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繁體中文

天唐锦绣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嫉妒之火


    .

    李孝恭面色纠结,他承认房俊的话有一定道理,但这却违背了他宗室子弟的身份。很多时候宗室的利益与皇帝是一致的,皇帝只不过是宗室利益的代表而已,如

    果否定皇帝、限制皇帝,岂不是也限制了宗室的权力?

    权力,意味着利益。

    “或许你是对的,如此做法于国于民有利,但是对于陛下却难免残酷,不可接受。”  房俊不以为然:“世间从无两全其美之事,譬如这窗外雨水如膏,农夫喜其润泽,行人恶其泥泞,秋月如镜,佳人喜其玩赏,盗贼恨其光辉。天地之大,人皆

    有叹,谁又能例外呢?”

    李孝恭不欲再说,摇摇头,放下茶杯,问道:“陛下掌掴皇后,宫里此刻还不知闹成什么样子,我欲入宫,二郎是否随行?”

    房俊反问道:“我这个时候入宫合适?”

    “不是合不合适的问题,必须将宫里宫外一些闲言碎语压下去,否则必然有人趁机生事,后果不堪设想。”

    一旦有人闹事,皇帝权威将会进一步降低,这是绝对不可接受的。

    房俊叹气:“那位也不知吃错了什么,怎么做出这等事来?以往只注重其宽厚、仁慈,孰料却是心胸狭隘至此,着实让人失望。”

    李孝恭沉声道:“事已至此,夫复何言?总不能让那些魑魅魍魉之辈得逞。”  陛下固然有千万不对、万般缺点,但他是太宗皇帝嫡长子,唯有他坐在皇位之上才能确保天下安靖,若是任由皇帝权威一再贬低,恐怕祸起萧墙、天下动荡

    。

    一个不能服众的皇帝,难免让人心生觊觎……

    ……

    两人抵达承天门下,让门前禁卫入宫通禀请求觐见,禁卫入内,不久回转,有内侍一同前来,引领两人入宫。

    太极宫内灯火通明,发生了陛下掌掴皇后之事,宫内所有人都屏息凝气、如履薄冰,唯恐犯下丁点错误便被陛下迁怒……

    沿途所见宫人皆低头垂首、战战兢兢,猫着腰行步匆匆,整座皇宫都笼罩在一片压抑严肃的气氛之中。

    一直以来陛下与皇后两人琴瑟和鸣、举案齐眉,骤然发生这种事,的确让人一时间难以接受……

    御书房内,李承乾穿着一身常服,目光复杂的看着面前施礼的李孝恭、房俊。

    尤其是后者。  他今日之所以盛怒之下丧失理智失手掌掴皇后,与其说是皇后的劝谏之语令他难堪,实则是长久以来的嫉妒所导致。他不觉得自己有错,试问哪一个男人能

    够接受妻子心目之中顶天立地的男人不是自己?

    嫉妒之火一度令他发狂。

    固然不觉自己有错,但是冷静下来之后,却也后悔情绪宣泄得过激了一些,尤其是不该在人前动手打人。

    那毕竟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后果着实严重。  尤其是想到明日早朝必然有御史言官将无以计数的弹劾奏章送递御书房,严厉谴责他掌掴皇后的“恶劣行径”,引经据典对他予以规劝、教训,便忍不住一阵

    头大。

    “两位爱卿平身吧,入座,奉茶。”

    “多谢陛下。”

    待到两人喝了口茶,李承乾明知故问:“夜已深了,二位联袂入宫,不知有何要事?”  虽然现如今的宫禁远不能与高祖、太宗之时相比,但宫阙严谨、深宫大内,身为臣子除非万不得已,谁也不会夜晚入宫,毕竟一旦发生什么事情,想洗都洗

    不干净……  李孝恭觉得这位陛下果真有些狭隘、暴戾,遂毫无婉转道:“听闻皇后晕厥,不知是否严重?皇后贤良淑德、端庄懿睿,朝野称颂、上下咸闻,若是凤体有恙

    ,臣民忧之甚矣。”

    真以为你身为皇帝、天下至尊,对皇后就能想打就打?

    简直胡闹。

    李承乾顿了一顿,面色难看,不过却未发作,只淡淡道:“御医已经诊治过了,并无大碍,劳烦二位操心了。”  李孝恭看似松了口气:“如此就好。不过陛下还应警省自身,遇事冷静思考、沉着应对,更要多想一想后果,现如今整个长安都因为此事有些躁动,陛下要多

    多提防,莫疏忽懈怠。”

    李承乾愣了一下,他知道太极宫四处漏风、毫无秘密可言,可刚刚在后宫发生的事情半个时辰便传遍长安城,还是让他既感羞耻更感忿怒。

    李君羡的“百骑司”到底干什么吃的?

    三番两次的“肃清宫室”,结果还是被各方势力所渗透,他这个皇帝就连睡觉都要睁一只眼……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李孝恭、房俊两人联袂而来,意味着就在刚刚两人凑在一处,商谈了什么显而易见。而现在李孝恭对待他的态度更像是一个“叔父”而不是“臣子”,

    言语之中的失望、教诲极其明显。

    是否这两人已经达成一致,李孝恭帮助房俊在军中聚拢势力,一起推进军制改革?

