致知之道,但管理能力极佳,铸造局乃是我最为重视之处,各项研究纷乱复杂,却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丝毫不乱,值得我对

    他高看一眼。”

    长乐公主便不再多说。

    她只是好奇,却不关心房俊鼓捣的那些奇思妙想、奇技淫巧,毕竟已经有无数的御史言官不断上书弹劾,自己就不必再多说,免得惹人烦……

    未几,柳奭疾步而至,在门口处换了鞋子,踩着地板小碎步入内,手里捧着一个木匣一揖及地:“微臣见过长乐殿下,见过越国公。”

    此间虽是长乐公主的地盘,房俊却越俎代庖,开口道:“免礼吧,过来入座,喝茶。”

    “谢过殿下,谢过越国公。”

    房俊可以充当主人,柳奭却不能不懂事,必须将长乐公主放在房俊前面……

    至茶几旁入座,将手中木匣放在茶几上,接过长乐公主亲手斟满的茶杯,颇有些受宠若惊:“多谢殿下!”

    而后浅浅呷了一口,便将茶杯放在茶几上,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他知道此处乃是长乐公主的道观,这处房舍几乎等同于长乐公主的寝宫,他一个外臣能够登堂入室已是荣幸之至,万万不敢唐突失礼。

    见其拘谨的模样,长乐公主忍不住失笑,柔声道:“你是二郎的心腹之人,在此间便不必过多拘礼,轻松一些就好。”

    柳奭忙道:“喏。”  心底对房俊的敬佩之意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这可是太宗皇帝的嫡长公主、现如今的大长公主,身份尊贵、荣宠无比,却没名没份的跟了房俊,更为其诞

    下麟儿、无怨无悔,男人做到这个份儿上,虽死而无憾了。

    长乐公主好奇的指了指茶几上的木匣,问道:“这就是那个所谓的新式造纸术?”

    柳奭连忙摇头:“微臣来时仓促,未有准备,只来得及备下一份薄礼敬献于小公子,还望殿下、越国公莫嫌寒酸。”

    说着,将木匣打开,露出里面一尊精美的白玉麒麟,雕工精湛、栩栩如生,玉质更是温润细腻、光泽莹白。

    此物价值不下万贯,但寓意更佳。

    长乐公主惊喜道:“柳浪中有心了。”

    柳奭松了口气:“殿下喜欢就好。”

    盖上盖子,递给一旁的侍女收好。  然后才从怀中取出几张纸,恭敬递给房俊:“这是铸造局造纸工坊的大匠、匠人们最新研制的配方,由青檀树皮、芦苇杆以及南洋的一种甘蕉茎经由一系列复

    杂的流程研制而成。”

    房俊接过那几张纸,婆娑着纸面感受一下质感,轻轻搓动检查韧性,光而不滑、洁白稠密、纹理纯净、搓折无损,颇有几分宣纸的神韵。  又让侍女取来笔墨,饱蘸墨汁之后在其中一张纸上写下“终南岭秀”几字,字迹深浅浓淡、纹理可见、墨韵清晰、层次分明,墨迹浓而不浑、淡而不灰,纸质

    极佳。

    长乐公主在一旁赞道:“好纸!”  房俊也点头赞许,现阶段的防伪技术极其低劣,仿造并不难,只能在纸质上下功夫,这种纸的配方已然是绝密,再加上复杂而独特的制作工艺,想要完全仿

    造难如登天。

    将纸张反复观看、婆娑,又问道:“造价几何?”

    柳奭道:“造价倒也不多,因为原料便宜,惟有南洋甘蕉茎麻烦一些,只不过工艺复杂、耗时颇多。”

    房俊略微沉吟,道:“在其中多添加一些名贵香料,总之在不影响纸质的情况下,什么贵加什么,将纸张的造价提升上去。”

    柳奭懵然不解,长乐公主也好奇:“何必多此一举?”  房俊解释道:“这种纸用来印刷‘钱币’,必须要经由陛下检验,若陛下觉得纸质不错,要以此作用贡品以供宫内用度,那就存在纸张外泄的风险。纸张外泄,

    就有可能被人拿来用以伪造‘钱币’,必须从源头上予以杜绝。”

    长乐公主与柳奭恍然。

    陛下乃一国之君,若是想要这种纸作为贡品,别人是无法拒绝的,只能让陛下自己放弃这个有可能产生的念头。

    怎能办呢?

    那就是让纸张的造价很贵,贵到就算李承乾爱不释手,也怕御史言官上书弹劾他“奢侈糜烂”“不恤民力”……  柳奭心中叹服,越国公果真非是常人,走一步、看三步,所有可能引发的后患都能事先察觉并且予以拒绝,此等心思缜密、才具超凡之人物,世上又有几人

    ?

    长乐公主眼神有些幽怨,不满道:“陛下克已奉公、勤勉简朴,何至于受你这般诋毁、防备?”

    房俊笑了笑,不予争辩:“是微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是有备无患而已。”

    现在的陛下,已经不是之前的陛下,尤其是心态之转变可谓天壤之别,不得不防。

    “此事容易,下官回去就召集匠人想办法。”  柳奭赶紧答允下来,一件东西想要降低成本自然千难万难,可若是想要提升造价那就容易多了,没什么用处却不会影响质量的好东西使劲儿往里添加就好了

    ,理论上可以使其造价无限升高……  房俊颔首,吩咐道:“回去之后印刷‘万贯’‘千贯’‘百贯’‘五十贯’四种面额,而后我拿去给陛下过目,若无差错便大量印刷,交付给那些亟待借贷的世家门阀。

    另外,所有参与研制新纸的匠人全部赏钱百贯。”

    古往今来,这片土地上从来不缺乏才思敏捷、智慧绝伦的人才,所差的只不过是各种各样的体制将这些人的才智压下去,使其英雄无用武之地。  所谓“纲常既定、上下尊卑”就是历代王朝驭下、治国之根本,核心在于“不变”,只要天下位分既定,当官的当官、当兵的当兵、种地的种地,便可以长治久

    安。  而所有的“变化”都意味着辛苦建立的“秩序”存在倒塌之可能,所以极其抵触,而“发明创造”也是一种变,从无至有、从已有至更好,而每一次影响巨大的“

    发明创造”都会造成一定的社会变革,这是不能容忍的。

    这也是历朝历代不重视“发明创造”甚至将其冠以“奇技淫巧”从而大加鞭挞之原因。

    阶层被束缚,思想被束缚,所有一切都被束缚。

    想要解开束缚,提升工匠的主观能动性其实也不难,无外乎官爵、钱帛而已,意味着朝廷对于思想的解放,自然人人争先、处处发明。

    官爵获取要难一些,必须有超越以往的划时代发明才行,但房俊在钱帛之上却绝不吝啬。

    “喏。”

    柳奭领命,施礼之后告辞离去。

    长乐公主好奇的拿起那几张纸翻来覆去的看,又问道:“以此代替钱帛借贷给世家门阀也就罢了,又何必多费功夫印刷不同面额呢?”

    房俊道:“这就攸关经计了,窍门很多。”

    ……

    一日之后,房俊入宫向李承乾进献用以印刷“纸币”的纸张,李承乾也问出相同的问题。

    在座尚有英国公李勣、中书令刘洎、侍中马周、民部尚书唐俭等人,也都一脸不解的看着房俊。  然后房俊问了一个看似浅显、实则深奥的问题:“诸位以为,钱币的本质是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天唐锦绣”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