    自己这个皇帝代表着宗室的利益,但“宗室第一名帅”却选择与“逆臣”一起限制他的皇权……

    这到底是为什么?

    自己即位以来可谓兢兢业业、勤政爱民,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却为何总是得不到这些人的认可与支持?

    李承乾目光阴翳,缓缓道:“叔王教训的是,朕往后定然修心养性、谦逊隐忍,不辜负叔王之殷殷期望,努力做一个好皇帝。”

    李孝恭:“……”

    我不过是劝谏两句,听或不听都在于你,可身为皇帝却对臣下说出此等诛心之言,何至于此?

    觉得没有多说的必要,李孝恭深吸一口气,就待起身告辞。

    入宫之后三缄其口的房俊却忽然道:“皇后有恙,臣等应该前往探望,以尽臣子之本分。”

    李孝恭扭头看向房俊,这是打算给皇后撑腰?

    说是臣子本分,但其实外臣是不合适这个时候前去探望皇后的,毕竟涉及到皇帝,将皇帝颜面置于何地?  可他们一个是宗室郡王,一个是皇家驸马,算是“自家人”,这个时候前往探视并无不妥。且因为皇帝掌掴在前,如此当着皇帝的面要求前往探视,就是明摆

    着表达对皇帝的不满,更是清晰无误的告诉皇帝,这件事上“我们站在皇后一边”……

    李承乾面色极其难看,目光盯着房俊,良久才缓缓颔首:“既然越国公有心,自去探望便是,何必告知于朕呢?”

    言罢起身,进入后堂,拂袖而去。

    留下李孝恭与房俊在御书房内面面相觑……

    稍后,内侍引领两人自御书房退出,前往皇后此刻下榻的立政殿。

    长孙无忌、李治连续两次发动兵变,皆祸及太极宫,导致宫内诸多建筑被毁,尤其是李承乾一直居住的武德殿更是叛军攻打之目标,损毁情况尤为严重。  以武德殿为中心的整个建筑群包括大吉殿、立政殿、万春殿,位于太极宫东侧,更是被数以万计的叛军围攻狂打,西侧、北侧的宫墙已经倒塌,重新砌筑的

    宫墙尚未粉刷,随处可见堆放在路边、房舍旁的青砖、木料等建筑材料,看上去颇为破败寒酸。  内侍提着灯笼躬身走在前头,李孝恭负手与房俊并肩而行,路过大吉殿的时候瞅了瞅周围的建筑,低声抱怨道:“君臣尊卑、上下有别,怎能那般不给陛下颜

    面?”

    房俊信步而行、神情淡然:“帝后相谐、夫妻一体,巴掌掴向皇后却是打在陛下自己脸上,陛下自己不要颜面,与旁人何干?”

    李孝恭欲言又止,再叹一声。

    自今日朝会结束直至现在,他已经数不清自己叹了几次……  以往太宗皇帝数次意欲易储,他都觉得对太子来说过于严苛了,所以当房俊坚定维护太子的时候,他都坐观其成,虽然并未表明态度,却隐隐站在太子一边

    。  但自从李承乾登基之后的表现来看,固然许多地方做的不错,但却逐渐显示出胸襟狭隘、心性浅薄的缺点,放在常人身上或许问题不大,但对于皇帝来说则

    很是不妥。

    太宗皇帝有识人之明啊……

    立政殿宫门之前,宫女提着灯笼在此等候,显然已经知晓河间郡王、越国公前来探望的消息,两人一到,无需通禀,便直接引入殿内。

    正殿内,皇后苏氏穿着一身圆领对襟的常服,领口、袖口都以金线绣着祥云纹,身上则是暗色的牡丹花纹,满头珠翠早已卸去,一头青丝以白玉簪绾起。

    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本就天香国色的皇后透着洗尽铅华的朴素与秀美。

    李孝恭与房俊入殿,皆一揖及地、恭敬施礼:“臣等觐见皇后殿下。”

    “两位爱卿,快快平身,请入座。”

    “谢皇后。”

    两人平身,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待到宫女奉上香茗,李孝恭微微侧身,眼含关切:“臣闻皇后凤体不适,不知可否要紧?”

    皇后苏氏面色白皙,似乎敷了粉,灯烛之下看不真切,未见有明显的伤痕,红唇轻启,柔声道:“多谢郡王关心,御医已经诊治过了,本宫并无不妥。”  她不是遇事哀哀自绝的弱女子,身为皇后自应表现得坚强一些,可是当轻柔明亮的眸光转到房俊脸上,见其虽然并未说话,但神情之中的关切之意显露无遗,也不知怎地,忽而心中一颤,无尽的委屈再也不能忍受,泪水便滑落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天唐锦绣”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天文学网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www.piaotia.com
Copyright © 2018-2019 飘天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